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228念念是不是太不矜持了?
    染七七正在家里睡着。

    说真的,在国外五年,她总是担心着各种事,很少能有睡懒觉的时候。

    除了生病的时候,不得已,她是不会赖床的。

    可是回国之后,女儿有了可靠的人照顾着,她倒是安心了不少。

    五年来积累的劳累一下子就冲出来,令她很累。

    在她睡得最香的时候,门铃却响了。

    门铃响了两遍,她才从床上坐起来。

    这是,她的手机也跟着震动。

    双重折磨下,她一边去拿手机,一边小心翼翼的从床上下来。

    “染七七,开门。”宫颜生气道。

    染七七挂断了电话,去开门。

    宫颜走进来,看着这小得可怜的公寓,“你这么委屈自己给谁看?”

    “家太大,收拾不过来。”染七七蹦着回到沙发前坐下来。

    宫颜放下行李,冷哼,“你这脚怎么了?”

    “扭了。”染七七伸出自己的脚踝,“还挺严重的。”

    “把你的猪蹄子拿开。”宫颜嫌弃道,然后从手里的包里拿出一叠东西扔给她,“这是欧阳楚用秘密电话联系过的人,我帮你筛选了一下,没看到有什么特别的。”

    染七七看了看,“确实没什么特别的。”

    “浪费了我好多时间去查。”宫颜不爽,“这笔钱另算。”

    “我说宫大小姐,你又不缺钱,干嘛这么拼命?”染七七清冷冷道:“你和西蒙那个可笑的赌约,你还真的在意了?”

    “别给我提他。”宫颜很生气,“我真是倒了血霉了,遇上你,又遇上了梁雪素,现在又碰到了他。”

    他们处处和她过不去。

    “作为情报贩子,宫小姐这一切你都是自找的。”染七七笑了笑,“我已经让霍君陌去找雪素了。”

    “她消失的干干净净,凯撒都没有办法,他能有什么办法。”宫颜冷幽幽的说。

    “凯撒也有手伸不到的地方。”染七七用手压了压眉心,“凯撒都来了,西蒙差不多也在这里了吧?”

    “谁知道。”宫颜轻哼,“反正不如那个富婆有钱,他不会围着我转。”

    “你还真以为他喜欢那个富婆?”染七七忍不住笑道:“他是故意气你的。”

    宫颜抿抿唇,酸酸的说,“我看他挺真心的。”

    “那你是还不了解他。”染七七笑着说。

    宫颜双手抱臂,左顾右盼的转移话题,“念念呢?”

    “被霍君陌抱走了。”染七七幽幽的说:“她现在很黏霍君陌。”

    “那是当然了,那是她的亲生父亲。”宫颜白了她一眼,“你不和霍君陌说实话,是打算让他一直误会着?”

    “和他说了又怎么样,他只会用这层关系强制我不能自由。”染七七双眸沉静,却透着一股说不出的荒凉。

    “他把你伤的够深。”宫颜意味深长的说。

    染七七扯了扯嘴角,笑容虚无,不太真实。

    “我去我哥家里住,你有事打电话给我。”宫颜道。

    “嗯,我不送你了。”染七七摆摆手。

    宫颜拎着行李离开了。

    染七七看了看时间,他们差不多也该回来了。

    她忽然想起了,西蒙如果来了,那战辰也应该来了。

    ——

    几天之后,染七七的脚好了很多。

    走路什么的已经不疼了。

    这天,厉慕沉也要出院。

    念念嚷着要去接他。

    染七七皱了皱眉,“去接他倒是可以,可是让他住哪里?”

    他们家已经很小了。

    上次还没宫颜狠狠的嘲笑过。

    “妈咪,我们去住爹地的家不就好了。”念念睁着一双黑葡萄的大眼睛,很聪明的说。

    染七七幽幽的看了一眼正在开车的男人。

    男人眉间清冷,总是不愠不怒的。

    仿佛没听到她们的话。

    染七七很苦涩,该怎么和女儿解释呢?

    “别墅房间很多,主卧留给你们,我去睡你从前的房间。”男人似乎很贴心,帮她想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她不答应,也不过是不想和他同床共眠罢了。

    “可是……”染七七还在犹豫了。

    念念却央求着,“妈咪,家里太小了,我想养个小动物都不行。”

    听说别墅很大,有很大的草坪。

    “凯撒那里你不用担心,我对他进行了封锁,他现在想要行动困难重重。”霍君陌淡淡的说。

    染七七这才发觉,凯撒那个疯子确实好几天没来朝着她了。

    “好吧。”染七七勉强答应。

    念念已经在欢呼了,她是真的开心。

    染七七看着窗外凉薄的一叹,这算怎么回事?

    大概二十分钟之后,他们到了医院。

    厉慕沉自己收拾了行李,准备走,稳重的黑眸却又有些迷茫。

    看到霍君陌他们来,他神情一凛。

    “小哥哥,今后你住我们家。”念念这个颜控已经把什么都说了。

    染七七轻咳,提醒女儿要矜持。

    “霍先生,霍夫人,谢谢你们的收留。”厉慕沉很感激的说。

    “我……”染七七想要纠正他,谁知道身边的男人冷冷道:“东西收拾完了,就跟我们走。”

    那三个字,倒是很讨他欢心。

    染七七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个男人阴晴不定的脾气,她应该习惯了的。

    念念去牵厉慕沉的手。

    少年的手修长又纤细,而且冰冰凉凉的。

    念念的小手很热乎,她笑了笑,“小哥哥,我们走。”

    她拉着厉慕沉就走。

    厉慕沉都没来得及拿行李。

    其实他也没什么东西。

    染七七看着女儿那么急切,她咬着唇瓣,“霍君陌,念念是不是太不矜持了?”

    “和你小时候一样。”霍君陌低头,浅笑,他想起了她很小的时候。

    染七七干净无瑕的脸蛋皱起来,“我小时候可是一个淑女。”

    “你见过哪个淑女不是爬树就是上屋顶的。”男人凉凉的讥诮着,“还没有男女之别,大晚上到我房间去。”

    “我都不记得小时候了。”染七七搬出杀手锏。

    霍君陌深不可测的看着她,眸底逐渐被一层复杂覆盖。

    “你拿行李,我们走吧。”染七七幽幽的说,“还要搬家,下午有的忙了。”

    霍君陌拎起床上的行李,走到她的身边。

    染七七道:“对了,你查过他的身世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