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192下一个机会就是她生产的时候
    欧阳楚让身边的人退下,她一个人推着轮椅过来。

    “染小姐,白小姐。”欧阳楚的脸上带着十分灿烂的笑容,眸底闪过一丝暗芒。

    染七七皱了皱眉,上次在美国,她还叫自己一声“嫂子”,现在却叫自己“染小姐”。

    这称呼不同了,有些东西也就变了。

    染七七淡漠的看着她,“没想到这么巧。”

    “咦,霍哥哥没告诉你吗?”欧阳楚很诧异,“我来了都有一星期了。”

    一星期?

    染七七确实不知道。

    只是想到上次,霍君陌接到了她的电话,难道就是这个原因。

    “既然来了一星期了,怎么不来打声招呼呢?”白纤纤意味深长的笑着,“莫不是自己也知道见不得人吧?”

    欧阳楚微微一笑,“白小姐说什么呢,我有些什么见不得人的,我是欧阳家唯一的大小姐,走到哪里别人都礼让我三分。”

    白纤纤怎么听不出她话里的尖锐,她却不以为的笑道:“你是欧阳家唯一的孩子,可是别人哪里是礼让你,是礼让你身份的HR集团,可是如果HR集团的老板娘不高兴了,你也享受不到礼遇了。”

    “白小姐真是有意思。”欧阳楚笑道:“我哥哥当初为了救你哥哥他们而死,他们都觉得欠了他的,所以不会对我怎么样的。甚至就算我做了什么,他们也都会原谅我的。”

    白纤纤还想和她争辩,染七七却拦住白纤纤,轻声道:“算了。”

    欧阳楚得意洋洋的一笑,推着轮椅转身。

    “这个小妮子也太张狂了。”白纤纤气道。

    “她说的没错,这些人始终欠了她一条命。”染七七拍了她的肩膀,“索性,她就不缠着严煌,你就别生气了。”

    “那她缠着霍君陌,你就无所谓了吗?”白纤纤问道。

    “我有所谓又能怎么样呢?”染七七虚白的一笑,“霍君陌知道我不喜欢她,不还是把她接过来了。”

    白纤纤怒道:“你放心,霍君陌敢对不起你,我第一个不放过他。”

    ——

    HR集团。

    霍君陌冷冷的看着纪清,“你把她带过来了,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这可和我没关系,是她自己要来的,我得到消息的时候,她就已经在飞机上了。”纪清很无奈:“你别小看她,她很聪明。”

    霍君陌捏了捏眉心,“七七不喜欢她,找个时间把她送走。”

    “我看有些难,她都在这边把房子买好了。”纪清清了清嗓子,“你也知道,她有个姑姑还在这边,那是她第一监护人。”

    所以霍君陌已经没有权利把她送走了。

    该死的!

    霍君陌深深的拧眉。

    “事已至此,只要别让她和七七见面就好。”纪清幽幽的说:“我想你应该可以。”

    霍君陌陷入深思,“这件事瞒不住,七七知道我隐瞒她,只会更生气。”

    纪清顿了顿。

    “找人把她看住,不许她在七七面前晃悠,至少要等七七生产以后才能说。”霍君陌俊脸十分严肃的说:“这件事交给你。”

    “好好,严煌忙着订婚,你就会奴役我。”纪清很无奈道。

    霍君陌眉目深幽,“纪莲没和她在一起吧?”

    “你放心,纪莲被我看得很紧,她不会过来的。”纪清揉了揉太阳穴,“让她倆凑在一起,会出很多问题的。”

    “你知道就好。”霍君陌重重的说。

    下班之后。

    霍君陌回到家中。

    染七七和白纤纤坐在客厅的沙发里,两人研究着织毛衣的花样。

    原来下午,她们又去了毛线店,买了毛线和钩针,准备给未出生的宝宝织毛衣。

    算算日子,孩子出生的时候正好能穿。

    毛线选的都是最好的,软软的,给颖儿穿最合适。

    霍君陌看到她们其乐融融的样子,眉目染了一层淡淡的暖意。

    白纤纤挑眉,“霍总,你脸色不太好。”

    “白纤纤,住的可是我家。”霍君陌冷冷道。

    “也是七七的家。”白纤纤冲着染七七挑眉,然后不悦的说:“我想好了,等家弄好了,我就带着七七搬过去。”

    霍君陌拧眉:“她才不会去。”

    “她一定会去的。”白纤纤坏坏的说:“毕竟她走了,好给某人腾地方。”

    “腾什么地方?”霍君陌不解。

    染七七神情淡淡,“今天陪纤纤去看家具,我们遇到了欧阳楚,没想到她回来了。”

    “你们见到她了?”霍君陌深深的蹙眉,怎么这么巧?

    他在公司的时候才和纪清提过,她们下午就留碰上了。

    “谁说不是。”染七七缠着毛线的手微微一顿,“也许,是她想让我知道吧。”

    要是她不是故意的,都不可能。

    “我一开始不知道她会过来。”霍君陌解释,“我也是今天刚刚才知道。”

    白纤纤悄无声息的把毛线收走,让他们继续谈。

    白纤纤一走,霍君陌立刻走到她的身边,握住她冰冷的手:“我真的没有见过她。”

    “你见没见过她,和我有什么关系?”染七七眉目清冷,“她哥哥为了你而死,你去看她照顾她,无可厚非。”

    她是真的不在意了。

    霍君陌心中像是有根刺在刺痛。

    “吴妈,饭菜好了吗?”染七七不想和他争论,起身去厨房看晚饭。

    霍君陌坐在沙发里,看着她刚刚做过的位置,神情幽沉。

    ——

    欧阳楚的公寓。

    她轻轻抚摸着刚刚装好的衣柜,低低的冷笑:“真是好看,可惜霍哥哥不来。”

    “小姐,你可以给他打电话。”新来照顾欧阳楚的钱阿姨嗓音低沉幽冷的开口。

    “哎呀,我不能打电话,他会觉得我很烦的。”欧阳楚似笑非笑的说:“我要做他最乖巧的楚儿,不会让他生气,为难。”

    钱阿姨淡淡道:“那染七七呢?”

    “她现在怀孕了,身边跟着保镖不好动手。”欧阳楚眉目阴沉,“陆知爱那个草包,不敢杀染七七,居然杀了一个无关紧要的小明星,真是废物。”

    “不如再找一个机会。”钱阿姨道。

    欧阳楚黑眸熠熠:“下一个机会就是她生产的时候,你找过她要生产的医院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