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178你想生米煮成熟饭?
    霍君陌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这时候她到计较起来了。

    宋紫玉被她弄得糊涂,讪讪的一笑,“你这么张扬,就不怕她找上门来吗?”

    “她不会。”染七七淡淡的说。

    如果霍君陌真的在外面有了女人,她真的不会找上门来。

    她不会做那种没风度的事。

    既然男人都变心了,何必再苦苦纠缠。

    她会选择离婚。

    霍君陌闷闷不乐起来,本以为她会吃醋,却没想到又是这般的云淡风轻。

    宋紫玉微微一笑,“你好像很了解她。”

    “是霍总告诉我的。”染七七微笑,“霍总红颜知己三千,而那位夫人都是一笑而过,所以多我一个人也不算什么。”

    “是吗?”宋紫玉一怔,“这么说我也可以追霍总了?”

    “当然。”染七七淡笑。

    霍君陌抱着她的手臂一紧,“胡闹。”

    他是她的丈夫。

    她怎么能把他拱手让人。

    染七七斜睨着他,淡若云烟的一笑,“你弄疼我了。”

    霍君陌松了松手臂,“染七七,你胆子真的是越来越大了。”

    宋紫玉一愣,她还真是染七七?!

    染七七瞧着宋紫玉脸色极速苍白下去,不由得一笑,“你把宋小姐吓着了。”

    霍君陌修长的手指掰着她的小脸,让她看着自己,“染七七,我可是你的丈夫。”

    染七七却歪着头,“你这个丈夫可不合格。”

    霍君陌脸色一沉。

    “我要的丈夫是一心一意的。”染七七清冷的笑着,“他才不是你这种人。”

    宋紫玉待不下去了,她立刻向宫羽投了一记媚眼。

    宫羽轻笑,“宋小姐,我喜欢男人,不喜欢女人。”

    宋紫玉立刻露出尴尬的脸色,“宫先生在开玩笑吗?”

    “没有。”宫羽很认真的回答,“他们都知道,你可以问问。”

    旁边的人立刻点头附和。

    宋紫玉更加的尴尬,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站起来,“你们这些人都有病。”

    说完,她扭头就走。

    宫羽耸耸肩膀,却用眼角斜睨着某人,“我看某人确实有病。”

    霍君陌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南非那边……”

    “不不,我有病。”宫羽立刻收回刚才的话。

    麻蛋,腹黑果然是玩不过他。

    “宫羽,你妹妹真的要嫁给严煌吗?”染七七认真地问。

    “她又不喜欢严煌,不过又抵不住家里的压力。”宫羽回答的十分模棱两可。

    染七七又看了喝得烂醉如泥的严煌,默不作声。

    “想君陌这样能够和喜欢的女人在一起,又没有任何阻碍的情况,太少。”宫羽语重心长,“作为大家族的接班人,娶妻本就不是一个人的事情。七七,霍君陌只此一人。”

    染七七想了想,好像是这样,又好像不是。

    “这里空气不好,我嫩该回去了。”霍君陌对她说。

    染七七点点头,“好。”

    霍君陌看了一眼沉醉如泥的严煌,踢了他的腿一脚,“没出息。”

    然后拉着染七七走了。

    宫羽轻笑,他竟然敢说严煌没出息。

    想当初他忘了自己被染七七虐的死去活来的时候了?

    ——

    翌日。

    白纤纤醒过来,她迷迷糊糊的坐起来,发现自己是个陌生的房间里,不由得愣住了。

    她这是在哪里?

    怎么她一点记忆都没有了?

    她立刻去检查自己的衣服,却发现是一件睡衣。

    这……

    与此同时,房门外有人敲门。

    她皱了皱眉,“谁?”

    门打开,霍君陌楞楞的站在门口。

    白纤纤立刻用双手抱住自己,“怎么是你?!霍君陌你对得起你老婆,对得起你兄弟吗?!”

    霍君陌一只手捏了捏眉心,“白纤纤,做人脸皮别这么厚,老子对你没兴趣。”

    “那我怎么在你家?”白纤纤不解。

    “昨晚你给七七打的电话。”霍君陌满脸的不悦,“严煌在楼下,他要见你。”

    “我不见。”白纤纤蒙上被子倒在床上。

    霍君陌压了压眉心,转身离去。

    他来到楼下,看着严煌,一夜而已,他看起来憔悴了很多,身上的衣服还是昨晚那件。

    “她在楼上,我要去接七七,你自便。”霍君陌说完,转身出门。

    严煌听到关门声,一双略带邪气的邪魅的眸子看了一眼楼梯。

    当当。

    白纤纤艰难的从床上爬起来,气呼呼的去开门。

    “能不能让我好好睡……”她劈头盖脸的发牢骚,没想到站在外面的人竟然是严煌。

    严煌神情一凛。

    “哼!”白纤纤气得要关门,严煌用手挡了一下。

    “你干什么?”白纤纤吼着,气得浑身发抖,“你不要再缠着我了。”

    严煌皱了皱眉,“白纤纤。”

    “你少瞪我。”白纤纤怒道:“你对我虚情假意,我不想看到你。”

    “我是虚情假意?”严煌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指尖的力道没有掌控好,弄疼了她。

    白纤纤疼得蹙眉,“你到底想要干什么?那天的话我都说清楚了,我们分手了。”

    听到分手两个字,男人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一双邪魅的眸子变得凌厉。

    白纤纤咬咬唇,“你都要结婚了,就别缠着我了,我们好聚好散。”

    “如果我不同意呢?”男人的脸一片冷酷,仿佛她如说不容易就要把她生吞活剥了一样。

    白纤纤不说话,被他的眼神吓得不轻。

    严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如果不是因为她年龄太小。

    他早就忍不住把她就地正法了。

    自己当初真的是色迷心窍!

    竟然对五岁的她念念不忘。

    “那你要我怎么办?”泪水在白纤纤的眼眶里打转,她呜咽着,“你那么听你爷爷的话,你会不同意这门婚事吗?”

    “我会。”严煌把她拉到自己的怀里,“难道你不相信我?”

    “我怎么相信?”白纤纤吸着鼻子,“你别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办法糊弄我,更糊弄不住你爷爷。”

    “其实,倒是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可是……”严煌眼神幽幽,黑眸扫过她嫣红的唇瓣,叹了一口气,“算了,我们想别的办法吧。”

    白纤纤脸颊一红,“你想生米煮成熟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