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169我们离婚吧
    “你的伤!”周亦榕把他拉回来,这也太冲动了。

    霍君陌坐立不安,身上的伤口确实疼得厉害。

    可他更不放心染七七。

    兄弟二人正在争吵的时候,病房的门忽然就开了。

    染七七走进来,看到他们拉拉扯扯的,顿了顿,“我打搅到你们了?”

    “别误会,我很正常。”一向自诩风流的周医生整理了一下自己潇洒的白袍,“至于你男人,我就不清楚了。”

    “滚!”霍君陌抄起手边的抱枕砸了过去。

    周亦榕避开,微微一笑,“你别再动了,胸口的伤最严重的,赶快去躺着。”说完,他还看向染七七,“嫂子,你心肠好,把他搀扶到病床上吧。”

    染七七讷讷的点头,走到霍君陌的身边,把他扶起来。

    男人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向她,一只手拦着她的肩膀,把她往自己的怀里揉搓,“对不起。”

    染七七淡淡的拧眉,却没有说话。

    把他扶到病床上,周亦榕立刻把吊针扎回去,然后很识趣的走出了病房。

    霍君陌身体确实虚弱。

    流了那么多的血,一时之间想要恢复其实很难。

    一张深邃俊美的脸深刻到苍白。

    可是一双黑眸,却犀利冷厉又温柔宠溺。

    “还在生气?”霍君陌幽幽的望着她。

    染七七摇摇头。

    她没生气,但也没有很开心。

    见她不说话,霍君陌心里痒痒的,“七七,我渴。”

    染七七拿起一旁的杯子,递给他。

    他不接,“我肩膀受伤了。”

    染七七把杯子递到他的薄唇边,给他喂水。

    男人低下头喝了一点水,口腔里的干燥缓解了很多。

    染七七放下杯子,静静地坐着。

    她是真的不理他了。

    霍君陌急了,不顾身上的伤,把她拉到自己的怀里。

    染七七想要挣扎,可是一想到他身上的伤,她就老实了。

    到底是心软。

    她也很痛恨自己这一点人性的弱点!

    霍君陌抱着她,见她又乖又安静,心里疼了一下。

    明明她这么好,是他不懂得珍惜。

    “七七。”他低低的呼唤着。

    染七七不语。

    男人也不再说什么,只是很深沉的抱着她。

    恨不得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和她不分开。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两个人竟然睡着了。

    霍君陌半躺在床上,染七七像只猫崽儿趴在他的怀里。

    ——

    日暮西沉,霍君陌缓缓睁开眼睛。

    这一觉,他精力回复了很多。

    当初去救染七七,他和严煌等人就商量好对策。

    对麦瑞的计划也做了分析。

    所以当麦瑞提出血债血偿,要他自残的时候,他心底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他伤害自己无所谓,关键是不让染七七受到伤害。

    身体失血过多,好在他还能扛得住。

    看着怀里的小瓷娃娃睡得香,他保持着一动不动的姿势,静静的看着她。

    忽然,有人敲门。

    他眉心沉了一下,冷冷道:“进来。”

    这时,染七七也醒了,她坐起来,双手揉了揉眼睛。

    严煌一笑,“抱歉打搅了,我是来送饭的。”

    染七七看了一眼时间才发现外面竟然黑了。

    霍君陌不爽。

    特别是女人离开自己的怀里,那份重量忽然消失,他更不爽。

    严煌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触了他的霉头,他无奈的耸耸肩,“那个我明天就回去了,纤纤那里事情也多。”

    “她好些了吗?”染七七关心的问。

    “活蹦乱跳的,现在又得了白家的一半的财产,更高兴了。”严煌笑着说。

    “那就好。”染七七颔首。

    “这是你和君陌的晚饭,我就不打搅了。”严煌识趣的说。

    霍君陌不冷不热的看着他,“那边的事情你先照料一下。”

    “你放心,我问过周亦榕,他说你至少要一个月才能彻底的恢复,我就帮你一下吧。”严煌笑眯眯的说。

    虽然他很好心,可是染七七却觉得他像是在算计什么。

    霍君陌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还不赶紧消失。”

    “呵,真是不识好人心。”严煌抱怨了一句,转身就走了。

    染七七杵在原地,顿了顿,开始照顾霍君陌吃晚饭。

    她不饿,吃的不多。

    霍君陌看她吃的不香,眉峰再次聚拢到一起:“怎么饭菜不合胃口吗?”

    染七七摇摇头。

    霍君陌知道,定是她怀孕闹得。

    “七七,我让管家做些别的东西给你送来。”霍君陌去抓她的手,才发现她的手很冰。

    她这是怎么了?

    “谁欺负你了吗?”霍君陌问。

    染七七抿抿唇,这才缓缓开口:“没人欺负我。”

    她终于说话了。

    “是我吗?”霍君陌讳莫如深的看着她。

    染七七见他把话题扯过去,想了想,“霍君陌,你让我容忍一个女人亲你,又要让我容忍一个女人伺候你吗?”

    她淡漠如云烟的看着霍君陌。

    眼神冰凉。

    倘若,他和她男未婚女未嫁,他慎重考虑想要和哪个女人在一起,她绝对不会生气。

    大不了自己一走了之。

    可现在他们是夫妻。

    夫妻是需要彼此忠诚的。

    霍君陌拉着她的手,“我也是在你进来的时候才醒的。”

    染七七不语。

    “真的。”霍君陌真诚的望着她,“七七,我没必要骗你。”

    “你放心,回去之后我会叮嘱纪清,让他把自己的妹妹看好。”霍君陌保证。

    “霍君陌,你难道没意识到问题是处在你的身上吗?”染七七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和严肃,“纪莲,宫颜,还有欧阳楚都是你好兄弟妹妹,因为你们的兄弟情义,你对她们比起别的女人要纵容一些。”

    霍君陌深沉的看着染七七。

    “我最怕的就是这样的关系。”染七七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顾及你的兄弟轻易,不敢得罪他们的妹妹,而她们又深知我的顾及,所以肆无忌惮。”

    霍君陌一凛。

    染七七淡淡的,迷茫的一笑,“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红颜知己,干哥哥干妹妹的,不过是男欢女爱另一种表现而已。”

    她很累。

    也不想自己去处理这种问题。

    她不是那种嫁入豪门一心只想稳固地位的女人。

    她只是想简单的过日子。

    没想到却这么难。

    “我们离婚吧。”她很认真的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