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230我用来扎小人不可以吗?
    霍君陌带着染七七从公寓里出来。

    到了楼下,他把染七七的行李搬上车。

    行李箱重重的砸着后备箱,可见他是真的很生气。

    染七七幽幽的看着他,“你拿行李箱撒什么气?”

    “怎么,我连摔个行李箱的资格都没有?”霍君陌很不爽。

    以前就一个康子陵,现在接二连三的跑出来。

    别的不说,每一个都很养眼。

    她眼光不错。

    “你气什么?”染七七轻哼,“当初顾雪琳,宫颜,纪莲,欧阳楚一个个冒出来的时候,我说了什么吗?”

    霍君陌脸上生气的表情慢慢的淡下去。

    他现在气得发疯,当初她也是这样吗?

    “你如果觉得不方便,我和念念搬出去就是了。”染七七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们不是无家可归,你不用勉强。”

    “你当霍家是酒店吗,说搬走就搬走?”霍君陌知道自己没资格冲她发脾气。

    她身边有那么多选择,自己如果不对她好一点,是挽不回她的心的。

    “上车。”男人用手压了压沉痛的眉心,“我们回家。”

    染七七低低的叹了一口气,转身上车。

    霍君陌上车之后,系上安全带,一双冷眸带着无形的压迫,目视前方。

    “你把凯撒怎么样了?”染七七想起来问。

    西蒙和战辰都过来了,这说明凯撒要行动了。

    “酒店。”霍君陌冷冷道:“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他。”

    “我没有什么不放心的。”染七七咬了咬唇瓣,“你找到雪素了吗?”

    霍君陌摇头。

    染七七看着窗外,幽幽的呢喃:“她到底去哪里了?”

    就算她恨凯撒,也不应该一走了之。

    真是令人担心。

    看她那么紧张,雪素对她来说应该很重要。

    “你找她到底有什么事?”霍君陌蹙眉,看她的样子似乎很急。

    染七七抿抿唇,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没什么事。”

    霍君陌眯起墨眸,她似乎隐瞒了很多事情。

    三十分钟后,他们又回到了霍家。

    念念拉着厉慕沉在院子里玩儿。

    厉慕沉一看就是一个沉稳又很有耐心的人,念念怎么闹他,他一点脾气都没有。

    很细心很周到的护着念念,怕她坑到碰到的。

    霍君陌帮染七七把行李搬上去,可能是因为刚才力气太大了,行李箱的锁扣竟然脱落了。

    染七七的东西掉了一地。

    她听到声音立刻转身。

    霍君陌弯下腰去捡地上的东西,他拾起一本书,一张照片从里面掉出来。

    照片上是他沉睡的侧颜,不知道是她什么时候偷拍的。

    “还给我!”染七七一把夺过去。

    霍君陌沉了沉,“照片里的人是我。”

    “是啊,那天看书没有书签就随便拿了一张照片。”染七七扯谎,她心虚的都不敢看他了。

    呵!

    “你没事洗一张我的照片做什么?”霍君陌心情变得很好,她藏了一张照片,还冲洗夹在书里,这说明她对他也不是真的没有感情了。

    “我用来扎小人不可以吗?”染七七愤愤的问,一双美眸不悦的看着他。

    “这么恨我?”男人修长的手指钳住她的下巴,清冽的呼吸肆意的吹在她的脸上,“现在我就在你的面前,你想怎么扎小人都可以,我给你蹂躏就是了。”

    “变态!”染七七受不住他,他真的是很……很可恶!

    她抱着书上楼,一个人冲回房间。

    霍君陌慢吞吞的把她的东西捡起来,不知为何,他的薄唇始终噙着一丝很温柔很宠溺的笑。

    甚至中午,他亲自下厨。

    吴阿姨表示,这一幕真是五年来最令她震惊的一幕。

    饭煮好了,霍君陌让厉慕沉先照顾念念吃饭,他上楼去叫染七七下来。

    推开房门,偌大的床上蜷缩着一个小巧的人儿。

    她抱着书,睡得很香。

    霍君陌蹲在床边,看着女人略显疲惫却安详的睡颜,心中一片柔软。

    也许,这是上天给他的一个机会。

    他怎么能不珍惜。

    ——

    染七七是半夜醒来的,她坐起来,瑟缩了一下。

    天气不知不觉步入深秋了。

    她的老毛病怕是又要犯了。

    门打开,一束走廊上幽暗的灯光照进来,拉长了男人本就修长的身姿。

    “醒了,饿不饿,厨房里一直给你热着饭?”霍君陌嗓音越发的低沉性感。

    她摇头,去裹被子,“我不饿,你把门关上,把空调开一下可以吗?”

    “你病了?”霍君陌把门关上,打开台灯,然后把空调打开,送出热风。

    染七七摇摇头,一语不发。

    他走过去,摸了摸她揪着被子的手,触手生凉。

    “你到底怎么了?”霍君陌表情严肃十足,眸底是化不开的担忧。

    “体虚。”染七七缩了缩脖子,“你一定没失忆,我当初小产的时候恢复的不是很好,后来到了意大利我又受了点寒,所以一到冷天就这样。”

    她习惯了。

    霍君陌把她从被子里扯出来,她媚眸瞪圆,“我冷,你……”

    “我帮你暖,我身体比什么都暖和。”他把她压倒在被褥中,脱掉身上的衬衣,温热的胸膛贴着她,真的很暖和。

    染七七想了想,没有挣扎。

    霍君陌去脱她的衣服,她反抗,“别。”

    “乖,这样你暖和的不够快。”霍君陌掰开她的手,将她的两只手都举到她的头顶,然后另外一只手解开她的衬衣。

    她里面穿了一件暗紫色的内衣,映衬着她白皙的肌肤,神秘又性感。

    霍君陌闭了闭眼睛,令自己冷静。

    现在还不是时候。

    脱掉了两人的衣服,他把她抱进怀里。

    贴着她的身体,才知道她身体是有多凉。

    染七七不敢乱动,尤其是他那个部位已经苏醒。

    她就不敢造次了。

    霍君陌宽厚温热的大手抚上她的小腹,她小腹也是凉凉的。

    “你生产之后,他都没有给你调理一下?”霍君陌将下巴抵在她的肩窝里。

    都说女人坐月子的时候好好调理,会解决很多生理上的病痛。

    “国外不太流行坐月子。”染七七心虚的回答。

    “你的体质是中国女人的体质,和国外的人不能比。”霍君陌沉了沉,“从明天开始,我帮你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