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262我让你给我做老婆,你会愿意吗?
    战辰带着染七七进到战家。

    一进门,染七七就感受到了一股非比寻常的气息。

    战家从外面看还没什么,可是里面却很有门道。

    里面的装潢并不是欧洲很常见的田园风,而是很纯正的中国风。

    客厅里摆着香炉,供奉着菩萨还有关二爷,到处可见古董摆设,给人神神秘秘的。

    “你带谁来了?”一个苍老低沉的声音从一扇卷帘后传来。

    “行了,别故弄玄虚了,你怎么连小女孩都骗!”战辰走过去,把帘子掀开。

    一个瘦小,满头花白的老头坐在蒲团上,身上穿着鸦青色的唐装,手里捻着一串佛珠。

    “什么小女孩?”小老头很诧异,“难道是我的私生女?”

    “做梦吧,你的私生女能看?”战辰嫌弃道。

    他转身,叫染七七过来。

    染七七走到小老头的面前,“战老先生你好。”

    小老头努着嘴,冷冷道:“在这里没人这么称呼我。”

    染七七不解。

    战辰道:“他喜欢别人叫他天师。”

    天师?

    “意大利有信道教的?”染七七诧异的问。

    没等战辰解释,小老头却道:“怎么没有,当初他们西方的传教士还到处跑,我这也是把传统发扬光大,让他们见识见识咱们老祖宗的厉害。”

    “天师,我有一事相求。”染七七幽幽的说。

    “你等等,让我猜猜!”小老头来了兴趣,他把棋盘撤掉,换了一个干净的桌面。

    然后从桌子底下拿上来一个卜卦用的龟壳和三枚古铜钱。

    他把三枚古铜钱放进龟壳里,就开始摇晃,整个身子和头都跟着一起晃动。

    战辰看着自己的爷爷故弄玄虚,一脸的无奈,他拍了拍染七七的肩膀,让她先坐下来。

    染七七对他说了一声谢谢,就坐到了小老头的对面。

    忽然,小老头睁开眼睛,把三枚古铜钱倒出来,然后用手指扒了一下,他眯着眼睛,“你有难事?”

    “爷爷!”战辰无语了。

    染七七也差点没忍住,她一进门就说自己有事相求,自然是遇到难事了。

    “你急什么!”小老头瞪了他一眼,又道:“这事是不是和孩子有关?”

    染七七一怔,“是。”

    小老头很得意,冲着自己的孙子眨着眼睛。

    战辰无奈,“瞎猫碰上死耗子而已。”

    “那我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的真本事。”小老头来了兴致,他掐指一算,眼睛一瞪:“你是奔着老头子的花瓶来的!”

    染七七惊讶,他是怎么猜到的?

    战辰冷哼,“废话,不是奔着花瓶来的,谁会来看你?”

    “为什么这么说?”染七七诧异的问。

    “我爷爷其实什么都不懂,又因为脾气古怪没人愿意和他做朋友,可是他有个花瓶很多人都想要,这些人为了花瓶就来拜访他。所以但凡是来我家的,都是为了花瓶。”战辰解释。

    染七七点了点头,原来是这个意思。

    “你还是不是我孙子?”小老头很生气,正所谓人艰不拆,他不懂是吗?

    “战老爷子,我确实是为了花瓶而来。”染七七正色道:“我需要花瓶救我女儿。”

    “哎呦,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我老头子的花瓶还能救人,真是可笑啊。”小老头冷嘲热讽道。

    染七七脸色有些尴尬,继续解释:“我是要拿你的花瓶给凯撒的爷爷,让他手底下一个叫禾静雨的医生去救我女儿。”

    “你说兰顿那个老混球?”小老头跳起来,“不给,没有,请走!”

    染七七道:“战老爷子,我知道这么做是强人所难了,其实我也有其他的办法得到花瓶,但是我想还是来求求您。”

    “你这个姑娘不要逼我。”小老头背着手,转过身去。

    染七七眼睛一红,“我怀孕六个月,女儿就早产,我以为她已经不在了,可是她又回到我的身边,有人告诉我说只有禾静雨能救她,可是禾静雨只听兰顿主人的话,而想求他,只能用花瓶。”

    她的声音都在颤抖。

    小老头却不肯答应。

    战辰听了有些惊讶,“你女儿六个月就生下来了?”

    染七七点点头。

    战辰神色一凛,“你女儿在哪里?”

    “在医院。”染七七哽咽着,她去看小老头,“战老爷子,只要你能帮我,我什么条件都答应你。”

    “姑娘,有些话是不能乱说的。”小老头转过身来,“我不是什么好人也不是坏人,你说我要是故意刁难你,让你做一些你不情愿的事情,你还能答应吗?”

    染七七抿抿唇。

    “我让你给我做老婆,你会愿意吗?”小老头继续质问。

    染七七愣了一下,“我……”

    “你瞧,你不能答应你也会犹豫。”小老头摆摆手,“你走吧,我实在是不想老了老了,还被人骂。”

    染七七迈不开步子,没有花瓶就救不了女儿,她不能就这么回去。

    如果……

    “如果我答应你呢?”染七七下定了很大的决心,只要能救女儿,她真的什么都愿意。

    “唉。”小老头却摇摇头,“我只是随便说说,姑娘,你走吧。”

    噗通。

    染七七跪下,她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求求你了。”

    小老头皱了皱眉,自己似乎遇到了难缠的了。

    战辰看过去了,“爷爷,你这也太刁难人了。”

    “你怎么胳膊肘向外拐?!”小老头气呼呼道。

    战辰去扶染七七起来,可是染七七不肯,“我不会起来的。”

    “你别跪了。”战辰语气低沉又温柔,“这老头子逗你呢,其实花瓶已经不在了。”

    “不在了?”染七七拧眉,“什么叫做不在了?”

    “就是碎了。”战辰解释,“前段时间我爷爷自己失手给摔了。”

    染七七瞪圆了眼睛。

    小老头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染七七大失所望,怎么会这样?

    见染七七瘫坐在地上,小老头怕她会昏过去,就道:“碎片我还留着,你觉得有用就拿去吧,反正也不值钱了。”

    锁着,他就回屋去取出来交给了染七七。

    染七七看着怀里的盒子,大哭起来。

    老天爷是在整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