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239他怕是要不行了
    “七七。”霍君陌沉了沉,“我的腿至少要三个月才能恢复,这段期间你来帮我打理公司。”

    “我?”染七七有些惊讶:“我办不到,霍氏也就算了,HR集团的规模太大了。”

    她有多少能力,心里很清楚。

    “别担心,我会在后面帮助你,裴东也会帮你。”霍君陌低沉的嗓音很温柔,“再说,HR集团本就有你的一部分。”

    “我?”染七七更意外,“我又没做过什么。”

    “HR是取了你我姓氏的首字母,你都没有发现吗?”霍君陌似笑非笑的问。

    染七七一顿,“没有。”

    她从来没有去想过HR集团名字的由来。

    原来是这样。

    “公司在初建立的时候,我给你留了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我手里有百分之五十五,剩下的都在一些小股东的手里,不过这些人都很好应付,不会为难你。”霍君陌给她解释着,“你帮我去应酬一下合作商就可以。”

    “我可以吗?”染七七蹙眉,她对自己没有太多的信心。

    当初接管霍氏集团,她都是硬着头皮去做的。

    “我对你有信心。”霍君陌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别担心。”

    “好,我试试。”然而染七七的心里压力很大,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胜任。

    下午,冷泽来探望霍君陌。

    看着他受伤这么严重,冷泽冷肃的脸上还是泄露出一丝丝的担心。

    “家里人都很担心你。”冷泽幽幽的说。

    霍君陌面无表情,眼神带着讥诮,“是吗?”

    别人不清楚,应敏应该很高兴吧。

    冷泽知道霍君陌在想什么,他深沉道:“我问过医生,你的情况不算严重,这样我就放心了。”

    霍君陌一语不发。

    “还有,你爷爷他身体每况愈下,今天一早也住进医院了。”冷泽缓缓道:“他怕是要不行了。”

    霍君陌转头看向冷泽,“和我说这些做什么?”

    难道还指望他同情心泛滥吗?

    不过他知道,冷家少了冷锋,境遇会大不如从前。

    “你爷爷说了,他想趁着自己还没有走,想让你认祖归宗。”冷泽再次提起此事,“你也想给你母亲一个名分不是吗?”

    “我觉得我母亲作为霍崇旭的亡妻没什么不好。”霍君陌没什么感情的说:“你可以告诉他,我答应过过他的绝对不会食言,可应敏做过什么,总要给我一个交代。”

    冷泽顿了顿,“难道你想让她把凌夕还给你吗?”

    可是她已经死了。

    “不止我母亲。”霍君陌神情极为不悦,“她对七七,对我,难道就不做数了?”

    冷泽抿抿唇,“那些事也怪我。”

    “责任确实在你。”霍君陌神色幽暗,“冷锋如果真的死了,我不对你们赶尽杀绝已经是仁至义尽了,你走吧。”

    “君陌。”冷泽不知道该说什么。

    霍君陌打定主意不会回心转意,怕是他怎么劝说都没有办法。

    他缓缓起身,“那好吧,你好好休养。”

    说完,他转身出去了。

    等他走后,染七七幽幽的说:“冷家三番四次让你认祖归宗,是不是和欧阳珏有什么关系?”

    暗中对冷家赶尽杀绝的是他吧?

    “我现在还猜不透欧阳珏在想什么,不过只要能把他逼出来,就没什么可担心的。”霍君陌很有把握,能够查到真相。

    染七七点点头,“我等下要去公司,我让吴阿姨来照顾你。”

    “不必了。”霍君陌神情清然,“一条腿而已,我能照顾自己。”

    “你就不要逞强了。”染七七蹙着眉,“不然我去公司也不能安心。”

    霍君陌深刻俊美的脸露出淡淡的微笑,“你放心,我不会有事。”

    “嗯,你在医院等我,我去去就来。”说着,染七七拿上东西,从病房里出来。

    她离开后没多久,严煌就来了。

    “你这么着急叫我有什么事?”严煌表情严肃。

    “我找你当然是交代后事。”霍君陌神情冷峻的回答。

    “你说什么?!”严煌十分震惊的看着霍君陌,他不会是出车祸撞坏了脑子了吧?!

    ——

    染七七去公司办完事情,想了想,不放心,就看霍崇旭。

    霍崇旭还不知道染悦心还活着,只是看着染七七憔悴的神情,有些担心,“君陌的身体,还好吧?”

    染七七点点头,“没什么大碍,爸爸你这几天怎么样?”

    “我很好,这几天有家庭医生过来帮我做复健,拄着拐杖倒是能走些路了。”霍崇旭笑得很开心。

    “那就好。”染七七淡淡的说。

    “你这孩子怎么心事重重的。”霍崇旭看出来,“是不是还发生了什么事?念念还好吗?”

    “都很好。”染七七扯出一抹微笑,“爸爸,你要是觉得闷得慌,不如出国吧。”

    去国外,还能避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我哪里都不去。”霍崇旭叹道:“你母亲是在这个地方去世的,我想这样陪着她。”

    染七七抿抿唇:“爸爸,妈妈以前结过婚你知道吗?”

    霍崇旭一怔,慈祥的眉眼染上几分深沉,“知道,不过那个男人对她不是很好,她就和他离婚了。”

    原来霍崇旭是知道的。

    “他对妈妈怎么不好了?”染七七试探道。

    “你妈妈没有和我具体说过,我只是知道他工作很危险,经常惹到一些人,那些人三番五次去家里闹,你妈妈守不住就离婚了。”霍崇旭道。

    “那个人叫什么?”染七七又问。

    “欧阳俊峰。”霍崇旭回答,他纳闷道:“你怎么一直到在问我这件事,难道他们来找你麻烦了?”

    “没有。”染七七立刻否认,“就是听说了一些事情,好奇就问问。”

    “你母亲过去的事情,你也不必太放在心上。”霍崇旭宽慰着她,“人都死了,他们提这些也不过是给你添堵。”

    “嗯,我明白。”染七七想了想,“爸爸,过些日子是凌夕的忌日了吧?”

    “是啊,你竟然还记得。”霍崇旭幽幽的说,“想想,其实我也很对不起她,她才是最命苦的。”

    “那天我们一起去祭拜一下,君陌躺在医院里去不了。”染七七道。

    霍崇旭点点头。

    这时,门铃响了,家里的佣人去开门。

    一个陌生的男人走进来,他约莫六十多岁,梳着平头,穿着深灰色的西装,十分的气派有度。

    霍崇旭看到他,脸色一白,神情十分的不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