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253染七七,你亲亲我
    染七七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明天我会送他去医院的。”

    “七七,五年前我真的很对不起你。”周亦榕沉沉的看着染七七,非常抱歉的说。

    “道歉有什么用。”染七七的乌瞳渗透着冷酷,“因为你,害得我们母女分离,念念的身体到现在都不好,要靠药物长期维持。”

    “我知道我对不起君陌,也对不起你,我这次回来一定会补偿你们的。”周亦榕向她保证,“拼尽我一身的医术,我会帮你把念念治好的。”

    染七七淡淡的看着他,“如果你能治好念念,从前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可是真的可以吗?”

    “总要试一试。”周亦榕对她说。

    “这五年,我耗尽了很大的人力财力,才找到一种药来给念念治病,你真的可以吗?”染七七很认真也很严肃的看着他。

    周亦榕沉声道:“我愿意一试,这辈子治不好她,我不会离开。”

    “好。”染七七点点头,“君陌身上的伤也离不开你,你就留下来吧。”

    “谢谢。”周亦榕微微动容,其实染七七有可以杀他的理由,但是她并没有这么做。

    这时,佣人从房间里出来,“夫人,周医生,房间收拾好了。”

    “你先下去吧,晚上把晚饭端到房间来。”染七七吩咐。

    佣人点头,然后转身离开。

    “宫羽的房间在隔壁,这样大家方便照顾。”染七七道:“晚饭你们可以下去吃,我要照顾霍君陌就不陪你们了。”

    “好。”周亦榕颔首。

    染七七刚要回房间,可是想起一件事来,“对了,你知道禾静雨吗?”

    “那个天才女医生。”周亦榕听说过这个人。

    “她明天下去会到,念念吃的药是她做的,你们可以交流一下。”染七七道。

    “我知道了。”周亦榕明白她的意思。

    染七七不再说什么,转身回房间去。

    周亦榕站在走廊上,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果然,人做错了事,总是要偿还的。

    ——

    染七七回到房间,霍君陌已经睡得很沉了。

    看着他苍白的脸色,染七七是真的心疼。

    其实自己能够处理好这边的事情,他根本不用来的。

    知道他放心不下自己,可是这样也太冒险了。

    万一他的腿真的出了事该怎么办?

    他真是要让她内就有一辈子。

    霍君陌大概睡了两个小时才醒来,染七七就坐在床边守着他,看着他,一直都没有休息。

    “还疼不疼?”染七七递给他一杯水十分关心的问。

    “没什么感觉。”霍君陌喝了一口水,装作很潇洒的说。

    “没感觉岂不是要废了。”染七七凶巴巴的,一头利落的短发衬托她的五官都变得严肃起来:“你真是不要命了。”

    看着小女子紧张自己的模样,霍君陌微微一笑,苍白的薄唇很有光泽,“染七七,你亲亲我。”

    “你在说什么?”染七七一双美眸瞪圆。

    “我是你男人,难道亲我一下都不可以吗?”霍君陌伸手抓住她的肩膀,把她拉到自己的怀里,低下头去吻她。

    上次的吻,太过急促,霍君陌都来不及想太多。

    今晚吻着她,霍君陌显得有些急切。

    染七七知道他要做什么,她推开他,嗔怒:“受伤了还不老实,你肩胛骨上的伤好了吗?”

    霍君陌温凉的手指从她的脸颊上一滑,“不吻你,总是担心下次就吻不到了,七七,我真的太没有安全感了。”

    现在她还在别的男人名下,他怎么不患得患失。

    染七七微微心疼,“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你非要护着欧阳楚。”

    “能不能不提她?”霍君陌冷冷道,“我从来就没有喜欢过她。”

    不让染七七动她,也只是为了逼欧阳珏现身而已。

    染七七气呼呼的,“你喜不喜欢她,都和我没关系。”

    见她要起来,霍君陌却抓住她纤细的皓腕不肯松手,他嗓音饶富磁性,“看在我牺牲了一条腿来找你,你是不是也应该向我坦白了?”

    “你找到了周亦榕,难道不是什么都知道了吗?”染七七幽幽的问。

    “我只是猜到了一些,也没有问任何人,七七我只想听你说。”霍君陌沉沉的看着她,“只有你说的,我才相信。”

    其他人的话,他是不会听,也不相信的。

    染七七很感动,她重新坐下来,认真的看着他俊美的脸,“你真的想听?”

    霍君陌点点头。

    “好吧。”染七七妥协,轻叹,“既然你想知道,我就告诉你,可是你不要打断我。”

    “好,你说。”

    “也不能去找我朋友的麻烦。”染七七提前警告。

    “嗯,都听你的。”男人很顺从。

    染七七睨着他,却还是有些不放心。

    “我向你保证。”霍君陌很认真的说。

    染七七这才满意,她道:“五年前,就是你和我离婚之后,我在监狱里遇到了雪素。”

    ……

    五年前。

    染七七坐在牢房的床上,一个人不知道在想什么。

    霍君陌和她离婚了。

    她终于自由了。

    这时,牢房的门打开,一个警察带着一个女人进来。

    那女人哭得梨花带雨,眼睛肿的像核桃,一脸怯怯的表情。

    染七七皱了皱,说好自己一个人一间牢房的,怎么塞人进来?

    “什么时候放我走?”染七七问警察。

    “没人说放你走。”警察冷冷的说:“你涉险故意伤害罪,等着坐牢吧。”

    “你站住!”染七七看着正在锁门的警察,“霍君陌说过,我可以离开这里。”

    “他又不是我的上司,我凭什么听他的?”警察白了一眼染七七,“我告诉你,应家那边来人了,说一定要给你治罪,判你个十年八年的才行。”

    染七七双手抓着铁栅栏,手背骨节泛白,看来这些人背着霍君陌,是打算给她定罪。

    一定是应家买通了关系。

    不妙,万一霍君陌以为她已经走了,那自己岂不是要白白的在这里坐牢,而没有人知道?

    那个女人已经不哭了,只是用可怜巴巴的眼睛看着染七七,“你也是被冤枉进来的?”

    染七七回头看了看她,摇摇头,“不,我是真的伤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