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204你不要假惺惺的还说爱我
    染七七幽冷的看着她。

    “还有三分钟,染七七你在浪费时间,想想你惨死的母亲。”欧阳楚鲜明的红唇卷起一抹讥诮:“难道你连替母报仇的决心都没有了吗?”

    染七七温浅的眉目沉了沉,她看向放在床头柜上的水果盘里的水果刀。

    欧阳楚眯起眼睛笑了笑,“不错,这刀这么新很锋利了。”

    染七七拿起来,纤细的玉手紧握着刀柄。

    她冲了过去。

    欧阳楚躲都不躲。

    染七七在举起刀的瞬间,却停下来。

    她揪着欧阳楚的衣领,一脸的冷厉,“你倒是真的很不怕死。”

    欧阳楚冷静的笑着,“我不会死,你不了解周亦榕的医术,只要等下霍君陌一道把我送进手术室,我就不会有事。”

    染七七压下眼底的惊涛骇浪,低低的冷笑,“我确实败在了你的手中。”

    这个年纪轻轻的姑娘,每一步都算计好了。

    染悦心的死是催化剂,欧阳楚的出现,孩子的夭折,都是她撕裂染七七和霍君陌感情的匕首。

    然而,染七七没办法割舍下仇恨,去和霍君陌在一起。

    欧阳楚很得意,“你还有一分钟。”

    染七七眉目染上深秋的冷肃,“可是,欧阳楚你算错了一件事。”

    “什么事?”欧阳楚依旧很冷静。

    “我不杀你。”染七七郑重道,“可是我知道该怎么让你永远痛苦。”

    她的眼神变得杀伐寂冷,毫无温度。

    刚刚还很冷静的欧阳楚此时此刻已经心慌了。

    染七七举起刀子,咯咯的冷笑,手落下去就在欧阳楚的脸颊上划了一道深深的口子。

    “啊!”欧阳楚发出撕心裂肺的吼声。

    她没想到,染七七会这么狠毒。

    染七七被她刺激的像是失去了理智,在她的脸上又划了好几刀。

    这时,霍君陌还有宫羽冲进来。

    霍君陌从后面抱住染七七,把她手里的刀夺下来。

    宫羽把欧阳楚护在身下,看着她脸上血淋淋的,眉头不由得皱了皱。

    “去叫医生。”霍君陌沉冷道。

    染七七在他的怀里异常的冷静,看着欧阳楚疼的大吼大叫,她却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

    没有多余的快感,没有多余的不甘,只是冷冷的。

    一双眼睛仿佛失去了颜色,变得很暗淡,很幽沉。

    很快,宫羽和周亦榕就进来了,他们把欧阳楚抱走。

    留下一地的血。

    染七七看着那摊血,很冷漠的说:“我妈死的时候,流的血比这多。”

    紧紧抱着她的男人浑身一震。

    “我想起了一些事情,不完整,但足以了解过去。”染七七冷冰冰的说,“你看到了,这就是我对她的态度,她一日不死,我一天就不会放过她。你要护着她,我不会管,但是你不要假惺惺的还说爱我。”

    她推开男人,一个人摇摇晃晃的往外走。

    霍君陌追出去,拉住她的细腕,“这么晚了,你去哪里?!”

    “自首。”染七七甩开他的手,“只有这样,你才不会继续纠缠我,我也不想看到你。”

    霍君陌黑眸浮浮沉沉,握住她的手腕的手力道加重。

    染七七感觉到了疼,只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眼睛红红的,带着对他的悲愤,“我和你说过,孩子是我主动放弃的。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我知道周亦榕医术了得,以他的能力保住孩子应该没问题,可是是我不想生,我想给你生孩子,你懂吗?”

    她母亲的死,她没办法释怀。

    他还保护着杀人凶手。

    她没办法什么都不管不顾和他在一起,即便还爱他。

    她也做不到。

    只是爱情,也会消失的。

    在这样那样的事情里,一定会磨灭的干干净净。

    染七七很累,累到每次想起这些事,都是锥心刺骨的疼痛。

    霍君陌的一意孤行,她的难以释怀。

    都成为他们感情之路的阻碍。

    所以,染七七不想见到他,想找一个没人地方躲起来。

    那么监狱是最好的地方。

    “七七。”男人重重的呼唤着她的名字,一双漆黑的眸子沾染着绝望。

    女人冰冷厌恶的眼神,如同绞肉的机器把他的心绞的粉粹。

    心脏一抽一抽的疼,男人脸色铁青,“今晚你那里都不许去,这种小事还不足以让你入狱。”

    他把染七七拉回来,薄唇吐出温温的呼吸,“你在病房里好好休息。”

    染七七不动,也不反抗。

    任由男人把她拉回到病房中。

    他把她按在床上,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等我,七七,你一定要等着我。”

    说完,男人才不放心的出去。

    他顺便把门锁上,叫来了手下,看着她。

    染七七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眼睛酸涩,眼泪顺着她的眼眶一滴滴的往下掉。

    眼泪砸在她手指的钻戒上,就像是砸在她的心里一样。

    她摸到了口袋里的手机,翻出电话簿,手指停在一个电话号码上,想了想,拨了过去。

    ——

    欧阳楚躺在手术台上,喊着疼。

    周亦榕道:“你这样,我没办法帮你缝合。”

    “我不要缝合,我不要!”欧阳楚不想自己的脸变得丑巴巴的。

    几个医生护士按住她,不让她乱动。

    “我想见霍哥哥,你让他进来陪着我,好不好?”欧阳楚哭得很伤心,她是真的很害怕。

    就算伤口好了,她也会变得很丑,霍君陌一定更不喜欢她了。

    周亦榕没有办法,派人把霍君陌叫进来。

    霍君陌走到手术台前,欧阳楚抓住他的手,“霍哥哥,我的脸。”

    “你放心有周亦榕在不会有事。”霍君陌安慰着她,只是嗓音听起来并不温柔,没什么温度。

    周亦榕在旁边不由得哼了哼,他又不是整形医生,怎么可能保证没事?

    “霍哥哥,如果我变丑了,你会娶我吗?”欧阳楚忍着疼,楚楚可怜的看着他。

    “你不会变丑的。”霍君陌抬头,一记冷锐的眼神砸过去,“你们不会用麻药吗?”

    周亦榕无奈,对一旁的麻醉师道:“上麻药。”

    “不,我不要!”欧阳楚看着麻醉师拿着麻醉面罩过来,用力的摇头。

    可是她被好几个人按着,根本没有办法。

    渐渐的,她昏了过去。

    霍君陌看着周亦榕,“以后这种事别来烦我。”

    说完,他走出去,裴东立刻走上前来:“霍先生,不好了,康子陵带走了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