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69站在你身边的是人还是恶魔?
    来到阳台,霍君陌生气的看着她,凶巴巴的,“染七七,你哭够了没有?”

    染七七摇摇头,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她抽噎道:“你不要管我,让我哭一会儿。”

    她真的太难受了。

    无法想象,他是怎么熬过来的。

    她明白的。

    霍君陌比自己的生命都重要。

    她之前不承认,可是当他真的遭受到生命威胁的时候,她才明白,她是多舍不得他。

    看到她哭得这么伤心,霍君陌黑眸泛着幽冷的光芒,他弯下腰,缓缓将她抱进怀里。

    他心跟着疼,嗓音变得暗哑,“别哭了,你还有我。”

    染七七被他紧紧地抱着,哭得更大声。

    仿佛这段时间压抑在心底的怒与悲,都宣泄出来。

    霍君陌浑身撕扯一般的疼,深爱的女人为了另一个男人在哭,而他却还要安慰,这种酸楚谁能明白。

    大概过去了十分钟,染七七的情绪一点点的平静下来。

    发现怀里的小女人变得安静了,霍君陌这才缓缓的松开她。

    染七七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她推开霍君陌,“我没事了。”

    “没事就好。”霍君陌冷淡的说,他看了一眼西装,都是她的鼻涕和眼泪。

    染七七有些尴尬,立刻从手拿包里拿出小手绢给他擦,看到手拿包里的钱包,她愣了一下,刚才忘记给礼金了。

    她把小手绢塞给霍君陌:“你自己擦,我去去就来。”

    说完,她匆匆忙忙的就走了。

    霍君陌僵硬在原地,眼睛里翻涌着黑色的暗潮,她要去找那个男人?

    来到宾客台,染七七把红包交给负责收礼金的人,然后拿着笔在账簿上签字。

    她弯下腰,正要写的时候,忽然看到隔了几个人是霍君陌的名字。

    印象中,这是霍君陌回来她第一次看到他的字迹。

    她盯着字迹若有所思,不然意识到了什么,整个人都有些震惊。

    她不慌不忙收敛了眼底的震惊,把自己的名字签上,转身离开。

    这时,婚礼进行曲想起,她来不及去找康子陵问个明白,只能暂时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来。

    一切等婚礼结束再说。

    大门打开,陆知爱穿着一身法式浪漫的婚纱,双手拿着捧花,亦步亦趋的走向康子陵。

    康子陵的表情很冷峻,他眼神并没有看自己的新娘,而是在人群里寻找了染七七的身影。

    但是因为染七七做的很偏僻,他并没有找到。

    霍君陌从里面出来,也没有看到染七七,他深深地蹙眉,一转眼她怎么就不见了?

    陆知爱望着康子陵,直接的有些眩晕。

    她终于能够嫁给他了。

    这么多年的守候,等待,期盼,计谋,她终于如愿以偿了。

    康子陵却有些神情恍惚,看着陆知爱,他却想到了染七七。

    如果不是霍君陌突然回来,那么现在他要娶的女人就是染七七了。

    他怎么就没有死在外面!

    老天爷竟然让他活下来了。

    陆知爱把自己的手伸过去,双眸娇羞的等待着。

    康子陵还在想事情,根本没有注意。

    陆知爱的手悬在半空,有些尴尬。

    “子陵!”陈慧在后面低声提醒,“注意场合。”

    这个时候,如果他还在想染七七,那才是真的丢人。

    康家被退婚已经沦落成京城的笑柄,这次不能再出错了。

    康子陵收敛心神,缓缓握住陆知爱的手,内心一点感觉都没有。

    没有激动,也没有欣喜,只有愤怒悲伤之后的无奈。

    他和染七七终究是走到了尽头。

    站在证婚人面前,证婚人开始宣读证词。

    康子陵有种恍如隔世的错觉,而陆知爱却很虔诚。

    证词宣读完毕,两人交换戒指的时候,忽然听到有人在下面吼了一句,“陆知爱,你去死吧!”

    所有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见一个满脸是伤的女人冲上舞台,手里举着一把匕首,朝着陆知爱的肚子就刺了过去。

    “啊!”看着新娘洁白的婚纱染红,人群里爆发了惊叫声。

    陆知爱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终究是没有逃过这一劫。

    她缓缓的后退了两步,看着黄颖玉,脸色煞白。

    康子陵呆呆的站在原地,他看着陆知爱,有些无措。

    旁边几个人冲过去,把陆知爱扶起来。

    黄颖玉阴阴的笑着:“呵呵,谁都不能嫁给你,子陵,你是我的。”

    “你不是被抓起来了吗?”康子陵不敢相信。

    “有人把我放出来了。”黄颖玉意味深长的说,然后看了一眼旁边的霍君陌,才缓缓把眼神收回去。

    又是他!

    霍君陌眉头微蹙,黄颖玉在污蔑他。

    染七七走过来,看着黄颖玉,“你真的疯了。”

    黄颖玉瞥了一眼陆知爱,她小腹受伤严重,孩子是铁定保不住了。

    咣当!

    黄颖玉把手里的匕首一扔,一脸的释怀,“这样我就满足了。”

    康子陵走过去把陆知爱抱起来,准备送往医院。

    走到染七七面前的时候,康子陵的脚步一顿,他凉凉的看着染七七,“七七,站在你身边的到底是人还是恶魔,你真的清楚吗?”

    说完,他抱着陆知爱急急忙忙的就走了。

    很多人也跟着一起离开。

    染七七无比幽深的看着黄颖玉。

    黄颖玉也看着染七七,她相信自己已经成功决裂了他们。

    下一个就是染七七和霍君陌。

    很快就有警察进来,把黄颖玉带走了。

    谁能想到,婚礼竟然是这样收场的。

    霍君陌察觉到染七七的冷,他眸色深了深,“七七。”

    染七七摆摆手,“你不用说什么,就算是你也不奇怪。”

    说完,她迈步就往外走。

    暂时,她还不想听霍君陌解释。

    刚才黄颖玉的反应太过刻意。

    所以到底是不是霍君陌暗中指使,她还需要查一下。

    霍君陌矗立在原地,嘴角弧度森冷,又自嘲。

    她不相信他。

    也对,她何曾信任过他?

    他拆散了她和康子陵。

    她对他恨之入骨。

    “君陌。”顾雪琳站在他的身边,也有些不安,难道真的是霍君陌吗?

    不然黄颖玉是怎么混进来的?

    “滚开!”霍君陌转身往外走,现在最好谁都别烦他。

    “你怎么了?”顾雪琳很担心的说,“真的是你做的吗?”

    霍君陌转身,冷冷看着她,眼神冰冷如千年不化的寒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