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187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
    “宫颜没那个胆子。”霍君陌很笃定。

    “当初她连我都敢动手,何况是纤纤呢。”染七七沉了沉嗓子,“你是不是觉得,你好朋友的这些妹妹,都很善良?”

    霍君陌轻笑,“找茬?”

    “是。”染七七语气清沉,“宫颜,纪莲还有那个欧阳楚我都不喜欢。”

    而且是很不喜欢。

    “你不喜欢我让她们少出现在你面前就是了。”男人俊美的脸上浮现一丝淡淡的笑意,“我也不会见她们。”

    本来他就和她们见面不多。

    即便是有生意往来,也都是和她们的家族,而不是和她们。

    染七七勾出一丝漫不尽心的笑,“别人就算了,一个欧阳楚就足以让我们不再像从前那样。”

    这时,严煌带着白纤纤回来了。

    小女人明显是哭过,眼睛还有点红,看起来楚楚可怜的。

    她挽着严煌的手臂,手指微微用力,看起来有些紧张。

    染七七是头一次见到白纤纤这样局促不安过,一想到是严墨谦在场,倒也能理解。

    宫颜瞪大了眼睛,“严煌,你把她带来做什么?”

    严煌淡淡道:“宫颜,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

    “严煌,你在胡闹什么,你想让严家颜面扫地是不是?!”严墨谦非常的震怒。

    一开始知道白纤纤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被人绑架,他确实有些过意不去,但是现在严煌拉着她这副阵仗,不用想也知道他们要做什么。

    这么丢人的事情,他当然不能看着不管。

    这可关系到两家的颜面。

    严煌却握紧白纤纤的手,看着严墨谦,“爷爷,我一直都非常的尊敬你,但是我的感情不需要别人来做主。”

    “你!”严墨谦气得吹胡子瞪眼的。

    宫颜脸上也是一阵青红皂白的。

    “颜颜。”宫羽从人群中走来,嘴角噙着三分微笑,“我来接你回家。”

    “哥。”宫颜抿唇,“为什么?”

    “母亲的话你大可不必放在心上。”宫羽清清冷冷的看着她,“跟我回家。”

    “可是……”宫颜不甘心。

    “难道你还不相信哥哥吗?”宫羽脸上的笑容逐渐收敛,神情严肃的看着宫颜。

    宫颜有些不甘心。

    为什么她要嫁给严煌也不行?

    宫羽走过去,对严墨谦一笑,“严爷爷,我妹妹不懂事,随便就答应了订婚。不过严煌已经有心爱的女人了,我不能看着自己的妹妹受了委屈不替她着想,我看这门婚事就算了。”

    “这……”严墨谦微怔,没想到宫羽会出面。

    “幸好这也只是订婚,若是结婚,那才是有损两家颜面。”宫羽温然一笑,虽然如此,却带着一丝不容否认的威严。

    严墨谦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宫羽拉着宫颜的手,轻叹,低声道:“你呀你,何必委屈自己?你也是天之骄女,怎么这么想不开?”

    宫颜眼睛红了一圈,咬咬牙,“我只是不甘心,凭什么宫月可以,我却不行。”

    “家务事我们回家再说,走吧。”宫羽拉着她的手,从现场消失了。

    严煌拉着白纤纤的手走上台子,站在话筒前,“诸位,今日邀请大家来是参加我和白纤纤的订婚仪式。”

    台子底下轻声哗然。

    严墨谦的脸都绿了。

    “从今天开始,站在我身边的这位姑娘也就是白纤纤,将是我的未婚妻,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严煌眸光带着凛然的正气,目光扫射过去令人不敢鄙视。

    染七七站在台下,情不自禁的小声鼓掌。

    霍君陌戳了戳她的脸蛋,这个小妮子就没这么崇拜过自己。

    染七七推开他的手,继续看着台上。

    白纤纤小鸟伊人,目光带着欣喜看着身边的男人。

    台下,严墨谦气得拂袖而去,懒得看下去。

    严墨谦一走,这门亲事就更没人反对了。

    一夜之间,大家都知道白家小姐白纤纤成了严家的媳妇了。

    订婚仪式散了。

    白纤纤娇滴滴的拉着染七七的手,羞涩的笑着:“你怎么还在笑我?”

    “笑你小孩脾气。”染七七轻笑:“你瞧瞧之前不还是信誓旦旦的,一转眼就把自己给嫁了。”

    “七七,我和你说正经事。”白纤纤脸色一转,正色道:“霍氏现在是霍君陌帮你代管吗?”

    染七七点头。

    她大着肚子,霍君陌不让她操心别的事情了。

    “你也知道我拿到了白家的一些股份,我一个人就两只手,忙不过来,我想把手里的股份卖给你们。”白纤纤眸中闪过一丝算计。

    “你的意思是,让霍氏和HR集团参股?”染七七有些诧异。

    “对,我想让你们帮我稀释一下白锡华和白月宜手里的股份。”白纤纤认真道:“严煌不宜出面,你懂的。”

    “好,我回去和霍君陌提。”染七七笑道。

    霍君陌和严煌走上前来,某人冷冷道:“今晚你们也该搬走了。”

    他们打搅他们的二人世界太久了。

    “别着急,别墅正在装修,家具也没运来,还要打搅几日。”严煌笑了笑。

    霍君陌脸色一沉,“你们真是烦人。”

    “这几天就请多多指教了。”严煌笑呵呵的说,一双魅眸满是风情。

    ——

    夜里,染七七洗完澡来到床上,神情十分认真的说:“纤纤想让我帮忙接手一下白家的股份。”

    霍君陌翻了一下财经杂志,“白家的生意一落千丈,收过来也不会挣到钱。”

    说不定还会赔钱。

    “你不要想着挣钱。”染七七抿抿唇:“纤纤是我的朋友,她是想让我们稀释白氏的股份,她应该是想把公司都弄过来。”

    “有一个白锡华,你觉得能得逞吗?”霍君陌深沉的看着染七七,“白锡华如此迫不及待的让白月宜和冷玉腾结婚,你以为是为了什么?”

    “那我们更要赶在他们结婚之前,帮助纤纤。”染七七道。

    “事情没那么简单。”霍君陌动了动伟岸的身子,严肃道:“白锡华本就防着她,稀释股份根本不可能。他不可能把白氏放手。”

    “那我也要帮她,不能袖手旁观。”染七七坚持着。

    霍君陌想了想,“你如果想,我倒是可以给你提供一些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