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167因为她本来应该是我的
    “不要。”染七七握住他冰冷修长的手指,她的指尖甚至比他还冰冷。

    “快一点!”麦瑞把枪抵在染七七的后脑上,眼神带着逼迫。

    染七七却没有松开自己的手,“我替你,你告诉我这一刀在哪里?”

    “让女人替我挨一刀?”霍君陌轻笑,笑容俊美却苍白:“我是有多无能。”

    他拿起刀子,再次插入自己的小腹,一点都不留情。

    他对自己都这么狠,何况是敌人呢?

    染七七脸色失血,整个人都懵了。

    “还有最后一刀,你没死,我就放了你的女人。”麦瑞威胁道:“如果你再拖延时间,我就杀了她。”

    “最后一刀是哪里?”染七七看着他身上四处伤口,最后一刀是哪里,她已经猜到了。

    霍君陌指了指自己的胸口,这是最后一刀。

    染七七这一次很用力的握住他的手,不让他再去伤害自己。

    “霍君陌。”染七七痛苦的看着他,他的脸已经苍白到令人发指的地步了。

    “没关系,忍忍就过去了。”霍君陌淡薄的笑,黑色的眸,黑色的发,还有他黑色的衣裤,浑身都渗透出一种令人心凉的濒临死亡的窒息感。

    染七七感觉心跳都要停止了,他这么轻描淡写的,却让她更恐慌。

    霍君陌抬起邪异阴冷的黑眸看着麦瑞:“说话算话。”

    “当然。”麦瑞眼神变得恶毒,十分期待他把刀子捅进胸口的那一刻。

    染七七视线变得模糊,呼吸变得十分气促,起伏的幅度很大。

    霍君陌忽然把她揽入怀中,把她的脸深深的扣在自己的怀里,另外一只手没有任何犹豫的把刀子戳进了自己的胸口。

    染七七听到男人隐忍疼痛的闷哼声,再也控制不住的大哭起来,“霍君陌,你……”

    麦瑞冷冷的看着霍君陌,挨了五刀,他竟然还有一口气在。

    “放了她。”霍君陌的声音已经变得虚弱,看样子怕是要不行了。

    “你觉得我会放了她?”麦瑞嘲讽的冷笑,“你也太天真了。”

    染七七抱着霍君陌,她哭得嗓音都沙哑了,“你这是何苦?”

    他不应该来的。

    她死了无所谓,至少他还能活着。

    可是他来了,他们都活不成。

    “是天真了一些。”霍君陌意味深长的一笑。

    麦瑞不懂他的意思。

    话音未落,碰的一声枪响,一直站着的杰克忽然就倒地了。

    麦瑞露出错愕的神情,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她一时间失神,忽然感觉胸口一热。

    一把刀插进了她的胸口。

    染七七坐在地上,瞠目结舌的看着男人迅猛快捷的速度,整个人呆若木鸡。

    这时,大门被人踢开,严煌和宫羽他们冲了进来。

    麦瑞倒在地上,呼吸一点点的停止。

    霍君陌回头看了一眼染七七,重重的栽倒在地上。

    眼前发生的一切,就像一场梦。

    染七七眼前忽然一黑,也昏了过去。

    ——

    梦里,染七七梦到了霍君陌。

    他浑身都是伤口,血流不止,却钳住她的肩膀,逼问她,爱不爱他。

    他拒绝包扎,拒绝抢救。

    只要她一句话。

    染七七被他逼得没有办法,勉强答应。

    没想到他竟然不相信,然后拒绝治疗,一个人黯然离开。

    “不要走,霍君陌!”染七七被从睡梦中惊醒,她睁开眼睛,看着白色的天花板,额头沁着薄薄的细汗。

    “七七?”康子陵坐在她床边的椅子上,见到她醒来,英俊的脸上露出惊喜的表情。

    “霍君陌呢?”染七七坐起来,焦急的问道。

    “他在隔壁病房,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可是失血过多,人还在昏迷中。”康子陵回答。

    染七七掀开被子,穿上鞋子要去看他。

    “七七,你还不能走动。”康子陵阻拦着她。

    “他是为了救我才这样的。”染七七推开他的手,眼神带着一丝压抑的疼痛。

    到了霍君陌的病房,他果然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

    严煌双手插在裤兜里,凉凉的说:“他为了救你,连性命都不要了,染七七,你应该知道他是真的爱你。”

    染七七凝眸不语。

    “他如果真的爱欧阳楚,以他的性格何必和你结婚?”严煌顿了顿,“大不了,逼着你把孩子打掉,他就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染七七眼睛微微一红,“我……知道。”

    她只是没办法接受他要送顾雪琳出国这件事。

    “其实顾雪琳的事情,他也是有苦衷的。”严煌顿了顿,“顾云龙曾经联合康博对他实施伤害,他们算是重要的证人。君陌是猜到他们知道幕后主使是谁,可是这些人不敢说。他想等抓到应敏之后,让他们出庭作证。如果让顾云龙出庭作证,就必须答应他的条件。”

    “你是说,顾雪琳是威胁顾云龙的筹码?”染七七幽幽的问。

    严煌颔首。

    染七七抿唇不语。

    “好了,你既然醒了就照顾他吧,我想他应该很希望醒来的第一眼看到的是你。”严煌嗓音沉沉的说。

    “谢谢。”染七七沉沉的说。

    严煌看了看她,转身出去。

    来到外面,康子陵深不可测的看着严煌。

    严煌一笑,“康总,还没有走?”

    “我不相信霍君陌没有能力带着人冲进那个地方。”康子陵冷冷的说:“这该不会是苦肉计吧?”

    以当时他们营救染七七的速度来说,他觉得霍君陌就是故意的。

    他以这种方式,逼着染七七原谅自己。

    染七七的性格,他最清楚不过了。

    她因为负罪感,不会离开他。

    那么霍君陌的目的就达到了。

    “康总的话,我听不懂。”严煌幽幽的一笑,邪魅的眉目覆盖着一丝阴邪,“我也是不懂了,康总为什么对别人的老婆就这么放不下?”

    “因为她本来应该是我的。”康子陵黑色的眸里闪过深沉的怒意。

    严煌冷呵呵的一笑。

    “我看过霍君陌的病例,五刀都没有伤及到最严重的部位,大腿那一刀避开了大动脉,心脏那一刀插得很深,却避开了心脏。”康子陵冷冷的说:“我听说霍君陌曾经学过一年的医学。”

    所以他才自残的时候,能够避开要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