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185找到他了
    染七七有些生气,看到他们聚集在一起,却不把别人的性命放在眼中,一种很无力又愤怒的感觉从心底油然而生。

    霍君陌目光如炬,冷冽如冰的看着严墨谦,“严爷爷,刚才有请人把白纤纤叫走吗?”

    染七七诧异的看着她,她以为霍君陌的试探会避讳一些,没想到如此直白。

    严墨谦皱了皱眉:“没有。”

    “刚才有一个人把她带走,说是您要见她。”霍君陌敛眉,“这人不见了,对方又打着您的名号,我看严爷爷你不出面解决一下的话,会很麻烦。”

    严墨谦脸色不太好看,“你是说我故意把她藏起来吗?”

    “如果不是,严爷爷可以派人把她找出来,免得大家误会。”霍君陌眸底闪过微微暗芒。

    严墨谦扭头看着身边的人,“去,派人找一找。”

    “调一下监控,在大门口有拍到那个人的脸。”染七七提醒,“找到他也能知道纤纤的下落。”

    严墨谦撩起眼皮看了一眼染七七,然后第手下点点头。

    “我们去那边等消息。”霍君陌对染七七低声道,他们走到另外一张沙发坐下来。

    冷锋意味深长的看着他们,似乎是在找机会开口。

    ——

    严煌把酒店都翻过来了,也没有找到白纤纤。

    急得他一双邪魅的黑眸变得阴鸷阴狠起来。

    有人已经去掉监控了。

    可是还没有消息。

    他想了想,今晚周围布置严密,有人想带白纤纤离开并不容易。

    如此,白纤纤应该还在酒店里。

    既然楼下没有,很有可能在楼下的停车场或者仓库。

    他坐电梯来到停车场,今晚停车场里的车很多,想要找人很困难。

    大概过了十分钟,他忽然听到了一阵响动。

    他顺着声音找过去,发现声音是从一辆黑色车子的后车厢里传出来的。

    “纤纤?”他拍了拍后车厢。

    里面的动静更大了。

    严煌立刻派人过来,他在周围找了一圈,找到了一根铁棍子,用力的把后车厢撬开了。

    后车厢打开,白纤纤浑身脏兮兮的躺在里面,浑身被五花大绑,头发凌乱的贴在苍白的脸颊上,嘴巴里还被塞了毛巾,嘴角都流血了。

    严煌把嘴里的毛巾拿出来,将她从后车厢里抱出来,然后给她松绑。

    白纤纤已经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整个人都软在严煌的怀中。

    “纤纤,你那里不舒服?”严煌低冷的嗓音透着急切与焦急。

    “我没事。”白纤纤呼吸终于平缓了一些,“那人就是把我打昏了。”

    严煌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是我没有保护好你。”

    “不管你,咳咳。”白纤纤咳了几声,她累得不想说话。

    他抱起白纤纤准备把她送到医院去。

    白纤纤却揪住他的衣襟,幽幽的说:“我不去医院,你带我去订婚现场。”

    “纤纤?”

    “严煌,你是我的,我不能看着你被人抢走。”白纤纤搂紧他的脖颈,“严煌,你带我去。”

    严煌能够感觉到她在怀里剧烈的颤抖。

    明明已经害怕紧张成这样了,她却还是这样的坚持。

    他抱着白纤纤,朝电梯走去。

    电梯门正好打开,霍君陌和染七七站在里面。

    看到白纤纤身上脏兮兮的,染七七急忙过来:“纤纤?!”

    “七七。”白纤纤咧嘴一笑,苦涩道,“我现在有点狼狈。”

    “你这样是要去现场?”染七七握住她冰冷的小手,关心的问。

    白纤纤颔首,“我要去,我不能贱人得逞。”

    “你这样怎么能行?”染七七眉头紧蹙,“时间还来得及,先去楼上的房间整理一下吧?”

    “好。”白纤纤也觉得自己这样狼狈,出现在众人面前不合适。

    ——

    总统套房。

    染七七在里面陪着白纤纤,给她换衣服和检查身体。

    霍君陌和严煌坐在外面的沙发里,两个人都十分沉默。

    “你觉得是你爷爷做的?”霍君陌清冷的开口。

    “我觉得不太像。”严煌拧眉,“爷爷办事一向直来直往,他可以让人把纤纤拦在外面,但是不会让人绑架她。”

    “我看是有人想要挑拨你们爷孙的关系。”霍君陌意味深长的说:“听说你二叔回来了?”

    “你怎么知道?”严煌眉峰拧成了疙瘩。

    “这些人的动静没有逃得过我的。”霍君陌冷冷的说:“你二叔为了严家的钱,不会善罢甘休的。你爷爷又器重你,对他这个儿子百般不顺眼,一直放任自流,现在为了钱,你二叔也难免会咬人。”

    “如果真的是他,我不会放过的。”严煌眼底闪过一丝杀意。

    “这件事你没有证据,你就算和你爷爷说了,估计老爷子也不会相信。”霍君陌眼底划过一丝冷冽暗芒:“毕竟这么多年来,他一直以为这个儿子胆小懦弱不成器。”

    “他们那一家最会的就是伪装。”严煌阴沉的眸底涌起巨大的黑暗,“看来要在他们不成器的时候,把他们压下去。”

    “这简单,你二叔老来得子,给他点教训,他就不敢再对白纤纤动手了。”霍君陌冷漠道。

    严煌颔首,“你的意思我明白。”

    “你不方便出手,可以找纪清或者宫羽。”霍君陌幽冷的说。

    与此同时。

    房间里,染七七给刚刚洗完澡的白纤纤在上药。

    白纤纤疼得呲牙咧嘴,“奶奶的,真是倒霉。”

    “幸好,这次没有受到很严重的伤。”染七七心疼道:“刚刚我应该陪着你的。”

    “没办法,对方搬出严墨谦,你也不能怎么样。”白纤纤一手托着下巴,眸光若有所思:“你说真的是严墨谦吗?”

    “刚才发现你不见了,君陌倒是试探了一下,他是真的不知道。”染七七也皱起眉,“难道是别人?”

    “宫颜?”白纤纤立刻想到了她。

    “她是坏一点,可是手段不会如此拙劣。”染七七对自己这个对手还是很了解的。

    光凭之前几次,她如“雪中送炭”般从来的信息,就知道她的手段还是挺高明的。

    “我想问题也许出在严家本身。”染七七幽幽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