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220别以为生了一个这么可爱的女儿,我就能原谅你
    他们这些人,打断骨肉连着筋,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可是到了关键时刻,弃车保车也不是不可能。

    反正只要有人抗雷就行。

    应敏黑眸猩红,“他能有什么能耐。”

    “至少可以让他试试。”冷锋嗓音沙哑,“我最近身体每况愈下,万一我真的不行了,你们也不见得能过得好。”

    这些年来,冷家都是靠着他在撑着。

    生意上的事情,他是不用担心。

    可是这关系上的维持,就靠他了。

    万一他哪天不在了,冷家也不见得会好过。

    现在,他必须给冷家找一个靠山。

    霍君陌就是最佳人选。

    应敏不肯松口。

    冷泽叹道:“爸爸,你别逼她了。反正冷家走到这一步,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在想,如果情况不妙,就把玉腾和玉仪送出国去。”

    总比留在这里,被人坑要强。

    冷锋清了清嗓子,“这是退路,不到万不得已不用这么做,倒是白家那边,你要打招呼,让他们收敛一些。”

    “是。”冷泽点头。

    一听到自己的儿女都要离开,应敏的心很难受。

    “都说廋死的骆驼比马大,爸爸,冷家就算不行了,可是基业还在。”应敏抿抿唇,“我想玉腾能守住。”

    “白月宜是他的妻子,白家一出事他也必然会受到牵连,你让他拿什么守冷家的基业?”冷锋嗓音变得很严肃,“小敏,我也实话告诉,冷家应家的那些关系,都和凌家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君陌是凌家继承人,那些人只认他,不认其他人。”

    言外之意,把冷玉腾放到那个位置,别人也不会信服的。

    应敏脸色一白。

    “我……”应敏咬咬牙,为了儿女的前程她不得不低头,“好吧。”

    冷锋点点头,“你能善解人意最好,现在是多事之秋,冷家要低调。”

    “是。”冷泽和应敏异口同声的答应。

    “冷泽你去告诉君陌,我同意让她母亲的灵位进冷家的祠堂,他和他母亲的名字也写进族谱,还有你也要告诉外面的人,把他的身份公开,作为冷家的二少爷。”冷锋阴沉沉的说:“这件事要办的大方得体,不能要纰漏。”

    “我知道了,爸爸。”冷泽颔首。

    应敏心里像是被小虫子啃食着,脸上的表情越发的隐忍。

    冷泽出去转告霍君陌。

    冷锋却叫住了应敏,“小敏。”

    “爸爸,还有事?”应敏声音低哑。

    “告诉圣耀也要尽快做准备,这一次君陌是来势汹汹。”冷锋浑浊苍老的眸子变得十分锐利,“你当年做的事情,他一清二楚,你还做过什么你自己最清楚,你好自为之吧。”

    “爸爸,你在说什么?”应敏的脸色很苍白。

    “你帮欧阳楚买通了当初给染七七做手术的医生,是不是?”冷锋冷冷道,“他如果知道你们动了手脚,你觉得他会饶过你们吗?”

    “我什么都没有做。”应敏一口咬定,可是眼神却有一丝丝的慌乱。

    冷锋摆摆手,“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我累了,出去吧。”

    “是。”应敏退了出去。

    她来到楼下,霍君陌和染七七已经走了。

    冷玉仪挽着应敏的手臂,“妈,爷爷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应敏看向白月宜,眼神冷锐,“月宜,你过来。”

    “是,婆婆。”白月宜蹑手蹑脚的跟着她来到一旁。

    “你知道不知道你爸爸连累了冷家?!”应敏怒斥道,“你爸爸做错了事,却要冷家付出代价,你们是存心想要害死我们吗?!”

    “婆婆,我什么都不知道。”白月宜很紧张,一张脸满是无辜的神色。

    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一切都是听白锡华的安排。

    这件事,她不知情。

    “你回去告诉你爸爸,如果他在这样坑我们,我看着联姻也就算了。”应敏沉声道。

    “是。”白月宜的声音都在颤抖。

    自从嫁到冷家,她才知道霍君陌和冷家的关系。

    应敏这么生气,完全是意料之中的。

    可是却因为白家的关系,不得不承认霍君陌这个私生子的身份,这件事放在谁的身上,都会生气。

    看着白月宜畏手畏脚的样子,应敏越发觉得自己看走了眼,当初就不该给冷玉腾找这样的一个女人。

    ——

    去接念念的路上。

    染七七幽幽的问,“冷锋怎么突然改口了?”

    “白锡华在一个项目上犯了很大的错,出了人命上了新闻,这件事没有压住,只能找个替罪羊。”霍君陌冷冷道:“冷家和严煌那边都不会管他,可是他把一半责任推给了冷家,冷家已经没有在上面做事的人,这件事他们自己也吃不消,自然是来找我了。”

    染七七抿抿唇,她倒是不知道霍君陌的背景竟然这么深。

    “你会答应吗?”染七七又问。

    “能让我妈的灵魂能有一个安息之所,也不错。”霍君陌淡漠道,“反正,生气的又不是我。”

    染七七想了想,最气愤的应该是应敏。

    可凌夕也是她间接害死的,也算是报应了。

    他们来到严家。

    停车刚刚停稳,念念就从屋子里跑出来,“爹地妈咪。”

    霍君陌下车,抱起自己的乖女儿。

    染七七绕过来,看到白纤纤,有些尴尬,“纤纤,好久不见。”

    “哼。”白纤纤冷哼,“你谁,我不认识你。”

    染七七走过去,“我认识你就够了。”

    “你走开,我从来就不认识你这个忘恩负义,走了一声都不吭一下的女人。”白纤纤双手叉腰,“别以为生了一个这么可爱的女儿,我就能原谅你。”

    染七七忍不住轻笑,“可爱吧?”

    白纤纤点头,“特别可爱,还聪明,跟你一模一样。”

    染七七笑了笑,“谢谢帮我照顾她。”

    “你少哄我。”白纤纤怒目,“我是不会原谅你的。”

    “好纤纤真的对不起,我也是有难言之隐的。”染七七拉了拉她的衣袖,“别生气了,我这次回来,你想怎么惩罚我都可以。”

    “你说的。”白纤纤抓住她的手臂,“那你和我从实招来,你为什么一声不吭的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