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275结婚不到一年不能离婚
    染七七回到别墅,告诉梁雪素她过两天自己要去美国。

    “你好忙啊,这都过年了也不好好休息。”梁雪素心疼她。

    “雪素,对不起,开学我不能陪你了。”染七七道,“等过中国新年的时候,我会好好的休息的。”

    “好吧,你注意安全。”梁雪素叮嘱道。

    染七七点点头。

    “对了,我上次听说你再为念念的户口犯愁是吗?”梁雪素问。

    “这件事等我从美国回来再说。”染七七有点累了,“我先去休息了。”

    “好。”梁雪素抿抿唇,看着染七七上楼,她想自己是不是能为她做点什么。

    第二天。

    染七七就去了岳家。

    岳家不愧是音乐世家,偌大的别墅里随处可见乐器。

    钢琴小提琴等等应有尽有。

    岳思忆穿着一件浅粉色毛衣,下面穿着一条羊毛长裙,整个人给人十分清雅温柔的感觉。

    “请坐,你喝什么?”岳思忆笑着问。

    “水。”染七七淡淡的说。

    这段时间特训,让她知道出门在外什么饮料酒水都不能乱喝,要喝无色无味的水,有些毒药虽然无色无味,可是大部分还是有味道的。

    岳思忆给她倒了一杯水。

    染七七问道:“你觉得为什么有人给你寄恐吓信?”

    岳思忆一怔,神情黯然,“我也不知道,我平日里不怎么出门的,也不知道惹到了什么人。”

    “你身上有什么贵重物品或者你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吗?”染七七问。

    “没有,我没有什么贵重的东西,至于特别的也没有。”岳思忆也有些无奈。

    “好吧。”染七七盯着她的眼睛,发现她的眼神很坚定,看样子不是在说谎。

    “思忆,谁来了?”这时,从二楼传来一个娇媚女人的声音。

    “婶婶。”岳思忆站起身来,“这位是叔叔请来保护我的seven。”

    女人看到染七七怔了一下,“你是seven?”

    染七七点点头,“岳夫人你好。”

    女人有些微微的尴尬,可是很快那抹尴尬就消失了,“中午留下来吃饭吧。”

    染七七摇摇头,“不用了,等下确认行程之后,我还要回公司部署。”

    “这样啊。”女人笑了笑,“你们聊,我去厨房看看。”

    “请便。”染七七淡淡道。

    送走女人之后,岳思忆的表情有些奇怪。

    染七七问:“她是你婶婶?看着很年轻。”

    “她是我叔叔的续弦。”岳思忆幽幽的说,“比我大十岁。”

    “她有孩子吗?”染七七又问。

    岳思忆愣了一下,轻轻摇头,“没有吧。”

    染七七眯起眼睛,看来她也不确定。

    “那我们继续。”染七七道。

    岳思忆点点头,神情却好像有些不安。

    以染七七的自觉,她觉得岳思忆和她的小婶婶之间,应该有问题。

    ——

    染七七从岳家出来之后就直接去了公司。

    一进门,她就对锦夏道:“这是行程表,你帮我找美国那边的人核对,还有帮我查一下岳思忆的小婶婶,看看她这一个月里都去了什么地方。”

    “你怀疑她?”锦夏道。

    “我还不确定,你帮我查一下,后天上飞机前我要看到。”染七七道。

    “没问题。”锦夏立刻去核对,顺便帮她查。

    染七七刚坐下来,禾静雨就打了电话来。

    “禾医生,是我女儿出了什么事吗?”染七七紧张的问。

    “不是。”禾静雨淡淡的说:“就是刚才有人来给,拿走了你女儿的出生证明。”

    “谁?”染七七诧异。

    “梁雪素。”禾静雨回答,“我看她很着急,不知道是要去做什么,而且神神秘秘的,我不放心就给你打电话了。”

    “好,我知道了,谢谢你。”染七七挂断电话之后,对锦夏道:“我出去一趟,有事打电话给我。”

    “知道了。”

    染七七开车到别墅,同时还打电话给梁雪素。

    可是没有人接听。

    她打去别墅,接电话的是玛丽。

    玛丽告诉她:“夫人在你走了之后就出去了,还没有回来。”

    “我知道了。”染七七挂断了电话,心里有些不安。

    这时,凯撒打了电话过来,“你来公司一趟。”

    “雪素呢?”染七七问。

    “她也在。”凯撒的声音很低沉。

    染七七立刻调转车头,去凯撒的公司。

    办公室里,凯撒怒视着梁雪素。

    梁雪素背着小手,可怜巴巴的低着头。

    染七七进来看到雪素真的在,松了一口气。

    “雪素,你……”染七七刚开口,就看到桌子上放着一张表格。

    这段时间,她倒是学了一些意大利语。

    她看懂了结婚那个单词。

    “你们结婚了?”染七七惊讶的看着他们,“恭喜。”

    他们把她叫过来,是准备给她喜糖吃?

    梁雪素嘿嘿一笑,“不用恭喜。”

    砰!

    凯撒一掌拍在办公桌上,他站起来,冷冷道:“是不用公司,因为和我结婚的人不是她。”

    “什么?!”染七七惊讶,“那是谁?”

    “是你!”凯撒怒道。

    “什么!”染七七震惊,不敢相信。

    凯撒把结婚证书扔给她。

    染七七拿起来一看,果然是自己和凯撒的名字。

    卧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梁雪素,你给我解释!”染七七怒道。

    梁雪素可怜巴巴的,“seven,我也是为了给念念上户口。你走后,我求凯撒,他不帮我,还说要把念念送走。我一着急,就偷了你们的证件去了一趟民政局。”

    “不是本人也能办?”染七七质问。

    “她搬出了我的名字,那些人不敢不给办。”凯撒气道。

    卧槽!

    这是何等的操作。

    染七七都愣住了。

    “梁雪素,你!”染七七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凯撒,我们现在去离婚!”染七七道。

    凯撒冷冷道:“这边的法律,结婚不到一年不能离婚。”

    染七七再次怔住,良久之后,她怒吼:“梁雪素,你个坑货!”

    梁雪素讪讪的看着她,“可我也办了一件好事啊,现在念念是凯撒的女儿了,以后医药费什么的你都不用担心了。”

    染七七的心里简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