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174最好让他们生米煮成熟饭
    染七七从医院里出来,大门口,稳重沉黑的迈巴赫缓缓停住。

    车门打开,眉眼慵懒邪魅的男人从车上下来。

    雨后初晴,空气清新。

    可是染七七看到霍君陌,却有种呼吸不顺的感觉。

    这个好看的男人,举手投足都太令人窒息了。

    “你不是在公司吗?”染七七清净的五官是淡淡的无奈。

    “嗯。”男人点点头。

    一句不算回答的回答。

    “我来找你吃午饭。”霍君陌拦着她的肩膀,“天气又闷热起来了,上车再说。”

    染七七没吭声,被他拽上了车子。

    车子里温度适宜,十分的舒服。

    “你和他说了些什么?”男人漆黑的双眸沉静的看着她。

    “你来接我,是想带我吃东西呢,还是打听消息的?”染七七闻言,一双黑眸不悦起来,黛眉轻蹙,宜嗔宜怒的看着他。

    霍君陌淡淡一笑,“当然是吃东西。”

    “既然是要吃东西,就别说些让我倒胃口的事情。”染七七乌眸明明灭灭。

    “好,我不问。”霍君陌却把她捞进怀里,“今天带你去吃点特别的东西。”

    这阵子她辛苦了,明明怀着身孕,却越发的纤瘦,是他这个做丈夫的不合格。

    染七七低着头,一语不发,若有所思。

    霍君陌黑眸浮浮沉沉,明明很想拥有她。

    可是把她抱在怀里,为什么距离那么远呢?

    ——

    霍君陌带着染七七来到一家环境十分优美的餐厅。

    这里的养生餐十分有名。

    霍君陌按照染七七的口味点了一些饭菜。

    看着满桌子饭菜,女人心想自己没必要和自己的胃口置气,拿起筷子一语不发的吃起来。

    看到她动筷子,男人冷峻的眉目一松,自己也拿起筷子却不给自己夹菜,都是在照顾她。

    似乎看她吃饭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

    “霍总。”冷玉腾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他们。

    京城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霍君陌冷冷的抬眸,一双阴凉刺骨的黑眸对上冷玉腾似笑非笑的眉眼,眸底闪过一道冷冽的寒意,薄唇轻启,“好巧。”

    染七七看了一眼,冷玉腾的身边跟着白月宜。

    白月宜看到染七七,礼貌不是尴尬的一笑,“染……霍夫人。”

    染七七冷淡道:“白小姐客气了。”

    冷玉腾环顾四周,忽然一笑,“霍总不介意和我们拼桌吧?”

    现在正是人多的事情,餐厅人满为患。

    似乎好像没有空位了。

    然而,他可是冷玉腾,来这里吃饭怎么会不提前预定?

    霍君陌与染七七心照不宣。

    冷玉腾笑着坐下,抬头薄冷的看了一眼白月宜:“怎么你不饿吗?”

    白月宜抿抿唇,在冷玉腾不咸不淡的目光中,缓缓坐下。

    冷玉腾叫来了服务生,又添了几道菜。

    霍君陌很认真的给染七七夹菜,鱼肉都是剔去了鱼刺才给她。

    染七七慢条斯理的吃着,很享受的样子。

    白月宜干干巴巴的看着他们,眼底闪过一篇羡慕。

    别的不说,光是霍君陌对染七七的宠爱就羡煞旁人。

    她听人说过,霍君陌很宠爱染七七,她一开始还觉得像霍君陌这种霸道又冷酷的男人,能把女人宠到什么地步?

    今天看了才真是涨了见识。

    冷玉腾也算是绅士了,却差了一些。

    她也知道,冷玉腾对自己没什么兴趣。

    出来一起吃饭,不过是应敏和白锡华太逼迫,冷玉腾才约她出来吃饭的。

    不过白家现在不行了,她的重任就是要牢牢抱紧冷玉腾这棵大树。

    “白小姐,不饿吗?”染七七察觉到白月宜直白的目光,精巧的小脸弥漫上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

    “有一点。”白月宜笑了笑,拿起筷子。

    染七七想了想,拿出手机发消息给白纤纤,“我在和你姐姐和你未来姐夫一起吃午饭。”

    “让她和冷玉腾结婚吧,我想过了冷家是个大坑,就让她往里面跳吧。”白纤纤还在病床上,一边啃着苹果一边哼哼唧唧的给染七七发消息。

    “需要我助你一臂之力吗?”染七七问。

    “行呀,最好让他们生米煮成熟饭。”白纤纤微微冷笑。

    “这个比较困难,我试试。”发送完消息,染七七收起手机,朝着白月宜一笑:“不知道二位什么时候结婚?”

    白月宜脸色微微一红,羞涩的笑道:“我们八字还没一撇呢。”

    说完,她偷偷的看了一眼冷玉腾。

    见对方冷冷淡淡的,她的掌心沁出了汗。

    “霍夫人,也关心起其他人来了?”冷玉腾似笑非笑着。

    “毕竟都是一家人。”染七七意味深长的笑。

    冷玉腾挑眉,“霍太太是承认自己的身份了?”

    “我的身份?”染七七淡笑,“我是什么身份,冷总不清楚吗?”

    霍君陌微微蹙眉。

    “霍总似乎不太高兴?”冷玉腾似笑非笑,像是在挑拨什么。

    霍君陌缓缓的放下筷子,冷淡道:“只是忽然觉得,这饭菜变味了。”

    他揽着染七七的腰,低低的说:“别吃了,当心胃口吃坏了。”

    言外之意,有人影响了他们的胃口。

    染七七放下筷子,“我们去逛街吧。”

    她想买点东西。

    “好。”霍君陌宠溺的一笑,她想买东西逛街,他当然奉陪了。

    再说,他们之间也少有温馨回忆,一起逛街吃饭看电影的事情太少了。

    “冷总,我们就不奉陪了。”霍君陌冷淡的说。

    冷玉腾耸耸肩。

    霍君陌拦着染七七的肩膀,起身离去。

    白月宜没想到他们的态度这么冷淡,她咬咬唇,不甘心的说:“果然是新贵,也太目中无人了。”

    “新贵?”冷玉腾嗤笑,“你们这些什么都不懂的千金小姐还真是白痴。”

    一向冷贵的男人出演讽刺,就是致命的。

    白月宜脸色尴尬。

    “不管他掌管着什么公司,他都是霍家的长子长孙,身份尊贵。”冷玉腾直白的说:“你们这些人这么说他,也不过是因为他去了染七七,你们嫉妒而已。”

    所以就给霍君陌按了一个新贵的身份,以此来抬高自己。

    可是冷玉腾却最清楚不过,霍君陌的背景,太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