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231整出来的和纯天然的还是有区别的
    染七七在暖烘烘的怀里睡了过去。

    她蜷缩着。很乖巧。

    霍君陌眉目扬起一阵心疼。

    在她的眉心轻轻的一吻。他浅薄的唇勾起。“七七。我会保护你。”

    他把染七七裹在被子里。调高了空调的温度。然后从被窝里出来。一颗一颗认真的再扣衬衣上的扣子。

    穿好衣服。他从卧室里出来。手里拿着手机。正在打电话。

    “看来霍总的性生活不和谐。”凯撒嘲弄着。“我可和你不一样。”

    “你别忘了你是有妇之夫。”霍君陌冷冷道。

    “多谢霍总的提醒。可是你不把老婆还给我。我也没有办法。”凯撒举着酒杯。“你这么晚打给我。一定不是为了教训我。”

    “你要怎么样才和七七离婚?”霍君陌眉心泛着很沉的冷意。

    “离婚?”凯撒轻笑。“我没想过。我不会和她离婚的。大不了各玩儿各的。”

    “看来只有杀了你才行了。”霍君陌语气一沉。他冷冷道:“你想怎么个死法?”

    “我知道这是你的地盘。可是霍君陌。本大爷不怕你。”凯撒清冷冷的说:“不过我不想和你起冲突。我要怎么样才离婚。你去问你女人。她比我清楚。”

    说完。他挂断了电话。

    霍君陌眉心一拧。他是什么意思?

    难道染七七知道他想得到什么?

    霍君陌回到房间里。染七七被热醒了。

    她迷迷糊糊的喊了一声。“君陌哥哥。”

    “七七。”霍君陌走过去。把她从被子里捞起来。然后抱着她。

    染七七眨了眨眼睛。忽然想起来。这里是霍家。

    她刚才好像睡迷糊了。说了不该说的话。

    “我刚才给凯撒了电话。”男人冷冷道。“他说要怎么才离婚。答案在你身上。”

    染七七有点心虚。“我不知道。”

    “真的吗?”霍君陌审视着她。

    “你先帮我找到雪素。”染七七强势起来。“不然其他的免谈。”

    “这么说这个雪素是关键?”霍君陌去捏她的脸颊。手感极好。

    染七七拍掉他的手。“我和凯撒的婚姻不是主要原因。”

    “我知道。”霍君陌笑了笑。

    “我饿了。”染七七幽幽的说。

    “我去给你弄饭。”霍君陌淡淡一笑。起身去给她弄吃的。

    染七七趴在被子里。怎么回事啊。凯撒那个混蛋到底和他都说了什么?!

    他明显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

    心里莫名的不爽!

    ——

    叮咚。

    天还早。门铃却响了。

    吴阿姨出去买菜了。楼上的其他人都睡着。

    厉慕沉很早就醒了。他去开门。看到门口站着一个年纪不大的女人。皱起眉来:“你找谁?”

    欧阳楚手里拎着刚刚做饭的早饭。来到霍家给她开门的确实一个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的阴柔少年。十分的诧异。

    “我还没问你。你是谁?”欧阳楚搬出女主人的气势。“你为什么住在这里?”

    厉慕沉沉默的看着欧阳楚。少年的狂傲和戾气在他的眸中混为一体。他的嗓音极为变得凉薄:“我是谁。不用和你交代。”

    “你!”欧阳楚瞪着他。

    “谁让你来的?”霍君陌低沉冰冷的嗓音从二楼传来。

    “霍先生。”厉慕沉毕恭毕敬。

    “你先回房间去。”霍君陌步下楼梯。来到欧阳楚的面前。

    厉慕沉上楼。却站在二楼转弯的地方。听着下面的对话。

    “我说过不许再出现在这里。”霍君陌幽冷的看着她。“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吗?”

    “当然不是。”欧阳楚摇摇头。“霍哥哥。我是来照顾你的。虽然家里有吴阿姨在。可到底不如我细心。”

    “欧阳楚。我上次问过你。你五年前有没有背着我做过什么?”霍君陌冷冷的问道。

    “没有。”欧阳楚摇头否认。“我什么都没有做过。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我问你。五年前在我和七七离婚之后。你又做了什么?”霍君陌漆黑的眸子直白。冷锐的看着她。

    欧阳楚抿抿唇。“我没有做什么。我当时脸被她划伤了。在医院里。所以她出了什么事都和我没有关系。”

    “是吗?”霍君陌眼神变得凌厉深刻。“欧阳楚。七七是我最爱的女人。这是永远不会变得。你不会取代她。也没有资格取代她。”

    欧阳楚脸色发白。

    “五年前。你如果乖乖的待在澳洲。也许我还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霍君陌眼神沉静而冷厉。“我答应过你哥哥照顾。但没有答应他纵容你。”

    欧阳楚的两条腿发软。“霍哥哥。你在说什么。我不明白。”

    “滚出去。”霍君陌冰冷的嗓音毫不留情。

    “你怎么了?”欧阳楚开始哭了。

    染七七从房间里出来。听到声音走过去。

    看到厉慕沉在偷听。她清了清嗓子。

    厉慕沉很尴尬。“夫人。”

    “你去看看念念。”染七七对他说。然后下楼。

    欧阳楚听到她的声音整个人都愣住了。她竟然又回到了这里。

    染七七来到楼下细眯着眼睛。欧阳楚脸上的伤疤果然很淡了。而且她动了手术。五官更偏向自己了。

    “染七七。”欧阳楚几乎是咬牙切齿。

    “费了半天的劲整了一张脸。做这么狰狞的表情可真是浪费。”染七七低低的嘲弄:“只可惜。只是东施效颦。不知道这一刀刀的下去。又能维持多久呢?”

    欧阳楚冷笑。“这就不用你担心了。”

    她找的都是最好的医生。

    “我当然不担心。”染七七微微的笑。笑容明艳却又冷彻心骨。“毕竟那不是我的脸。整出来的和纯天然的还是有区别的。”

    “霍哥哥。”欧阳楚可怜巴巴的看着霍君陌。

    “你走吧。自己回去好好想想。”霍君陌对她还是存了一份仁慈的。

    “我……”欧阳楚掉了几滴眼泪。装出很委屈的样子。“你怎么任由她这么奚落我?”

    染七七面无表情。“欧阳楚。漂亮的女人怎么哭都是好看的。你这么哭。有点丑。”

    她最是知道欧阳楚在意什么了。

    欧阳楚露出很凶的表情。但是一想到不能在霍君陌的面前耍狠。又只能把气咽回去。

    染七七看她这幅憋屈的样子。淡漠的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