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249你想知道就必须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
    “那是老爷子的卧室!”染七七皱了皱眉。说完就往里面跑到。

    “危险!”宫羽去抓她的手。可是没有抓到。

    他嗤了一声。追上去。

    来到里面。所有人的佣人都惊吓过度。犹如苍蝇一样的乱撞。

    染七七拉住一个人。“老爷子呢?”

    那人捂着嘴巴。一直在咳嗽。指了指楼梯。

    染七七放开她。朝楼梯走去。

    “不能再进去了。说不定还会发生第二次爆炸。”宫羽拦住染七七。

    “不会。他们不可能在第二个地方安置炸弹。而且看这样的情况。是老爷子身边的人出了错。”染七七咬咬牙:“绝对不能让他死。念念的药还要靠他。”

    “药?”宫羽一怔。念念在吃药?

    那孩子才五岁。

    染七七挣脱开宫羽。走上楼梯。

    宫羽追上她。把她拉到身后。“我在前面。你跟着我。”

    “好。注意一下那些佣人。”染七七叮嘱道。

    宫羽点头。让她放心。

    两人迈开步子。一口气跑上三楼。

    一个房间不停的往外冒着烟。

    有两个佣人站在门口。似乎想往里闯。可是里面的烟太大了。根本进不去。

    宫羽走过去。把挡路的他们推开。往里面看了一眼。“我进去。”

    “你当心!”染七七对他说。然后对另外两个人道:“报警了吗。通知凯撒了吗?”

    “已经通知了。”两人异口同声的回答。

    “珍妮和亚戈在哪里?”染七七质问道:“立刻把他们找出来!”

    “是!”那两人立刻下去。

    染七七站在房间门口往里看。可是里面的烟雾太浓了。根本睁不开眼睛。

    “宫羽。你那边怎么样?”染七七冲着里面喊着。

    她看不清楚里面。滚滚黑烟中。她只能看到一个黑影走来走去。

    大概过去了三分钟。宫羽拖着老爷子出来。

    老爷子已经陷入深度昏迷。宫羽灰头土脸的。一直在咳嗽。

    染七七把老爷子放平。去试探他的呼吸。他的呼吸已经很微弱了。

    这时。珍妮和亚戈来了。他们神色慌张。看到老爷子被救出来。急急的扑过来:“爸爸!”

    “外公。”

    “救护车怎么还没来?”染七七向身后的佣人质问。

    “就快了。”佣人被染七七凌厉的眼神震住。呆呆的回答。

    珍妮和亚戈怒气冲冲的:“这到底是谁干的!”

    染七七冷冷的看着他们。

    珍妮感觉不对劲。“你看我做什么。这可是我的父亲。”

    “我说什么了吗?”染七七斥道。

    珍妮狠狠的刮了一眼染七七。扭头继续叫着老爷子。

    很快。救护车就来了。

    他们把老爷子带走了。

    从屋子里出来。染七七和宫羽站在院子里。两人相视一眼。

    宫羽耸耸肩。“刚刚还说这里保护严密。”

    “等一会儿火灭了。我们再去看看。”染七七走到一旁石凳上坐下来。她出了一身汗。现在浑身都湿透了。

    幸好她穿得是蓝色条纹的衬衫。看不出来。

    宫羽道:“你觉得是谁?”

    “这不是很明显吗?”染七七冷幽幽的说:“老爷子可没什么仇人。再说不是内鬼根本不可能在房间里安放炸弹。”

    “就算我们知道这个人是谁。你觉得兰顿家族会怎么做?”宫羽又问。

    “凯撒还没回来。等他做定夺吧。”染七七幽幽的说:“我再让人通知阿尔伯特。他再躲着也没有用了。”

    上面的火熄灭了。染七七和宫羽再次来到老爷子的卧室。

    除了床。屋子里的衣柜和衣柜旁边的一张桌子还有两把椅子都变成了碎片。狼藉一片。

    宫羽转了一圈。低声道:“这个人没在床上安放。可见并不想杀死老爷子。”

    “不想杀他。就是想威胁他。”染七七抿抿唇。“就看警察能不能找到什么证据了。”

    ——

    傍晚。

    染七七和宫羽等警察取证结束之后。才到医院去。

    老爷子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住进了普通病房。

    病房门口。除了珍妮和亚戈。还有凯撒和阿尔伯特。

    阿尔伯特看到染七七。玩味的一笑。“弟妹。”

    染七七看了他一眼。却对凯撒道:“我们去那边谈谈。”

    凯撒点头。跟着她来到旁边。

    “警察已经走了。他们从炸弹的残片上取到了指纹。很快就会有结果。”染七七沉沉的说:“我想你心里也有怀疑的对象。”

    凯撒去看不远处那几个人。“他们会理由。可是别人也不是没有。”

    “你们家的恩怨情仇和我没关系。我这次回来主要目的是帮你摆平外面的事。凯撒我有雪素的下落了。”染七七很深沉的说。“你想快点见到她。就必须尽快解决这里的事情。”

    “她在哪里?”凯撒眸底闪过一丝冷芒。

    “你想知道。就必须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染七七立刻提出条件:“你应该知道我的为人。我不会骗你。”

    “好!”凯撒答应的也很痛快:“只要你的情报没有错。我可以签字。”

    “那就这么定了。”染七七知道他也不是言而无信的人。

    “你在医院照顾老爷子吧。我和宫羽先回去了。”染七七沉声道:“还有小心你大哥。”

    说完。她转身朝那些人走去。然后带着宫羽离开。

    凯撒不慌不忙的回到病房门口。冷冷的看了一眼阿尔伯特。

    “那个男人好像是宫羽。”阿尔伯特意味深长道:“宫羽和她前夫是好兄弟。你把这种人放在身边。真的放心?”

    “我们从来不干涉对方的事情。爷爷这次遇害。我看我们也要提高警惕。”凯撒冷眸越发锐利。“胆敢有人害爷爷。就别怪我不讲情面。”

    珍妮手指紧握。她知道凯撒是意有所指。

    她偷偷的看了一眼亚戈。发现他一脸的无所谓。难道不是他?

    那会是谁?

    她又看了一眼阿尔伯特。他也是一副和我无关的样子。

    这就奇怪了。这种事只能是身边人做的。难道真的有人潜入。安放了炸弹?

    这个人怎么可能避过家里那么多耳目?

    也太匪夷所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