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258我还没有和女人睡过
    因为不爱,才会无所谓。

    倘若有感情,不管是生气还是无奈,都是爱的一种呈现方式。

    她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想太多了。

    “你如果想吵架能不能明天来?”染七七有点头疼,她在飞机上就睡了一会儿,现在头疼起来了。

    孟美没想到染七七这么没斗志。

    她斗志昂扬的来了,可是对方竟然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

    不得不说,她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

    “来人,送客。”染七七摆摆手。

    “你给我等着!”孟美指着染七七的鼻子,然后愤愤的离开。

    染七七一脸的倦怠,对佣人道:“我的房间在什么地方?”

    “在二楼,先生和夫人的在三楼。”佣人道。

    染七七颔首,“带我上去吧。”

    她想睡一会儿。

    佣人带着染七七来到房间门口,她自己一个人进去。

    房间还算是宽敞,用一个独立的卫生间,有一张双人床,还一排贴着墙壁的衣橱,一张化妆台和一张办公桌,阳台上十分的宽敞,对面是葱葱郁郁的山麓,景色宜人。

    她爬上床,脱掉鞋子就睡着了。

    这些天的疲倦一起用来,让她心力交瘁。

    梦中,她听到有人在喊自己。

    “妈咪,妈咪!”

    是孩子!

    她的孩子回来了?

    可是为什么自己看不见她?

    “妈咪,不要丢下我。”那个孩子还在哭。

    染七七心疼的厉害,“妈咪不会抛弃你的,你在哪里?”

    “seven!”梁雪素进来叫她吃东西,没想到她在做噩梦,额头都是汗,衣服都湿了。

    染七七猛地睁开眼睛,她的眼睛红红的,都是泪水。

    “你怎么了?”梁雪素握了一下她的手,发现冰冷刺骨。

    “我没事。”染七七坐起来,用手擦了一下眼睛。

    “你哭了。”梁雪素看着她,“你梦到什么了,你好像在说什么妈咪?”

    染七七刚想回答,可是一想,这是自己的事情没必要和别人讲,她淡淡的说:“我梦见我妈了,她前段时间刚刚去世了。”

    梁雪素道:“那咱们俩真是同病相怜,我妈也在我很小的时候去世了,我爸立刻就取了一个后妈回来,还带着一个女儿,比我大几岁,天天欺负我。”

    “你会想回去报仇吗?”染七七问。

    梁雪素摇摇头,“我又没什么本事,根本不知道怎么报仇。再说,我后妈给我爸爸生了一个儿子,他可疼那个儿子,家产更没有我的份儿。你说我无名无分的,回去做什么?”

    染七七看了看她,“所以你才答应跟凯撒来这里?”

    “我只是来散散心的。”梁雪素道,“我妈留给我一笔遗产,要不是我继母坑我,我早就拿着钱远走高飞了。”

    “这样也好,起码活得自由自在。”染七七羡慕她的豁达。

    “你呢?”梁雪素问。

    染七七凉薄的一笑,“我和你不一样,我背负了太多的东西,根本做不到和你一样。”

    “怎么会,只要你肯放下就不会有什么做不到的。”梁雪素天真的说。

    “如果你的母亲是被人害死的,你的丈夫包庇这个杀人犯,你会怎么样?”染七七问。

    梁雪素愣了愣。

    “如果你的孩子也是因为这个人没有的,你又会怎么样?”染七七泠泠的看着窗外,已经是傍晚了,天色很不好。

    梁雪素哑口无言,“怎么会有这种事。”

    “就是有这种事,而且还发生在我的身上。”染七七神情无比的苍凉,“我能做的就是让自己变得更强大,然后回去复仇!”

    “我支持你。”梁雪素很同情染七七,“我想了一下,要是我妈是被人害死的,我可能也会这么做。”

    染七七淡淡一笑。

    “走吧,去吃饭,明天咱们去逛街。”梁雪素又变得很欢乐,好像一点烦恼都没有。

    她拉着染七七从房间里出来,一起去吃饭。

    当天晚上,凯撒并没有回来。

    梁雪素非要跟染七七一起睡。

    染七七没有办法拒绝,只能答应。

    梁雪素很高兴,她躺在染七七的身边,激动道:“我还没有和女人睡过。”

    染七七嘴角微抽,“我也没有。”

    “那我们就是彼此的第一次了。”梁雪素高兴的说。

    染七七看着她,不知道她在激动什么。

    自己躺下来,看着天花板。

    “你怎么不脱衣服?”梁雪素惊讶的问。

    “因为可能会不方便。”染七七幽幽的说。

    “你不会真的怕我吃了你吧?”梁雪素坏坏的笑着。

    染七七轻叹,“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梁雪素不懂染七七的意思。

    染七七闭上眼睛,对她说:“赶快睡吧,估计后半夜你就没得睡了。”

    梁雪素眨巴眨巴眼睛,不懂染七七到底在说什么。

    后半夜,两个人都睡下了。

    门外的走廊上,传来脚步声。

    染七七坐起来,梁雪素睡得很沉,一点动静都没有。

    这时,门推开,高大冷峻的黑影站在门口。

    染七七一叹,“你把她抱走吧。”

    凯撒走进来,掀开被子,把梁雪素抱起来。

    梁雪素嘤咛了一声,却没有醒。

    染七七轻叹,就这警觉性也太低了。

    凯撒淡淡的看了一眼染七七,转身出去。

    等脚步声远去,染七七爬起来,把门关上,倒在床上继续睡。

    ——

    凯撒抱着梁雪素来到三楼的卧室,把她重重的放在床上。

    梁雪素立刻就醒了,“呀,怎么是你!”

    凯撒冷冷道:“你叫什么?!”

    梁雪素左右看了看,慌慌张张的,“seven呢?”

    “你找她做什么?”凯撒捏着她的下巴,一双黑眸冷冽如冰。

    “你要干什么?”梁雪素爬到床头抱着被子,“我警告你,你别过来,我可是会生气的。”

    凯撒轻笑,“你就是这么威胁人的?”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梁雪素最怕他开过来,他身上有种很好闻的气息,可是却令人害怕。

    “我当然是……干你。”凯撒来到床上,把她抓过来,压在身下。

    “你不要碰我。”梁雪素挣扎着,大声呼救,“seven,救救我。”

    凯撒脸色一沉,“你叫她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