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294他们终于解除了婚姻关系
    要说霍君陌不疼她,其实这是不可能的。

    只是听着小女人撒娇,霍君陌却是热血沸腾。

    本想今晚饶了她,可是脑子里那根神经被折断了。

    他顾不得那么多,将自己都挤进去。

    两个人都发出愉快的闷哼声。

    他吻着她,带着她,去到极致的快乐。

    一个小时后,浴室里暧昧的温度还很高。

    染七七靠在霍君陌的怀里,一动不动。

    她累的要命,浑身都是汗。

    霍君陌抱她进浴缸,给她放水,用水来缓解她身上的不舒服。

    他用花洒随便冲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然后把她捞出来,抱到床上。

    帮她把头发擦干,两人就躺在小小的单人床上,互相拥抱着一起睡。

    到了第二天,他们吃完早饭就来到了律师楼。

    凯撒已经带着律师过来了。

    既然说要离婚,可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倘若染七七较真起来,凯撒可是要付巨额的赡养费。

    不过染七七什么都不要,只要离婚,那么这件事就好办了很多。

    有律师在,这件事很快就办完了。

    染七七和凯撒都签了字,他们终于解除了婚姻关系。

    “花瓶呢?”凯撒冷冷的问。

    “已经送到府上。”霍君陌俊美的脸上笑容轻松而邪魅,“凯撒,我没那么好的耐性,三天之内你拿不到继承权,我会动手。”

    凯撒眯起眼睛。

    “七七在这里也是为了这件事,我要她绝对的安全,你懂吗?”霍君陌冷冷的问道。

    凯撒神情阴霾,起身,离去。

    他的律师也跟着一起走了。

    染七七暗暗地松了一口气,然后看向霍君陌:“我们也走吧,要去医院复查。”

    “把这个签了。”霍君陌把一份文件递给染七七。

    染七七蹙眉,“还要签字?离个婚也太麻烦了。”

    她没多想,拿着笔就在上面签了字。

    霍君陌意味深长的勾起唇角,等她签字完,把文件交给身边的律师,“各国都送一份,要保证我们的婚姻在每一个国家都是合法的。”

    “我们的婚姻?”染七七张了张嘴,她去抢那份文件,却已经被律师收进公文包里,然后五个律师一起逃之夭夭了。

    会议室里,只剩下染七七和霍君陌了。

    她扬起愤怒的小拳头,“那份文件到底是什么?”

    “就是一份简单的结婚协议书,拿到各国去公证一下,就能拿到每一个国家的结婚证明。”霍君陌暧昧的一笑,“以后不管你逃去哪里,想和谁结婚,都不可能了。”

    染七七气呼呼的看着他,“霍君陌,你这个混蛋。”

    她扬起拳头,却被男人一把握住,然后一枚钻戒戴在了她的手指上。

    这枚戒指,是之前那枚。

    他将她抱住,嗓音低哑性感,“霍太太,欢迎你回来。”

    染七七苦涩的一笑,心里却很甜,“霍先生,这一次你再让我伤心,我保证我会给你戴绿帽子,那你的钱去养小白脸。”

    “你放心,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霍君陌霸道的说,“这边的事情处理的差不多,我们就走。”

    染七七点点头。

    ——

    凯撒回到兰顿庄园,兰顿老爷子已经出院,他坐在书房里把玩着失而复得花瓶。

    “离了?”兰顿老爷子闷闷的问。

    “离了。”凯撒淡漠道:“她没有要一分钱。”

    “她前夫那么有钱,自然不会在意家里的这点钱。”兰顿老爷子冷冷道:“不过霍君陌这个人实在是很危险,往后和他打交道,还是要多加小心才是。”

    “爷爷,兰顿庄园已经失守了。”凯撒不得不亲自撕开这层假象给他看,“在你房间安装炸弹这件事,你可以说是只是家庭内部矛盾,可是霍君陌悄无声息的从你的保险柜里偷走花瓶,这说明这里已经不安全了。”

    兰顿老爷子的脸色陡然变黑。

    “上次的炸弹是阿尔伯特放的,这你很清楚。”凯撒冷冷道:“亚戈没有这个胆子,因为他需要爷爷你或者给他撑腰。可是阿尔伯特不一样,你死了他名正言顺的继承家族,可我只想说一句,我就算不干涉他,你又觉得他能撑到哪一步?”

    书房里是寂静的。

    “凯撒,他是你的哥哥。”兰顿老爷子缓缓开口。

    凯撒深吸了一口气,“我明白了。从明天开始我的人会全部撤出兰顿家族所有的生意,也会昭告所有人,将放弃继承家族的权利。爷爷,你想让我去帮一个我恨的人,我办不到。”

    说完,凯撒转身而去。

    兰顿老爷子坐在椅子上,怔怔的出神。

    染七七那边也接到了消息,她对霍君陌道:“要出乱子了。”

    霍君陌看着她。

    “凯撒把自己的人都撤出了兰顿家族的生意,没有这些人,阿尔伯特是没有那么多人来维持一个大家族生意的运转,他又宣称放弃继承权,怕是群龙无首,其他人也开始心思活动了。”染七七皱着眉。

    “有些变革总是要付出一些血的代价。”霍君陌对此深不以为然,“如果阿尔伯特扛不住,兰顿自然会去求凯撒,如果他抗住了这一次,又能拿什么和凯撒较量?我早就查过了,兰顿已经没有钱了,都靠着凯撒的运作,既然他们这么想要就给他们。”

    染七七其实也是赞同的。

    只是到了后半夜,外面果然就乱了,甚至有枪声。

    有人已经按耐不住开始争抢地盘了。

    染七七醒着,躺在床上,手摸向枕头下面。

    霍君陌从身后抱住她,对她道:“我的人就在公寓外,你不用担心。”

    染七七道:“外面这么乱,我看阿尔伯特三天都扛不住。”

    “这不更好,早点解决,我们早点回去。”霍君陌沉沉道。

    “我只是有点不放心,这一乱我反而没办法查谁才是欧阳珏安排在我身边的人了。”染七七无奈道,她还想顺藤摸瓜怎么说也要抓个大鱼。

    “不急,水至清则无鱼,你把水搅混了,那些鱼自然要上来吐气的。”霍君陌意味深长道。

    染七七转身,钻进男人的怀里,闷闷的说:“这次回去,我总是要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