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205我只想要一个真真实实的她
    “他们去了哪里?”霍君陌神情冷鸷。

    她竟然找了康子陵!

    裴东道:“已经派人跟着了。”

    “去追他们。”霍君陌脸色冷酷,薄唇紧抿。

    他的心开始狂躁不安起来。

    他感觉自己的胸口已经开始变空了。

    染七七,你就这么恨我吗?

    恨不得坏掉自己,也不要和我在一起?

    他们赶到警察局,可还是晚了。

    染七七已经在认罪口供上签了字,而且拒绝保释。

    也就是说,她要待在看守所,直到审判那天。

    霍君陌要见她,也被她拒绝了。

    康子陵带着律师从里面出来,霍君陌走到他的面前。

    “霍总,这位是任律师,他将负责七七的案子还有你们离婚的案子。”康子陵淡漠的看着霍君陌,“霍君陌,你不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把她推进深渊的人是你。”

    霍君陌的脸一阵青一阵白。

    “她不会见你的。”康子陵忽然伸出手,摊开掌心,“这是她让我给你的。”

    霍君陌看了一眼,是他送给她的结婚钻戒。

    她摘下来了。

    她真的够狠。

    “霍君陌,七七太辛苦,你把她逼急了,她虽然做不出什么毁天灭地的事情,可她会牺牲自己,难道你还不明白吗?”康子陵压低了语气,“如今最好的办法,就是你放手,给她自由。”

    男人的脸是那样的阴鸷,“她要怎么样才肯见我?”

    “在离婚书上签字。”康子陵淡淡的说。

    霍君陌冷冷的一笑,眼底渗出阴鸷刺骨的冷,“想得美!”

    康子陵看着无可救药的霍君陌,忍无可忍,“难道你要逼死她吗?你爱的只是你自己,你只在乎你自己,却从来不在乎她!”

    霍君陌一把揪住康子陵的衣领,一双深邃的黑眸满是冷锐,“康子陵,这个世界上最没资格指责我的就是你。当初不是你和你的家人,我和七七也不会有这么多的事情。”

    “我欠她的我会赔罪。”康子陵推开他,“可是你也不想想,从一开始不信任她的是你。你一回来就给她造成了伤害,你又有什么资格说爱她。”

    其实,他们都爱错了。

    染七七从来就没有获得过真的自由。

    裴东和孟刑拉开他们,都是有身份的人,在警察局门前大打出手,谁都不好看。

    ——

    染七七坐在警察局单间的床上,一直看着窗外。

    天快要亮了。

    这一晚,就这样过去了。

    这时候,她的身体才开始战栗。

    她能闻到那股子血腥味。

    是欧阳楚的。

    可是她不后悔。

    这时,铁栏外传来急促低沉的脚步声。

    染七七茫然的转头,看到俊脸冷峻剧痛的男人。

    “我就知道,拉不住你。”染七七嗓音很清冷。

    “我问过了,你最多判八个月。”男人沉声道。

    “至少有八个月不用看你了。”染七七温浅的眉眼,眨巴眨巴,“你别说,这样我倒是冷静了很多,看你也顺眼了一些。”

    “你情愿背上污点,也不想要拜托我是吗?”霍君陌眼神阴鸷跳跃着阴森可怖的火焰。

    染七七点点头,“是。”

    “好。”霍君陌冷冷的看着她,他从裴东的手里拿过一份文件,顺着铁栏扔给染七七。

    染七七看了一眼扔在地上的文件,是离婚协议书。

    “把字签了。”男人嗓音沉重,“我只有一个条件,不许你坐牢,签完字从这里出去,立刻出国,不然,染七七我会时时刻刻缠着你,让你心生愧疚,没办法面对你死去的母亲。”

    染七七沉痛的看着他。

    “这么看着我,是舍不得吗?”男人眼底略过极为复杂的神色。

    染七七摇头,“怎么会,我巴不得离开你。”

    “那好,把字签了,立刻滚蛋!”霍君陌痛恨的看着她,“别再让我看到你,染七七,别出现在我的面前。”

    心脏像是被人用力的捏着。

    染七七的眼睛都红了。

    不管爱是不爱,他们都不能再见面了。

    “好,我知道了。”染七七捡起离婚协议书,走到铁栏伸出手,“给我笔。”

    裴东把笔递过去。

    染七七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然后交给霍君陌。

    霍君陌没有接。

    染七七交给裴东,她转身,不去看他,“我签完了,你走吧,以后我们就没有关系了。”

    “染七七,从今以后我们没有任何的关系,生老病死,婚丧嫁娶,没有任何的关系。”霍君陌很绝情,一双厉眸满是对她的恨和疼。

    “嗯。”染七七嗓音闷闷的,她在哭。

    他身边有那么多的女人,随便找一个,都比她好。

    他能重新开始生活,她替他高兴。

    看着女人绝情的背影,霍君陌脸色越发的苍白,心口疼得他呼吸都变得沉重起来。

    他咬咬牙,转身离开。

    这一次,是他不要她的。

    染七七听到脚步声渐行渐远,跌坐在床上,她捂着脸,嚎啕大哭起来。

    霍君陌走出去,隐隐约约听到女人的哭声。

    他停下脚步,问身后的裴东,嗓音沙哑,“她哭了吧?”

    裴东不语。

    “她是不是还爱我,还舍不得?”男人喃喃自语。

    不然她为什么会哭呢?

    裴东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想了想,“霍总,也许分开也不是一件坏事,总比连最后的美好回忆都磨灭了,至少等以后夫人想起来,对你还是有一份感情的不是很好吗?”

    好吗?

    霍君陌望着渐渐变亮的天,“我只想要一个真真实实的她。”

    半个月后,染七七走了。

    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也没人知道她是怎么走的。

    白纤纤气得去找霍君陌。

    半个月了,这个男人再也没有去看过染七七,整日整日的只知道工作!

    “霍君陌,她走了你都没有送送她,至少你要知道她去了哪里啊?”白纤纤急道。

    严煌拉住她,“纤纤,别说了。”

    霍君陌站起身来,冷冷的看着白纤纤,“还是不知道的比较好。”

    白纤纤不能理解的看着他。

    “我只当她死了。”霍君陌冷酷无情的说。

    “你混蛋!”白纤纤很生气,“一个那么爱你的染七七难道还抵不上一个欧阳楚吗?!”

    霍君陌冷若寒霜的看了她一眼,“你懂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