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186我有点坚持不下去了
    “严家内部?”白纤纤眉头紧蹙,“如果真的不是严墨谦做的,这一招可算是栽赃陷害,会让严煌和严墨谦之间出现嫌隙。”

    “出了嫌隙,那么对谁最有利?”染七七道。

    “严煌的二叔啊。”白纤纤知道这个人,一天天的装怂装懦弱,背地里没少给严煌使绊子。

    “想不到严家还有这种人。”染七七诧异道。

    “你不知道,严煌的二叔就是扶不起的阿斗,给他什么生意都能做失败,挣钱的买卖都能搞砸了。”白纤纤哼了哼,“就因为这样,严墨谦一生气就把他扔到了加拿大给了一笔钱,不闻不问的,然后培养严煌做继承人。”

    “那就说得通了,严煌的二叔一定非常恨严煌夺走了自己的继承权,他使出这么一招,就是要挑拨离间。”染七七深沉的说。

    白纤纤点头,“你说的很对。”

    如果是这样,接下来,她应该怎么做才好呢?

    ——

    当当。

    有人敲门。

    严煌起身去开门,只见严墨谦的属下站在门口,“少爷,老爷说时间差不多了,要你过去。”

    “我知道了。”严煌不耐的说。

    他把房门关上,转身意味深长的看着霍君陌,“你知道我接下来要做什么,”

    “宫羽那边我已经安排好了。”霍君陌深沉道:“不过你铤而走险,怕是老爷子有很长一段时间要对你有心结了。”

    “有就有吧,总好过让我娶一个不爱的女人。”严煌并不在乎这些。

    反正严墨谦能依靠的也只有自己。

    只要花点时间哄哄,也就没事了。

    这时,里面的房门推开,染七七先出来了。

    “严煌,纤纤叫你进去。”她道。

    严煌走了进去。

    染七七来到霍君陌的身边,“我们先出去吧。”

    霍君陌起身,“嗯。”

    他们走了之后,套房里只剩下了严煌和白纤纤。

    白纤纤穿着一件简单的长裙,比起之前的娇俏,未施粉黛她的有种干净空灵的美。

    她脸色虚白,缓缓开口,“我知道这件事应该不是你爷爷做的。”

    严煌看着她。

    “可是他还是不喜欢我。”白纤纤抿着苍白的唇瓣,“我刚才一时冲动,是想去到现场,告诉所有人你是我的。可是现在我不想这样做了。”

    严煌面无表情。

    “严煌,你知道我爱你。”白纤纤眼睛微微泛红,“小时候我只知道我对你有很严重的依赖,长大后这种依赖变得占有,我知道这是一种喜欢。所以我厚着脸皮缠着你,不让任何女人接近你。可是我现在才知道,阻碍我们的不是那些女人,或者男人,而是来自于你我的身份。”

    严煌下巴紧绷着。

    “我很努力了,可是抵不过……”白纤纤越说越委屈,眼泪巴巴的往下掉,后面的话已经说不下去了。

    压在她心底的事情太多了。

    小小的身板承受着很大的压力。

    严煌拉着她的手腕,把她拉到怀中,下巴抵在她的肩头,嗓音闷闷的:“你什么都不用说,我都知道。”

    她让人心疼。

    “严煌,我有点坚持不下去了。”白纤纤哽咽道。

    “抱歉,让你辛苦了这么久,你可以放心的依靠我。”严煌嗓音低沉平添了几分性感。

    “真的可以吗?”白纤纤瓮声瓮气的问。

    严煌点点头,将她抱得更紧一些。

    ——

    订婚仪式的现场。

    染七七和霍君陌重新回来,现场的人比刚刚他们离开的时候更多了。

    染七七还看到了宫颜。

    一身华贵得体的洁白长裙,一脸的高傲。

    “她那么喜欢你,怎么肯嫁给严煌呢?”染七七低声道。

    “正因为这样,才显得你对我的感情弥足珍贵。”霍君陌宠溺的笑着。

    染七七轻哼,“我对你有感情?”

    她怎么没发现?

    难道他看不出来,她很敷衍吗?

    霍君陌却不再多说什么,拦着她走到一旁坐下,起身去弄一些吃得东西给她。

    霍君陌不在,宫颜朝着染七七走来。

    染七七睨着她,“宫小姐又有什么话要说?”

    “我以为你已经离开他了。”宫颜淡薄的说,一双黑眸带着几分犀利。

    “你都要和别人订婚了,怎么还有脸管别人的闲事?”染七七开口讽刺,“宫小姐是帮了我几次,可是哪次不是别有用心呢?”

    宫颜冷笑,“你真是厚颜无耻。”

    “宫小姐这么说我,我倒也不否认,不过宫小姐又好到哪里?”染七七挑眉,“我厚颜无耻,也是因为那个男人爱我,他心甘情愿被我利用。宫小姐和严煌订婚,不也是为了接近他吗?”

    宫颜红唇紧抿。

    “只可惜,瞧不上你就是瞧不上,白费心思。”染七七冷冷道。

    “我对他是有感情,可我身上也肩负着宫家长女的责任。”宫颜表情严肃,“染七七,你懂什么,你懂我们之间的关系吗?”

    “我是不懂,但是你们的关系也没有那么神秘。”染七七目光阴翳,“宫小姐不过是知道那些男人的友谊,却又没经历过,弄得好像你和他们关系多密切一样,不觉得可笑吗?”

    “染七七,但是一个欧阳楚就足够了让你此生都不安稳。”宫颜双拳紧握,“我会让你见识到,我们这些女人比起你和白纤纤,要更适合这些男人。”

    “宫小姐这么有雄心壮志,我定不会阻拦,不过你和那些千金小姐们怕是也没有机会出现在霍家的场合上了。”染七七阴冷的看着宫颜,“宫小姐吉时已到,去准备吧。”

    毕竟还有好戏等着她。

    宫颜冷哼,转身离去。

    染七七盯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

    刚刚宫颜话里有话。

    她说的那些女人指的都是谁?

    除了她,应该还有纪莲,单单是她们两个不足以成气候,一定还有别人吧。

    霍君陌端着牛排和水果回来,他道:“宫颜和你说了什么?”

    染七七淡漠道:“旧事重提而已。”

    霍君陌用刀叉把牛排切开,放到她的面前,“你在怀疑?”

    “虽然说绑架纤纤的事情和严煌的二叔有关,可宫颜也没那么清白。”染七七蹙着眉,特别是她说的那句,肩负着责任,就让她起了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