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197欧阳楚真的是她见过最……的女人了
    染七七没想到应圣耀的态度如此的冷硬。

    到底是给他生了一个孩子,就算他不想娶云梓萌也就算了,竟然连钱都不舍得给。

    “那好吧。”染七七站起身来,“应先生的态度我已经知道了,我会转告给她的。”

    应圣耀冷冷的看着顾柔,“你是打算帮她?”

    “我和她是萍水相逢,帮与不帮,全看心情。”染七七淡淡的回答。

    应圣耀冷然,“我奉劝你一句,云家那些人就是吸血鬼,只会利用人,你当心成了农夫与蛇。”

    “多谢应先生的忠告,我记住了。”染七七又冷又淡的一笑,转身出去。

    霍君陌走向她,“说完了?”

    染七七点点头,“不过没什么用。”

    “应家家风严谨,绝对不会允许一个私生子存在的。”霍君陌握住她纤细的柔荑,“我们该回去了。”

    “急什么,不是还没开始认亲宴会吗?”染七七一双淡眉轻轻蹙着。

    霍君陌沉了沉,握着她的手,朝现场走去。

    冷玉腾看着他们离开,走进了小休息室。

    应圣耀正在抽烟。

    “她找你是为了云梓萌?”冷玉腾深沉的问。

    “是。”应圣耀薄唇紧抿,冷冷道:“没想到她竟然真的把孩子生下来了。”

    “这件事你要尽快摆平,不然……”冷玉腾意味深长的看着应圣耀,“不然这个孩子也活不久。”

    “只要她们母子在染七七的手里就绝对不会有事。”应圣耀狠狠的吸了一口烟,“姐姐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竟然要人欧阳楚,真是自找麻烦。”

    应圣耀并不想和霍家为敌。

    欧阳楚是个什么货色,他很清楚。

    冷玉腾没有说话,毕竟是自己的母亲。

    “她当初指使康博和顾云龙他们那么对付霍君陌,已经够了,何必惹火上身。”应圣耀扭头看着冷玉腾,“你和霍君陌是什么关系,你知道吗?”

    “知道。”冷玉腾淡漠道。

    “玉腾,那你知道霍君陌的母亲凌夕,是我爸爸的私生女吗?”应圣耀一脸的忧色的问。

    冷玉腾怔了一下,很显然,他不知道。

    “你知道吗,算起来凌夕才是应家真真正正的大小姐。”应圣耀一脸的厌恶,“我妈他们做的那些肮脏事我真的是不想提了。”

    冷玉腾眉峰紧压,“外婆做过什么?”

    应圣耀看了他一眼,轻轻摇头,“难以启齿。”

    他不想说。

    ——

    染七七和霍君陌回到宴会上。

    宾客越来越多。

    霍君陌护着染七七和她的肚子。

    这时,应敏站上舞台,经过岁月洗礼的眉眼扫了一眼台下的众人,微微一笑,“大家晚上好,非常高兴大家能来参加这场宴会。今天举办这个宴会,是想和大家告诉大家,我有一个侄女一直流落在外,在前不久终于找到了她,今天我就把她介绍给大家。”

    台下响起掌声,钱阿姨推着欧阳楚来到台上。

    欧阳楚眼波流转,一双满是欢喜的眼睛深情的看着台下的霍君陌。

    应敏淡淡一笑,“这就是我的侄女欧阳楚。”她把话筒递给了欧阳楚。

    大家都看着她们。

    欧阳楚接过话筒,缓缓开口,“大家好,我是欧阳楚,很高兴在这样的场合认识大家。我很高兴大家能来,在这里呢,我除了要感谢姑姑,同时也要感谢照顾了我十几年的霍哥哥。”

    染七七黛眉轻轻一压,转头看着身边的霍君陌。

    同时,众人也看向他。

    霍君陌温冷的黑眸没有任何的颜色和温度,一张俊美的脸线条冷硬而紧绷。

    这是欧阳楚自己选择的路,他不想说什么。

    既然她找到了更好地依靠,他当然不会阻拦。

    “我小时候很喜欢霍哥哥的,可是因为自己的腿不好,才不敢和他表白,现在看到他和染小姐结婚,我真的很替他们高兴。”欧阳楚一脸的单纯和无辜,“我真的很高兴,能有一个人替我照顾他,这样我就放心了。”

    染七七在台下冷冷的笑着。

    欧阳楚真的是她见过最婊的女人了。

    她在台上这么说,岂不是在暗示大家,霍君陌最爱的人其实是她,她染七七不过是一个替代品,只是霍君陌找来照顾自己和生儿育女的工具?

    霍君陌漆黑的眸子阴冷的看不到底。

    染七七的不悦已经很明显了。

    “染小姐,霍哥哥就交给你了。”欧阳楚落落大方的一笑。

    染七七表面上维持着淡薄的笑意,脸色却很难看。

    白纤纤走过来,扶着染七七,低声道:“欺人太甚!”

    “算了。”染七七拍拍她的手。

    忽然一个人影从她的身边走过去,染七七诧异的看着霍君陌,他要干什么?

    欧阳楚没想到霍君陌会朝自己走过来,心情十分的激动。

    霍君陌把她手里的话筒拿过去,冷冷道:“我不希望大家误会我和我的妻子,我和七七是彼此的初恋,我是十几岁就开始暗恋她,这辈子唯一的想法就是娶她为妻,照顾她一生一世。我不想在听到任何揣测我们之间关系的事情,不然我会送上法律文件。”

    欧阳楚的脸白了。

    白纤纤在台下冷笑,“这脸打得爽,这种女人就是不能惯着。”

    霍君陌再次看向欧阳楚,眼神冰冷冷冽,带着警告,“恭喜你找到家人,不过七七也是我的家人,我看重家庭,不希望有人侵犯。”

    他把话筒还给欧阳楚,从台上下来。

    欧阳楚眼睛红红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虽然他最后的话,台下的人未必听得到,可是那绝情的眼神太令人伤心了。

    应敏轻轻的拍着她的肩膀,安慰道:“别哭,这么多人看着,明天可是要上报纸的。”

    这么一说,欧阳楚才生生的把眼睛咽了回去。

    宴会继续。

    欧阳楚从台上下来,回到后面得房间,眼眸阴毒如蛇蝎,“染七七!”

    都是因为她。

    是她夺去了霍君陌对自己的宠爱,害得她变成了一个无依无靠的人。

    她要利用应家,抢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钱阿姨,你帮我叫姑姑进来,还有把染七七也叫来。”欧阳楚阴冷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