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58可是她疼
    霍君陌浑身一震,他……恶劣?

    试问,他就没有对她以外的女人,有如此的耐心!

    明知道她心里没有自己,他一次次的热脸贴冷屁股。

    结果换来的是,她觉得他恶劣。

    眼看着男人就要爆发,染七七抚着胸口,“我疼。”

    霍君陌神色一变,走过去扶着她的肩膀,墨眸闪过一丝心疼,“我去找医生。”

    染七七点点头,靠着枕头半躺着。

    霍君陌出去,她皱了皱眉,其实也没那么疼,可是又觉得那种疼是断断续续的。

    医生进来,给她做了检查,“染小姐的情况没什么问题,不过情绪不能激动,也不能受到刺激。”

    霍君陌寒眸一凛,“可是她疼。”

    “也只能忍忍,如果打止痛针,对身体并没有好处。”医生解释。

    “你少刺激我就是了。”染七七控诉道。

    霍君陌冷冷的看着她,他们是谁刺激谁?

    医生确认染七七没事,就出去了。

    霍君陌来到病床前,捏着她的下巴,逼着她把头抬起来。

    深邃亘古的眸子盯着她,“染七七,你刚才是装的吧?”

    “我可没那么无聊。”染七七有些心虚,不过疼是真的,但并不是很疼。

    她也分不清刚才的疼,到底是伤口的疼,还是心理上的疼。

    “你还敢说,小时候你经常用这招吸引我的注意力不是吗?”霍君陌意味深长的质问道。

    染七七顿了一下,抿抿唇。

    说到小时候,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她就是对霍君陌有种说不上来的信任感。

    时至今日,她觉得那种感觉还在左右着自己的思想。

    霍君陌也沉了一下,他不该提起从前的。

    因为无论是他,还是染七七,都没有办法面对过去。

    病房里的气氛,变得尴尬。

    霍君陌漆黑的眸染上些许凉薄,他们真的回不到过去了。

    “七七!”白纤纤忽然进来,一下子就打破了病房里的尴尬。

    她也察觉到气氛有些微妙,却装作没看到,笑眯眯的来到染七七的面前,“听说你醒了,真是让人担心死了。”

    “让你担心了。”染七七云淡风轻的笑着,其实眉心还在隐隐作痛。

    “唉,你傻啊,干嘛去救那个女人。”白纤纤想不明白。

    染七七轻轻一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这是积善行德。”

    白纤纤才不相信她的鬼话,她蹙着眉,“你没事就好,你不知道你被送到抢救室的时候,霍君陌的眼神都红了,看着特别吓人。”

    “我先出去。”不知为何,霍君陌听到白纤纤提起自己当时的样子,有些尴尬,转身出去了。

    等他出去,白纤纤才意味深长的说,“他是不是不好意思了?”

    染七七一脸的讪然,“应该不会。”

    霍君陌是那种傲娇的性格吗?

    “七七,我觉得霍君陌对你不单单只是报复吧?”白纤纤幽幽的望着染七七,“我总觉得他对你是爱得深沉。”

    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对,就是那种爱恨交织的感觉。

    染七七无奈的笑道:“你想太多。”

    “那个黄颖玉为什么要杀你?”白纤纤蹙着眉,“她疯了吗?”

    “她是要杀嫁给康子陵的人,所以没有特定的人,只要谁嫁给康子陵,谁就是她的目标。”染七七黛眉清冷而沉静,“我忘了提醒子陵,婚礼上一定要小心黄颖玉。”

    这次她没有成功,说不定会去婚礼上捣乱。

    “她确实狡猾,严煌派人去抓她,到现在都没有下落。”白纤纤愤愤的说:“她会藏到哪里呢?”

    染七七也不知道,不过黄颖玉是个疯子,早点抓到也会少一些危险。

    如果让她四处流窜,就不知道下一个倒霉的会是谁了。

    ——

    傍晚。

    霍君陌把晚饭摆在染七七的面前,用勺子喂她。

    染七七避开,“我自己来。”

    “你手臂一抬就扯到胸口的伤,我帮你。”男人低垂着墨眸,带着不容抗拒的威严。

    “那我用另外一只手。”染七七有些倔强。

    “有什么区别?”霍君陌用筷子夹了虾仁放到她的嘴边,“张嘴。”

    染七七皱了皱眉,一想因为这种事闹得不愉快实在是不值得,就张嘴。

    看她吃下去,霍君陌紧锁的眉头,总算是舒展了一些。

    染七七看他左手拿筷子,右手拿勺子,叹道:“听说聪明的人,都是用左手的。”

    霍君陌给她喂了一口米饭,又弄了一块没有骨头的鸡肉喂她,“我是因为右手受伤,才练的左手。”

    “什么伤?”染七七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望着他,眸子干净又澄澈。

    霍君陌沉了沉,那种事怎么能说出来玷污她的耳朵。

    “小伤。”霍君陌有意回避。

    染七七黑白分明的眸子干净的像琉璃,他避重就轻,她却感觉那一定是很严重。

    看着染七七听话的吃下饭菜,霍君陌才稍感轻松。

    如果她一味的和自己硬碰硬,说真的,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难道要康子陵找回来,让康子陵劝她吃饭吗?

    真到了那种地步,说不定他会疯掉,然后杀了染七七,再自己自杀。

    晚饭过后,染七七半躺在床上,闭目养神。

    霍君陌没有走,就坐在她的身边,手里拿着平板电脑正在处理工作,神情认真,侧颜专注。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似乎自己再怎么冷淡他,他都会贴上来。

    她兀自轻叹,十分的头疼。

    “你哪里不舒服?”霍君陌侧眸望着她。

    她毫无血色的小脸上挂着一丝寡淡,“没什么,你快要结婚了,不多陪陪新娘吗?”

    霍君陌冷冷的说:“结婚以后有的是时间。”

    染七七神情一怔,眉心突突的跳,自己真是找虐,竟说一些令自己尴尬的话。

    “染七七,把你扔在这里,我没那么狠心。”霍君陌意味深长的说。

    染七七淡漠的神情却变得凛然,“你又不是没扔过。”

    十年前,他扔掉她的时候,可是一点都不犹豫。

    一贯冷厉的男人,眉宇满是冷意,“染七七,我什么时候扔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