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243老爷子是被你气死的
    谁都没有想到冷锋竟然就这样死了。

    带着不甘与不放心的走了。

    冷玉仪傻眼。

    染七七沉然,“老爷子是被你气死的。”

    “你胡说!”冷玉仪瞪着染七七,“分明是被你们气死的。”

    “是谁大吼大叫的?”染七七眯起眼睛。

    冷玉仪也知道,冷锋情绪激动确实是因为自己。她理亏在先。

    “你们都别吵了!”冷泽搬出当家人的威严吼道。

    其实,他也有些怨气。

    冷锋没把家交给自己,他确实不忿。

    只是一想,自己能力也确实有限,心底就又放下了。

    他也明白老爷子的意思,家如果到了自己的手里,霍君陌和冷玉腾难免会争斗。

    倒不如断了根源。

    冷泽叫来外面的人,把冷锋的后事安排下去。

    冷玉腾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霍君陌:“爷爷虽然把家交给了你,可不代表我会服你。”

    “我们本来就势不两立,你以为一分家产就能收买我?”霍君陌觉得这些人很可笑。

    冷家的家产他根本瞧不上。

    其实冷锋的意思很简单,就是收买和束缚。

    只要他成为冷家的继承人,就没办法对应敏他们赶尽杀绝。

    要说老谋深算,真的不得不佩服。

    不过霍君陌也从来没想过要自己动手杀他们,一点点的看着他们被生活折磨死,岂不是更好。

    “老爷子的遗体会送回到家里,葬礼也在家里举行,你身体方便就过来送一程。”冷泽对霍君陌道。

    霍君陌面无表情,“入葬那天我会去的。”

    言外之意,其他时间,他不会去。

    “走吧。”霍君陌对染七七说。

    染七七点点头,推着他从病房里出来。

    “我看应敏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染七七低声道:“应家还在,遗嘱也没有公布,她还有翻身机会。”

    “就让她折腾吧,其实我们什么都不用做,就看着她自己作死就行。”霍君陌冷冷的说。

    他知道,应敏刚才没有服软,也是因为她背后还有一个应家。

    “老爷子的葬礼用我帮你看看吗?”染七七问。

    霍君陌摇头,“不用,你去了就是众矢之的。”

    “我明白了。”染七七把他推回到病房中。

    ——

    冷家。

    冷锋去世,很多人都来冷家吊唁。

    众人也对冷家下一任继承人充满了好奇。

    听说冷锋把家传给了一个私生子,这可真是闻所未闻。

    都知道应敏功利心很重,对冷家继承看得比天还重,现在权位旁落,不知道她是不是快要被气死了。

    应圣耀来到冷家,等他平调完老爷子,应敏把他拉到一旁。

    “姑姑。”应圣耀表情严肃,“爷爷说了,让你什么都不要做。”

    “爸爸也不肯帮我?”应敏咬着牙,“就因为他是那个贱女人的儿子?”

    “爷爷说那是你的妹妹。”应圣耀淡淡的说:“冷家今时不同往天,你还是低调一点比较好。”

    “哼,什么狗屁妹妹,她抢了我的男人,生的儿子还来抢我儿子的东西,真是不要脸。”应敏愤怒道。

    应圣耀看了一眼应敏,“姑姑,这件事是你自己自作孽,作茧自缚。”

    应敏脸色阴沉的盯着应圣耀。

    “你想害凌夕姑姑,没想到却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应圣耀叹了一口气,“不是你,她也许不会自杀,她不自杀霍君陌又怎么会恨你?”

    “你们不管也就算了,竟然还来指责我。”应敏红着眼睛,仿佛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

    应圣耀叹道:“姑姑,我们都是身不由己。凌夕死了,姑父已经是你一个人的,你当初不应该还派人去杀霍君陌,现在好了他回来了,动手打压我们,你满意了?”

    “以应家和冷家,难道还怕了他?”应敏不爽,“你们的胆子也太小了。”

    “姑姑,你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应圣耀略无奈的看着她,“HR集团有大部分的生意都是和上面挂钩的,这些年应家和冷家的生意又被他打压,和上面的利益往来又少了很多,怎么会有人帮我们?”

    应敏一沉,“我不相信。”

    “他是做实业产业的,根基稳固,姑姑你若是想要玉腾和玉仪都平安无事就别惹他。”应圣耀劝说着,“应家也不是从前的应家了。”

    “你们怕他?”应敏冷然,“好,你们不帮我,我自己来。”

    应圣耀幽幽的看着应敏,知道她是被愤怒冲昏了头,他无奈的摇摇头:“姑姑,你这是何必。”

    “圣耀。”应敏冷笑,“你知道云梓萌现在在什么地方吗?”

    应圣耀冷峻的眉目满是诧异,“你知道?”

    “你想知道,就必须帮我。”应敏看着他,一脸的得意。

    “难怪爷爷说,你如果是个男人一定不得了。”应圣耀不知是讽刺还是夸赞的说,“你想我帮你,总要拿出诚意。”

    “好。”应敏扯起嘴角:“那我来告诉你,当初你们的事情被你爷爷知道,他是让我去办的这件事。”

    应圣耀神情一凛,自己果然没有猜错。

    没想到去做这件事的竟然是应敏。

    仔细想想,这种事,也确实只有她能去做,而且滴水不漏。

    “你想让我帮你做什么?”应圣耀问道。

    “帮我杀了染七七。”应敏咬着牙对他说。

    应圣耀看着应敏,无奈又憎恶道:“这种事我不会帮你。”

    “难道你不想知道她们母子的下落?”应敏挑眉看着应圣耀,一副抓住他软肋一般。

    “我真是小看姑姑了。”应圣耀冷冷的看着应敏,“你想让我杀了她是不可能的,不过其他的事情我可以帮你。”

    应敏想了一下,“霍君陌最在意的就是她,除了她,你让我拿什么打败他?”

    不除掉霍君陌,他们一家都没有好日子过。

    应圣耀捏了捏鼻梁,“姑姑,你总是想着和他作对,倒不如想想如何和他和平相处。”

    “你觉得现在说这些还可能吗?”应敏冷然,“我逼死他母亲,当年害得他死掉,再加上一个染七七,他恨不得杀了我。”

    “既然你知道为什么还要和他作对?”

    “为了玉腾和玉仪。”应敏双眸凛着痛恨,“只有你做了儿女才会明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