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267你丈夫真的是一个很棒的男人
    染七七让自己冷静下来,毕竟还有两天。

    达尔文输了钱一定会想找人倾诉发泄。他如此谨慎一定不会随便找个女人的。

    正想着,达尔文往吧台上扔了一百欧元起身离去。

    染七七也放下钱,追出去。

    可是到了外面,却不见达尔文的影子。

    糟糕,人跟丢了!

    就在这时,忽然有人从后面拍了拍她的肩膀。

    染七七转身,就看到达尔文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你干什么?!”染七七怒道。

    “小姐,是我该问你,你刚才在吧台上一直在偷听我们的对话,还总是看我,你想干什么?”达尔文靠近染七七,“你是中国人?”

    染七七蹙眉。

    “你这个东方小精灵,莫非是喜欢我?”达尔文厚脸皮的问。

    东方小精灵?

    染七七被他的形容恶心到了。

    “我一点都不喜欢你,只是……”染七七犹犹豫豫的。

    “只是什么?”达尔文靠过来,他对她倒是有点喜欢。

    “我想认识贝利夫人。”染七七淡淡的说。

    “她?”达尔文有些诧异。

    “我想和她做生意,可是我递过几次名牌都被拒绝了,我听说你是她的丈夫所以就找来找你,想试试通过你认识她。”染七七沉沉的说。

    达尔文大失所望,他以为这个女人是冲着自己来的。

    “那你可能会更失望,她不会跟陌生人做生意。”达尔文摆摆手,“她是个很谨慎的女人,而且和她做生意,你根本挣不到什么钱,她是出了名的铁公鸡。”

    染七七有些诧异,没想到达尔文当着自己的面,如此诋毁内利夫人。

    “你是做是什么生意的?”达尔文问道。

    染七七微微一笑,知道他是在试探自己,“我做烟酒咖啡的。”

    “往中国销售?”达尔文问。

    染七七点头,“对,既然从你这里没有办法,我再去想其他的办法吧。”

    “等等。”达尔文叫住染七七,“我可以帮你引荐,不过……”

    “我给你一成的利润。”染七七很痛快。

    达尔文一笑,“难怪他们都说你们中国人会做生意,真是精明。”

    染七七笑着不说话。

    “你明天来这里找我,我会带她来。”达尔文又问:“你叫什么?”

    “seven。”染七七郑重道。

    ——

    染七七还在酒吧外,没有走。

    达尔文和她约定好时间之后,并没有离开,反而是回到了酒吧里。

    她怕达尔文识破了自己,一步也不敢离开。

    大概是到了后半夜,达尔文才跌跌撞撞的从里面出来。

    酒保扶着他,把他扶上了出租车。

    染七七跟着出租车,来到内利夫人的家门口。

    看来今天是什么结果都没有了。

    只能明天继续调查。

    回去的路上,染七七打给宫颜。

    宫颜听说染七七要和达尔文做生意,有些惊讶:“你认真的?”

    “我倒是想认真,可是内利夫人不会答应的。”染七七冷淡的说:“再说国内那边我都没有打通关系,这生意怎么做?我是希望你通知贝利夫人一下,让她明天配合我。”

    “OK,没问题。”宫颜觉得这种事并不难。

    “上次的私家侦探打草惊蛇,这段时间达尔文变得嗯很谨慎。”染七七道。

    “就是因为什么都查不到,内利夫人才来找我们的。”宫颜想了想,“你放心,如果真的困难,我会帮你和贝利夫人说一说,让她宽限几天。”

    “好。”染七七点点头。

    “你现在要回家吗?”宫颜问。

    “我去医院看念念。”染七七淡淡的说。

    宫颜知道,她现在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孩子,既然如此,这边的事情还是不要告诉她了。

    等宫颜挂断了电话,染七七也到了医院。

    染七七站在病房外,从玻璃向里面看着,一切都是老样子。

    其实这么晚了,医院是不准进入的。

    不过有禾静雨的帮忙,染七七可以随时来探望女儿。

    这么晚了,禾静雨也没有睡,她的办公室就在对面,看到染七七来,她从办公室里出来。

    “你来了。”禾静雨递给她一罐咖啡。

    “谢谢。”染七七接过咖啡,咖啡是温热的。

    现在外面天气很凉,喝些热的会很舒服。

    “我打听了一下,你的经历真是精彩。”禾静雨淡淡的说。

    “有什么精彩的,都是被逼无奈。”染七七打开咖啡,喝了一口。

    禾静雨微微一笑,“你丈夫真的是一个很棒的男人。”

    “是前夫。”染七七纠正。

    禾静雨沉了沉,“你好像很恨他。”

    “如果不是他纵容,念念不会早产的。”染七七握紧手里的咖啡罐,一想到念念的遭遇,她真的很恨霍君陌。

    无法原谅他。

    禾静雨又喝了一口咖啡,“这种男人确实无法原谅。”

    “念念今天的情况如何?”染七七关心的问。

    “一切正常。”禾静雨淡淡的说:“只要三个月后,她的情况稳定,你可以放一半的心,剩下的就是悉心照料,不让她生病就能健康长大。”

    染七七沉沉的看着里面的孩子,然而大人都会生病,小孩子怎么可能一直不生病。

    她的心再次揪起来。

    禾静雨和染七七聊了聊,就又去忙了。

    染七七也待了一会儿,然后回别墅。

    别墅里静悄悄的,所有人都睡了。

    她没有开灯,一个人抹黑上楼。

    “seven!”梁雪素从厨房里冒出来。

    “你还没睡?”染七七惊讶的看着她,“这么晚了你还能出来?”

    言外之意,竟然没被凯撒锁在床上下不来。

    梁雪素嗔怒,“他受得了我还受不了呢,我给你做了面条,吃不吃?”

    染七七心中一暖,“辛苦你了。”

    梁雪素嘿嘿一笑,拉着染七七进到厨房里,她煮了两碗鸡汤面,一人一碗。

    染七七确实有些饿了,坐下来,慢慢的吃着。

    梁雪素的手边放着一本书,书翻开了几页。

    “你在复习吗?”染七七问。

    “对呀,反正每天都无所事事的,我打算过完圣诞节再去学校。”梁雪素一笑:“那时候已经过一个月了,你的特训也结束了。”

    “谢谢。”染七七没有想到,梁雪素竟然这么的善解人意。

    这时,厨房门缓缓推开,巨大的暗影出现在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