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191你有必要和我这么的公私分明吗?
    “霍夫人,你离开的时候可碰到了什么人?”领导问道。

    染七七摇头:“没有,当时只有我和米娜,我们俩说了几句话,我就先走了。”

    “你们发生争执了吗?”领导又问。

    霍君陌眉峰一压,俊美的脸庞带着很明显的不悦。

    领导有些尴尬:“霍总,这只是例行公事,不这么问没办法洗清夫人的嫌疑。”

    染七七看了一眼霍君陌,“就按照规矩来,我没做过,什么都不怕。”

    领导一见染七七很好说话,不由得一笑,“霍夫人放心,我们绝对不会放过凶手的。”

    “抓住凶手是你们的职责所在,希望不要太浪费时间在无所谓的事情上。”染七七淡淡的说。

    领导听出了弦外之音,却依旧笑着:“那是自然。”

    “我和她没有发生争执,就是聊了几句。”染七七继续回答他刚才的问题,“而且我挺着大肚子长久站着不舒服,所以就没等她,先回来了。”

    “原来如此。”领导道。

    这时,裴东走来,对霍君陌道:“监控已经交给了警方。监控没有拍到什么可疑的人物,最后一个离开的确实是夫人。”

    霍君陌眼瞳锐利。

    “洗手间有两条路,另外一条路呢?”染七七问。

    “那条路是通往电闸房的,电闸房很狭小,一个男人走过去很费劲。”裴东道。

    染七七轻轻蹙眉,低低的的说:“如果是个女人呢?”

    裴东了然,他一直以为凶手是男人。

    领导也明白了,立刻派人去细细检查电闸房。

    “霍先生,霍夫人,问话已经结束了,没什么事二位可以回去,如果有问题我会再联系你们的。”领导笑着说。

    霍君陌压低的眉峰终于舒展了几分,他给染七七披上了披肩,带着她离开。

    车上。

    霍君陌问道:“你知道凶手是谁?”

    “米娜是明星,得罪的人确实有,可是那些人没必要杀了她,毕竟娱乐圈里争斗从来就不少,没有到动手杀人的必要。”染七七幽幽的看着窗外,“那个人和米娜应该是私仇,也许是因为男人。”

    霍君陌再次蹙眉。

    “我想那个人应该是冲着我来的。”染七七用手抱着自己的小腹,“只是因为我和米娜的对话,让她改变了主意。”

    米娜实在是太招摇了。

    “陆知爱。”霍君陌忽然说出了一个人的名字。

    “应该是她。”染七七淡漠道:“她和黄颖玉对康子陵都十分的痴迷,黄颖玉已经死了,只剩下陆知爱了。”

    她原以为陆知爱已经放下了,没想到,是更恨了。

    “以后不管你去哪里,都不要一个人。”霍君陌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差一点,遭毒手的就是她。

    “不如去把陆知爱找出来。”染七七想了想,“当初是你把她送上康子陵的床上不是吗?”

    “你想起来了?”男人嗓音微微沙哑。

    “一点点。”染七七幽幽的说:“最近晚上总是梦到一些片段,断断续续的。”

    霍君陌皱起眉来。

    “其实我失没失忆都一样,霍君陌我没以前那么爱你了。”染七七冷若寒霜的说:“我能和你心平气和的谈话,不是因为我还爱你,是没有再去计较的必要。你不帮我的,我自己也可以。”

    霍君陌忽然把她拉到怀里,灼热猛烈的问铺天盖地而来。

    染七七很温顺的窝在他的怀里,并不反抗。

    大概是怀里的小女人太过安静了,男人有些怔住。

    染七七看着双眸赤红的他,低低的说:“应敏的身边有一个叫做邱宁的人,似乎是他带走我妈的。”

    “染七七,你有必要和我这么的公私分明吗?”男人冷冷的问。

    “公私分明比较好,往后牵扯的少,分手的话也没有牵挂。”染七七没有感情的说:“霍君陌,和你在一起,其实很累。”

    ——

    翌日。

    白纤纤兴高采烈的拉着染七七要去选家具。

    “严煌说了,等我二十岁了就结婚,我们俩现住在一起。”白纤纤笑着说:“家具都是从欧洲进口来的,你陪我去看看。”

    “好。”染七七正好也没什么事,就陪着白纤纤去了。

    她们来到家私家具店,全是从欧洲进口来的实木家具,款式复古又典雅。

    白纤纤挑花了眼,看哪个都喜欢。

    染七七笑道:“喜欢就都买了,反正你家男人不会计较的。”

    “那可不行,我也要给他省着。”白纤纤故作乖巧懂事道:“不过嘛,这些家具是挺好看的,我就说是你撺掇我的。”

    染七七哭笑不得,“我真是交友不慎。”

    “哇,七七,你看这个!”白纤纤指着一只很漂亮的衣柜,摸了摸上面的复古繁花,“这只衣柜好美。”

    染七七看了一眼,确实很美,很有欧洲那种低调奢华的感觉。

    白纤纤把店长叫过来,“这也是严煌定的?”

    “严先生并没有定这款。”店长回答。

    “这款我要了。”白纤纤道。

    店长露出为难的神色,“白小姐真的是很抱歉,这款家具有人相中了。”

    “是吗?”白纤纤有些失落,“拿要多久才能有货?”

    “这衣柜就这一只,不会再做了。”店长讪讪道。

    白纤纤抿抿唇,“我还真好奇,这到底是谁买的。”

    “这个人等下就会来提货,白小姐等下就能看到。”店长笑着。

    白纤纤除了早就预定好的家具,还按照自己的心意添置了一些,然后让他们一起送过去。

    她挽着染七七的手,道:“不如我们等下再走,看看这个人是谁。”

    “你想看我陪你就是。”染七七微微一笑。

    她们坐在一旁的休息室里喝茶聊天。

    过了一会儿,就看到店长亲自出去迎接,从一辆很大的商务车里下来一个人。

    那人坐着轮椅,身上穿着白色棉质长裙,一头黑长直,额前留着齐刘海。

    染七七如鲠在喉:“怎么是她?”

    “她是欧阳楚吧?”白纤纤有些印象。

    染七七点点头,“霍君陌把她送到欧洲去了,她怎么会在这里?”

    这时,他们已经进来,欧阳楚也看到了染七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