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171地位名誉金钱,我都不在乎
    冷锋拿出DNA鉴定报告。

    染七七抢过来看,上面的鉴定结果确实证明了,她和冷锋有血缘关系。

    这怎么可能!

    “七七,你是我冷锋的外孙女,这些年来让你流落在外害你受苦了。”冷锋心疼的看着染七七。

    染七七抿着红唇,轻轻的摇头。

    连她自己都弄不清楚了。

    出趟国,回来,自己的身世怎么又变了?

    霍君陌却拦着染七七的肩膀,让她冷静不要冲动。

    染七七蹙着眉,低声道:“这不是真的吧?”

    霍君陌看了一眼DNA鉴定报告,眸色阴翳。

    以前他也能在这上面动手脚,别人也可以。

    应敏松了一口气,但同时心底也起了疑惑。

    冷锋这是什么意思?

    “还有一件事。”冷锋缓缓道,“我准备把手里全部的股份都交给七七,以作补偿。”

    “什么?!”冷家的几个直系亲属都愣了。

    应敏的反应最大。

    冷锋的手里可有公司百分之三十七的股份,一下子都给了染七七。

    染七七在公司的地位就超过了冷玉腾和冷玉仪。

    老爷子到底是什么意思?!

    染七七自己也很惊讶。

    霍君陌俊美的脸色却越发的冷淡,他已经明白冷锋的意图了。

    事情宣布出去,冷锋也松了一口气。

    他打发了众人回去,把霍君陌和染七七叫到了书房中。

    “鉴定书是假的?”一进去,染七七就问道。

    冷锋点点头。

    “为什么?”染七七蹙眉。

    “因为冷家不能有污点。”冷锋意味深长的看着霍君陌,“你的身世我一清二楚,但是冷家在京城的名望不能被玷污。”

    “所以你就用这种方式……补偿?”霍君陌冷若寒霜的开口问道。

    “没错。”冷锋沉了沉,“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染七七心情复杂的看着霍君陌,顿了顿,“那他的身份岂不是一辈子都不能公开了?”

    “公开对任何人都没好处。”冷锋表情逐渐严肃起来,“这件事会给冷家霍家抹黑。”

    这是绝对不行的。

    “那君陌哥哥的母亲呢?”染七七蹙着眉,“她的身份该怎么办?”

    霍君陌缓缓的看向染七七,没想到她竟然知道他最在意的事情。

    冷锋神情一凛,“她将永远不能被提及。”

    “君陌哥哥吃了那么多苦,受了那么多委屈,为的就是给自己的母亲和自己正名,你老人家来这么一招,分明是否定了他的辛苦不说。”染七七抿抿唇,“更重要的是,他在美国遭的罪,你也想一笔勾销吗?”

    冷锋沉了沉,“不然呢?”

    “别说他作为当事人不能答应,我就算作为一个旁观者都觉得心寒。”染七七愤怒道:“他差点死了!如果他死了,你们谁负责?他死了,你们就送了一口气,他活着,你们就用这种方式来羞辱他,亏得你们还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

    “你!”冷锋瞪向染七七,她也太没礼貌了。

    染七七也顾不得那么多,“身世的事,我会出一份声明,股份我也不要,我嫌它脏。”

    霍君陌眉目深沉的看着自己的小媳妇,看着她义正言辞的替自己鸣不平,心里竟然是那样的暖又柔软。

    对于冷家处理的方式,他自然也不满意,甚至是愤怒。

    只是他一向喜怒不形于色,哪怕心底是怒意滔天,也不会变现出来。

    然而,他的眼神已经冷酷到极致,一点温度都没有了。

    “我看倒不如直接公开君陌哥哥的身份,让你们冷家自己看着办!”染七七补充道:“当年到底是谁害他,你们心里应该很清楚。”

    要说冷家最容不下霍君陌的就只有一个人。

    这个人就是应敏。

    冷锋的眉目再次起了褶皱,“她是冷家明媒正娶的媳妇,和冷家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言外之意,应敏就算做的过分,也不能追究责任。

    染七七咬咬牙,“真当别人稀罕你们冷家的家世吗?”

    冷锋生气的看着染七七。

    那天见她落落大方,言语清婉,以为会是一个知书达理的姑娘。

    没想到说起话来也是横冲直撞,好无礼数。

    霍君陌也不想和冷锋有太深的争执,他冷淡的开口:“冷家的地位名誉金钱,我都不在乎,我只想给我母亲一个清白,替她报仇。”

    当初凌夕虽然还爱着冷泽,可她绝对不会出轨。

    而且顾云龙和康博都承认了,是有人给凌夕下药陷害她。

    这个人就是应敏。

    所以他不会放过这个女人的。

    “七七,我们走。”霍君陌拦着染七七的肩膀,走出书房。

    冷锋气得脸色发青,怎么会有这么冥顽不灵的人!

    他们下楼。

    冷泽意味深长的看着他们,“老爷子怎么说?”

    霍君陌淡漠的看了一眼冷泽,“这里不方便,明天我希望冷总能来HR集团一趟。”

    冷泽顿了顿,“好,我会去的。”

    霍君陌拦着染七七继续往外走。

    应敏站在冷泽的身后,幽幽的开口:“爸也太大方了。”

    一下子就给出了那么多股份。

    以后公司到底谁做主?

    冷泽缓缓转身,“爸这么做都是为了谁?”

    应敏一沉,“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你们应家和冷家是世交,你爷爷救过爸爸的命,为了你们应家的名声,爸爸已经做得足够了。”冷泽讳莫如深的说。

    想了想,他懒得待在家里,转身出去。

    应敏想把他叫回来,可是他已经开车走了。

    冷玉仪走过来,安慰应敏:“妈,爸爸心情也不好。”

    “他心情不好,我就好了?”应敏气道:“你和玉腾才是冷家名正言顺的继承人,你爸爸都不为你们争取一点,我不再为你们说话,你们就要被人欺负到底了。”

    冷玉仪顿了顿,“其实,七七的母亲在外吃了那么多苦,爷爷想补偿也是应该的。”

    应敏看着自己的女儿,都到了这个时候了,她竟然还这么的……单纯。

    应敏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我回房间休息去了。”

    她真的是要气死了。

    冷玉仪站在客厅,家里一下子就冷清了。

    刚刚冷玉腾也走了。

    她想着,自己要不要做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