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176别用男人的思维去想女人
    车一路平稳的回到霍家别墅。

    霍君陌把染七七从车上抱下来,抱回到他们的卧室。

    这顿时间,他们一直都是分开睡的。

    他不想勉强她。

    照顾她有孕在身,什么事都依着她。

    难道她睡得这么安稳,他躺在她的身边,把她禁锢在怀中,下巴抵在她的头顶,嘴角微微翘起。

    染七七醒过来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很晚了。

    她张开眼睛,身上裹着被子,床上还残留着男人身上清雅稳重的香气和体温。

    看了看自己睡在卧室的床上,她有些无奈。

    她起身,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被换成了睡衣。

    自己睡的是有多沉,连自己被扒光了都不知道。

    穿上鞋子,她从卧室里出来。

    她朝书房望了望,并不见人。

    看来霍君陌又出去了。

    她下楼,吴阿姨笑着说:“夫人,刚才有东西送来。”

    染七七看了一眼放在玄关的几个箱子,抿抿唇:“还真不少,霍君陌呢?”

    “先生接了电话就出去了,不过他临走的时候吩咐过,让夫人好好吃饭。”吴阿姨回答。

    “哦。”染七七淡淡的:“那开饭吧。”

    “是。”吴阿姨立刻去厨房准备。

    准备完毕,染七七一个人坐在饭厅里,把晚饭吃完。

    吃完饭,她坐在客厅里摆着抱枕看电视。

    这时,一旁的座机响了。

    “喂?”染七七去接电话。

    “七七。”白纤纤撒着娇:“打给你手机竟然没人接。”

    “我在客厅看电视,手机在卧室。”染七七回答。

    “孕妇,想不想来点刺激的?”白纤纤坏坏的笑。

    “什么意思?”染七七乌眸一凛。

    “我在酒吧,你来吗?”白纤纤问。

    染七七微微蹙眉,她一个孕妇挺着大肚子去酒吧不合适,不过白纤纤应该不是找她喝酒这么简单。

    “好,我去找你。”染七七道。

    “OK,地址我发到你手机上。”白纤纤微微一笑,挂断了电话。

    ——

    酒吧门口。

    一抹鲜红的身影,令染七七眼前一亮。

    她把车停下来,看着白纤纤,诧异:“你身体还没好,怎么来这种地方?”

    白纤纤把一头波浪长发一拨,“七七,你是来训我的,还是来陪我喝酒的?”

    “陪你喝酒?”染七七拧眉:“你让一个大肚婆怎么陪你,我看你也不要喝了,身上的伤口好了吗?”

    白纤纤一直输扶着车门,呵呵的笑着:“七七,你怀玉以后真是像一个妈啰里啰嗦的。”

    得,她好心好意的,被嫌弃了。

    “怎么了?”染七七问道:“你的样子有些不正常?”

    白纤纤今天的打扮和妆容都和平日里不同,莫不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了?

    “他要结婚了。”白纤纤幽幽的说:“可惜新娘不是我。”

    染七七一怔,“你说严煌?”

    严煌那么爱她,怎么会和其他女人结婚?

    “那个女人是谁?”染七七诧异的问,“他为什么要娶别的女人?”

    “那个女人你认识,是宫颜。”白纤纤提起这个女人就是一脸的厌烦,“婚事是他爷爷定下来的。”

    “我还以为他家里没什么长辈了。”染七七有些意外,她推开车门,从车上下来。

    白纤纤往后退了半步,有些踉跄。

    “你已经喝过了?”染七七看着白纤纤,受了伤的人总是喜欢买醉。

    “喝了一点点。”白纤纤去抱染七七,“七七,我头疼,我难受,我浑身都疼。”她低吼着。

    “乖,没事,都会过去的。”染七七安慰着她:“你问过严煌了吗,他会娶宫颜吗?”

    “呜呜。”白纤纤忽然哭起来,说:“他说会考虑。”

    会考虑?

    这有什么好考虑的!

    他喜欢白纤纤,就和白纤纤在一起好了。

    “你先上车。”染七七搀扶着白纤纤上了车。

    白纤纤倒在后座里,一阵阵的抽泣。

    染七七叹了一声,转身上车。

    “纤纤,我送你回家去。”染七七道,“你现在住在哪里,白家?”

    白纤纤打了一个酒嗝,“七七,我们先去吃饭吧,我饿了。”

    染七七抿抿唇,她这样还能吃饭?

    不过她心情不好,染七七顺着她的意思,“吃什么?”

    “火锅,最辣的那种。”白纤纤哼了哼,“我要辣死自己。”

    染七七轻笑,“那你是第一个因为失恋而辣死自己的第一人。”

    说着,她开车找了一个吃火锅的地方,把车停稳。

    走到后车门,打开车门,却发现某个小女子已经睡着了。

    白纤纤的眼角还挂着泪痕,刚才她一直在哭,还不敢大声哭,用手背把泪水抹掉,不让人看出来。

    染七七轻轻的关上车门,自己也回到车里。

    这时,她的手机响了。

    “喂?”染七七蹙眉。

    “这么晚了,你去哪里了?”手机里传来男人低沉幽缓略带不满和担心的嗓音。

    “我和纤纤在一起。”染七七淡淡的回答,“现在还不算太晚吧,才九点钟而已。”

    “你在什么地方,我去接你。”霍君陌从家里走出来,知道她不在家一个人出去了,他很担心。

    “不用了,我现在就回去,你让吴阿姨准备一间房间,今晚纤纤要打搅一下。”染七七道。

    “把她扔给严煌。”霍君陌冷冷的说。

    “严煌不是要娶宫颜了吗,纤纤应该是和他吵架了,把她交给严煌不太好。”染七七如是的说。

    “没什么不好的,我给严煌打电话。”霍君陌没有感情的说。

    “等一下。”染七七阻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霍君陌,别用男人的思维去想女人,今晚就让她静一静吧。”

    霍君陌眉目沉了沉。

    “我这就回家。”染七七徐徐说完,挂断了电话。

    霍君陌盯着已经挂断的手机,眸光深沉。

    不要以男人的思维去想女人?

    她是在暗示什么吗?

    半个钟头以后,一辆白色的奔驰开进霍家别墅大院。

    染七七从车上下来,看到男人大步流星的走过来。

    “让阿姨照顾她。”霍君陌拉住她的手腕,她是孕妇,没办法照顾一个醉鬼的。

    吴阿姨走过来,把车门打开,然后搀扶着白纤纤出来。

    闻到女人身上的酒味,霍君陌深深的蹙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