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252不然他的腿就废了
    最终,他们还是去兰顿庄园。

    染七七扶着霍君陌下车,站在门口,没等佣人开门,就有人从里面冲出来。

    珍妮瞪着染七七,看到她身边站着的男人,一愣,“你是谁?”

    “他是霍君陌。”染七七介绍。

    “你是霍君陌?!”珍妮的眼睛都瞪直了,她冷冷的看着染七七,“你把你前夫带过来做什么?!”

    “做客。”染七七回答。

    珍妮的脸涨红,“染七七,我们兰顿也是名门望族,也是要脸的。”

    “这句话我原封不动的送给你,珍妮姑姑,既然知道要脸就别出去找小鲜肉啊。”染七七嗤笑道:“你去找也可以,可也要低调一点,你在私人会馆一掷千金,说不定这件事都要传到姑父的耳朵里了。”

    “你胡说八道。”珍妮吼道。

    “我可没空和你论证是不是胡说八道,你想要证据我明天就让人送到姑父的手里,现在别挡路。”染七七拿出气势来。

    珍妮挡在门口,进退不得。

    退,就意味着被染七七压一头,不退,她又担心染七七会真的把证据送到自己丈夫的手里。

    不过最终,她还是退了。

    染七七搀扶着霍君陌进去,“你要不要先去房间休息一下?”

    “嗯。”霍君陌点点头。

    “做那边的电梯。”染七七指着一旁的复古电梯说:“这是老爷子还在这边住的时候安装的。”

    庄园有五层,所以做了电梯。

    而且电梯很大,平日里要是搬运家具都没问题。

    他们做电梯到了二楼,染七七又道:“我让佣人给你准备一间房间。”

    “不用,我和你住。”霍君陌扬了扬下巴:“带路。”

    染七七欲哭无泪,“我会被骂死的。”

    “他们没那个胆量。”霍君陌不屑道,看来他对兰顿家族这些人一点都不在意。

    染七七打开自己房间的房门,“就是这一间。”

    霍君陌慢慢的走进去,“你在意大利这五年一直住在这里?”

    染七七摇摇头:“小部分时间会住在这里,大部分时间是住在凯撒的别墅。”

    “你和他一起住?”霍君陌眼底落下很深的阴霾。

    染七七没想太多,脱口而出,“我们一直都是分开住的。”

    一寸寸的温凉从他的眸底泻出,“等下医生会过来,你的房间我征用了。”

    “霍君陌,你养病养到你前妻的家里,你不怕别人在背后骂你?”染七七纠结道。

    “我又听不到,听见了我也有办法让她闭嘴。”霍君陌很霸道的往她床上一坐。

    这时,楼下传来门铃声。

    佣人上楼,来到她房间门口,“夫人,一个自称是周亦榕医生的人要见你。”

    周亦榕?!

    染七七看向霍君陌,发现他已经躺下了。

    “请他进来。”染七七沉声道。

    佣人走后,染七七问:“你找到他了?”

    这么说,当初的一切,他都已经知道了。

    霍君陌俊脸依旧苍白,纤长的睫毛颤了颤,却没有说什么。

    外面传来脚步声,不到半分钟,周亦榕站在房间门口。

    将到染七七,周亦榕的脸色十分的不自在。

    “好久不见。”染七七大方的和他打招呼,虽然染七七对他有恨意。

    周亦榕英俊的脸颊泛起微微的尴尬,他道:“原来大名鼎鼎的凯撒兰顿夫人竟然是你。”

    “你误会了,叫你来的是他。”染七七指着霸占着自己床的男人,“他在国内受伤了,不听医生的话跑来了,你给他看看吧。”

    周亦榕走进来,看着神色虚弱的霍君陌,叹道:“严煌都和我说了,你真的是太冒险了,腿不想要了吗?”

    “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你做好自己的本职就可以了。”霍君陌冷冷的说。

    周亦榕沉了沉,其他的话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他费尽心力的把自己找回来,不就是想问问五年前那场手术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可是他却一个字都不提。

    “你去给我倒杯水来。”霍君陌对染七七命令道。

    “好。”染七七知道他们是有话要说,她不方便在这里,所以退了出去。

    周亦榕把手里的医药箱放下,伸手解开霍君陌左腿上的绑带。

    他皱了皱眉,“你用钢板强行固定,伤口缝合的很好,可是磨合严重,必须立刻去医院进行消毒和重新包扎。”

    “先帮我止血,我今晚哪里都不去。”霍君陌冷冷淡淡的说。

    周亦榕抿抿唇,从医药箱里拿出止血药和绑带,乖乖的给他进行了包扎。

    “医生应该给你开了药,你记得吃。”周亦榕叮嘱道。

    霍君陌感觉腿上的疼痛缓解了一些,他坐起来,明净的额头已经满是细汗。

    周亦榕把染血的纱布收起来,他知道这些霍君陌是不会让染七七看到的。

    他整理好东西,站起来,神情深沉,“君陌,你想问什么?”

    “我什么都不想问。”霍君陌语气冷漠,“我只想听七七怎么说。”

    其他的人的解释,他都不在意,他只在乎染七七。

    周亦榕顿了顿,“好,我会随时待命,你有什么事可以随时叫我。”

    “今晚你也住下吧。”霍君陌对他说。

    周亦榕点点头,“也好。”

    这时,染七七推门而入,手里端着水杯。

    “七七,给他安排一个房间。”霍君陌淡淡的说,一副完全把这里当成自己家的样子。

    染七七把水杯放下,“我去说一声。”

    “我跟你一起出去,让君陌好好休息吧。”周亦榕拎着医药箱走到染七七的面前。

    “你跟我来吧。”染七七对他说。

    霍君陌已经躺下去,自己盖上被子。

    他们从房间里出来,染七七指着对面的房间,“就这间吧,我让佣人给你收拾一下。”

    “有劳了。”周亦榕十分的客气。

    染七七按了一下旁边的电子铃,很快就有佣人上来。

    “把房间收拾一下,周医生今晚住在这里。”染七七命令。

    佣人点头,手脚麻利的去收拾房间。

    他们站在走廊上,染七七看着窗外的树木,淡淡的问:“他没事吧?”

    “过了今晚必须立刻住院。”周亦榕神色担忧,“不然他的腿就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