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219有求于人就要有有求于人的态度
    染七七顿了顿,“就是那样认识的。”

    “什么样?”霍君陌逼视着她。

    “在学校里,他是我们学院的投资人。”染七七讪讪的解释。

    霍君陌伸出修长的手指捏着她的下巴,冷冷道:“染七七,你真是不会撒谎。”

    “我没有,你去调查一下就知道了,当初凯撒去学校做巡视,我就在一旁,还有照片。”染七七很郑重的说。

    “你放心我会调查。”霍君陌冷然,她过去的五年,他会全部查清楚。

    染七七暗暗地松了一口气,麻蛋,幸亏当初留了点痕迹,不然就被拆穿了。

    “先去吃饭。”霍君陌松开自己的双手,染七七立刻站起来。

    他们收拾了一下,从房间里出去。

    正巧陈总从隔壁的屋子里出来,刚才的声音就是他弄出来的。

    “霍总,这是要走?”陈总呵呵的笑着,眼神很暧昧的看了一眼他们。

    “是。”霍君陌淡漠道:“多谢陈总的招待。”

    “霍总客气,你玩儿的开心就好。”陈总古怪的笑着。

    霍君陌沉了沉,带着染七七从私人会馆离开。

    他们在外面吃了晚饭,才去冷家。

    “这几年冷家还好吗?”染七七幽幽的问。

    她还记得,有一次他们撞见了冷玉仪去打胎。

    不知道这五年来,冷家有什么变化。

    “冷玉腾娶了白月宜。”霍君陌冷淡道:“冷玉仪的事情还没有人知道。”

    “云梓萌呢?”染七七想起来。

    “不知道,你离开之后她也带着孩子走了。”霍君陌道。

    “这么说,应圣耀没有娶她。”染七七又想起了云梓萌刚刚生产之后的苍白而又绝望的脸,着实令人心疼。

    她一个人带着孩子,应该很艰辛。

    大概过了三十分钟,他们就到了冷家。

    他们走进去,客厅里有冷锋,冷泽还有冷玉腾。

    他们三人看到了染七七,不由得一怔。

    冷玉腾的眼神闪过一丝冷芒,她回来了。

    “你们来了,坐吧。”冷锋脸色不太好,他年事很高,头发花白,眼瞳也有些浑浊。

    霍君陌冷漠的坐下,一张俊美的脸冷硬如冰。

    染七七跟着一起坐下,扫了他们三人一眼,一语不发。

    “有什么事?”霍君陌冷峻的脸流露出太多的不耐,他对冷家充满恨意,若不是一些原因,他不会和他们与任何的牵扯。

    “咳咳。”冷锋咳嗽起来,声音听起来很不舒服,“我知道你一直不满冷家对处理你母亲这件事的态度,可是你也知道,她的身份没办法公开。”

    霍君陌幽冷的看向冷锋,冷笑,“你以为我母亲需要吗?”

    冷锋一沉。

    以霍君陌今时今日的身份,不管他母亲是不是私生女,别人都不在乎。

    冷锋这么说,不过是想压一压霍君陌而已。

    “我和冷泽还有玉腾商量过了,你如果想回冷家并不是难事,不过有一个条件。”冷锋咳了咳,“那就是HR集团不能和冷氏集团争夺生意上的项目,一切以冷氏为主。”

    可笑!

    霍君陌冰沉的黑眸如尖锐的刺一般看着他们,“人老了脸皮也厚了,这种话你也说得出口?明明是冷家气数已尽,却还总是想强压别人,看来你们是输得不够惨烈。”

    冷锋的脸色很难看,铁青的脸色像是涂了一层厚厚的深绿色的油漆。

    “君陌,你怎么和爷爷说话的?”冷玉腾拧眉。

    “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我,冷家生意失败,也要对亏了你的老丈人。”霍君陌嘲讽道,“和官家争,结果害人害己。”

    冷玉腾的脸色也变得很难看。

    霍君陌说的也是实话。

    白锡华确实很过分。

    因为他的一个失误,连累了冷家。

    “你在说什么?”应敏从二楼上下来,听到霍君陌讽刺自己的儿子,她就像炸了毛的鸭子一样。

    霍君陌冷若寒霜的看着她,“我说什么你不是已经听到了?”

    “你。”应敏脸色难看。

    霍君陌起身,“有求于人就要有有求于人的态度,冷家是生是灭全看你们自己的。”

    染七七跟着他站起来。

    见二人要走,冷锋又咳起来,“你们等一下。”

    霍君陌细眯着眼睛看着冷锋。

    冷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你等一下,”他又看向应敏和冷泽,“你们跟我来。”

    应敏很紧张,掌心都是冷汗。

    她看了一眼冷泽。

    冷泽绷着一张脸,却没有看她,跟着冷锋去了二楼的书房。

    染七七抬头看去,发现白月宜和冷玉仪都在二楼往下看。

    她们看到染七七,脸色都是一白。

    染七七眯起眼睛,就这么害怕吗?

    还是做贼心虚了?

    冷玉腾冷冷道,“七七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染七七缓缓转头看向他,“几天前。”

    “你一个人回来的?”冷玉腾幽翳的看着她,他记得,她好像是跟康子陵走的。

    “对,我一个人。”染七七冷淡的回答,“冷先生还想问什么?”

    “你何必剑拔弩张都是一家人,我不过是关心而已。”冷玉腾似笑非笑的说,一双阴邪的眸子上下打量着,她变化挺大的。

    头发剪短了,五官更加的精致柔媚,浑身都散发着一种温婉又坚硬的感觉。

    这时,从二楼的书房传来应敏尖锐的吼声,“我不同意!”

    所有人都抬起头。

    染七七却看向霍君陌,从他的脸上找不到任何的表情。

    这时,书房里应敏开始歇斯底里起来,“我为什么要退让,我才是冷家的长媳。”

    “小敏,没人说你不是,只是我想让君陌认祖归宗而已。”冷锋咳嗽起来,“你要知道,冷家这次遇上了很大的麻烦。资金周全不灵倒是其次,关键是这次上面查的很严,没有君陌,我们很难渡过这一关。”

    “我可以去找圣耀。”应敏死咬着唇瓣,“我不会让他进冷家的门。”

    “我已经去找过了。”冷泽缓缓开口,“他也无能为力。”

    “不可能。”应敏瞪着他,“以应家和上面的关系,圣耀不会不帮忙的。”

    “如果连圣耀都说不上话呢?”冷泽幽冷的说,“白家这次做的太过火了,这件事都上了新闻,所有人都在明哲保身,你以为应家就一点牵连都没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