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207这是妈咪临死前让我交给你的
    某座城市。

    染七七抱着一个五岁的小女孩,坐在机场的椅子上。

    小女孩有些圆嘟嘟的,十分可爱。

    穿着黑色的打底裤和粉色的毛衣,梳着可爱的丸子头,还穿着一件小羊羔领的牛仔大衣,又可爱又漂亮。

    “妈咪,我们什么时候登机啊?”小女孩问。

    一头利落短发的染七七,从书里抬起头,看了看一旁的大屏幕,“还有半个小时。”

    “妈咪,我们到了帝都,住在哪里?”小女孩很认真的问。

    “去妈咪一个朋友家。”染七七幽幽的说。

    “男的还是女的,可以保护我们吗?”小女孩喋喋不休的问。

    染七七合上书,捏了捏她的粉嫩的小脸蛋,“你问这么多干什么?”

    “我是关心妈咪你的终身大事。”小女孩窝在她的怀里笑呵呵的说,“是个叔叔吗?”

    染七七摇摇头,“是个阿姨。”

    小女孩不满,“妈咪,你应该找个叔叔,这样爹地才不会缠着我们。”

    染七七一叹,“我还不知道找个叔叔。”

    问题是那个叔叔,她惹不起!

    这时,飞机已经可以登机了。

    染七七站起来,把书放进背包里,然后背在身上。

    接着牵着小女孩的手,带着她去登机。

    十几个钟头后。

    她们从飞机上下来。

    染七七看起来很困很累,倒是小女孩神采奕奕的。

    帝都,好久不见了。

    染七七如是想着。

    “妈咪,我们现在去哪里?”小女孩拉了拉染七七的手。

    染七七抿抿唇,“先去拿行李,然后去酒店。”

    “啊,不去住阿姨家吗?”小女孩歪着头。

    “不去。”染七七心中暗想,白纤纤还不能保护他们。

    如果真的没办法,她只能厚着脸皮去找霍君陌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一个小时后,她们到了酒店。

    染七七一进去就扑倒在床上。

    她要累死了。

    带着一个小孩子“逃亡”真的是太累了。

    “妈咪,我饿了。”小女孩趴在床头,和染七七对视。

    染七七望着女儿温软白净的小脸,心中一片暖意。

    她坐起来,把女儿抱起来,“念念,你听妈咪的话,等下妈咪给你一个东西,你带着这个东西去找一个叔叔。你把东西给他就行,但是不要告诉他妈咪也在这里。只要你在他那边,妈咪就没有后顾之忧,懂吗?”

    染念眨巴眨巴眼睛,“妈咪这个叔叔不会是你旧情人吧?”

    “麻蛋,他是你爹。”染七七凶凶的说。

    “他是我爹?”染念有点发懵,“我爹不是……”

    染七七拿出一份文件塞给她,“走,我带你去找他。”

    “好吧,管他是什么,反正是爹总不能亏待我。”染念想得倒是很轻松。

    染七七心想,有一个这么乐天派的女儿,也是一种幸福。

    HR集团楼下。

    染七七躲在树篱后面,对染念说:“你进去了就说要找霍君陌,你说你是他女儿,他就会立刻来见你。”

    染念眨眨眼睛,“妈咪,那你呢?”

    “你就说我死了,不要告诉他我也在这里。”染七七神情严肃的叮嘱。

    染念点点头,“好,我知道了。”

    “去吧。”染七七抱了抱她,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亲。

    把她交给霍君陌是明智的选择。

    染念无奈的一叹,转身朝HR集团的大楼走去。

    染七七看着她走进了大楼,心里无比的酸涩。

    不知道霍君陌看到她会是什么反应。

    染念来到前台,垫着脚,嗓音糯糯的,“姐姐,我要见霍君陌。”

    前台小姐探头出来,见到是一个如此可爱的小女孩,心都要融化了,“宝贝,你找谁?”

    “我找霍君陌,我是他女儿。”染念奶声奶气的说。

    “你是总裁的女儿?”前台小姐睁大了眼睛。

    她们都知道霍君陌结婚了,却不知道他有一个女儿。

    不过这五年来霍总从来不提家里的事,大家也不清楚。

    她立刻打电话到总裁办公室核实。

    几分钟后,高大冷峻的男人从电梯里出来。

    染念看了一眼,都不用他自我介绍,立刻迫不可待的扑过去,“爹地!”

    她抱着男人的大腿,眉眼弯弯的笑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像极了某人。

    霍君陌看着她,浑身僵硬。

    一开始,他以为是有人恶作剧。

    可是看到小女孩温软可爱的小脸,他忽然想到了什么。

    他蹲下身子,双手握着染念的双臂,嗓音沙哑:“你叫什么?”

    “我叫染念,小名念念。”染念回答,她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他,“这是妈咪临死前让我交给你的。”

    临死前?

    霍君陌俊美的脸苍白如纸。

    染七七死了?

    这怎么可能呢?

    他把染念交给自己的东西打开,里面是一份染七七的死亡证明和一份DNA的检测报告。

    检测显示,染七七和染念确实是母女,而且她是B型血,和他是一个血型。

    其实,不管她是不是自己的女儿,只要她是染七七的女儿,他都能接受。

    只是染七七死了。

    他的眼睛红了。

    心脏像是被用力的碾压过。

    看到男人的眼睛那么红,染念伸出手碰了碰他的脸颊,“爹地,我饿了。”

    “嗯,爹地带你去吃东西。”霍君陌把她抱起来,轻轻的护在怀中。

    她身体很软,很怕用力一捏就断了。

    染七七戴着墨镜站在一旁,她看到霍君陌抱着染念从公司里出来,很快就上了车,呼吸不由得一沉。

    她也好久没见到他了。

    五年了,他还是那样的沉静俊美,越发的矜贵稳重,身上渗透出一种历经岁月沉淀的从容气魄。

    她淡淡的一笑,转身往酒店走着。

    刚进房间,她的手机就响了。

    染七七接了电话。

    “染七七,我的女儿呢?”男人低沉冷锐的嗓音不带任何的温度。

    “凯撒,念念是我的女儿。”染七七嗓音严肃,“我不管五年前你用什么办法得到了她,可她是我的,你别想抢走。”

    凯撒冷冷地笑,“你敢把她抢走。”

    “我的女儿,我有权利保护。”染七七冷冷的说:“你和雪素的恩怨,别牵扯到我女儿的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