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太吾传人响当当 > 第两百一十六章 毒发
    “你这人花样还真多。”面对飞来的长剑响当当丝毫不慌,在旁边的绘着仙女飞天的墙壁上直接一踩,轻松的躲了过去。

    但是半空之中又是几张米黄色的符箓对着响当当径直的射过来。

    虽说这延绵不绝的符箓,响当当不能全部躲掉,但是已经施展出血童不死身的响当当哪怕身上受的伤再重,自己体内内息再紊乱,轻功速度没有减弱半点。

    这个空旷的剑冢之中,响当当和术方两人来回追赶着。但是在术方没有注意到的地方,她那薄纱手套下面一条条暗红线顺着手臂慢慢的向上绵延。

    剑冢外面,宁淑凝一脸紧张的听着那剑冢之中乒乒乓乓的打斗声。

    “当当姐,里面到底怎么样了??”她低头对着怀里的雍君霞询问道。

    但是面对宁淑凝的询问,雍君霞没有回答,她双眼无神的看远处好似木头人一样没有任何回应。

    宁淑凝也知道,此时的响当当怕是没有时间来理会自己的。要全神贯注的对付里面的怪人。

    “哎,”宁淑凝叹了一口气,她把下巴轻轻的抵在雍君霞把一头银白色的头发上面。继续焦急的等待着。

    但是又过来一个时辰,宁淑凝还是没见自己的当当姐出来,一想到之前当当姐浑身是血点从那剑冢之中爬出来的一幕,她的心顿时悬到了极点。

    “不行!!我要去帮帮她!多一个人总比单打独斗好。”宁淑凝银牙一咬,就准备从冲进去帮助自己的当当姐。

    她刚走没两步,她怀里的雍君霞的话把她给喊住了,“别去,马上就好了。”

    “当当姐你没事吧,里面到底怎么样了??”宁淑凝急忙问道。

    在她怀里的雍君霞顿过来好一会后,才面无表情的再说出四个字。“等着,快了。”

    而此时在剑冢之内,响当当气喘吁吁在站剑冢角落,之前平整的地面已经被两人的打斗砸的到处坑坑洼洼。

    此时的她身上一身凌乱,衣服上面都是被被符箓炸出来的黑坑,衣服也被汗水全部浸透紧紧黏在响当当的身上。

    而站在响当当面前,术方更是凄惨几分。虽然她身上的衣服连半点灰尘都没有,但是那一条条从她手臂处蔓延出来的深红色红线已经爬满了全身。

    明王拙火定作为无量金刚宗四阶身法反弹的烈毒,从来都是移动越快毒发越快,她跟着响当当跑了这么长时间,眼看着马上就要毒发攻心了。

    浑身红线的术方刚准备对着响当当冲去,但是脚下一个跄踉单膝跪倒在地,一条血线从她嘴角流了下来。

    “嘿,术方你完蛋了。”响当当吸了一口气,支起身来看着面前的术方大声喊到。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响当当知道自己已经赢了。

    但是就在响当当等着术方毒发身亡之时,面无表情的术方缓缓右手举剑抬过头顶,左手母指尾指无名指合拢放在胸口,食指中指朝天放在胸前嘴中喃喃念剑诀。

    “嗡嗡嗡”,术方手中的鬼神霞抖动起来,随着术方嘴中念决声越来越急,狭长的鬼神霞长剑上泛起微弱的寒光。

    ——“万化十四剑!!”

    空中寒光一闪术方手中长剑一分为十四,带着阵阵锋利的寒光向着响当当射去。

    看着向着自己漫天的剑光,响当当的瞳孔微微一缩连忙向着后面退去。

    但是这一次,很显然术方用最后的杀手锏,响当当的轻功再快也快不过这然山派御剑术最强的一招。

    空中十四把飞剑其极如电,一瞬间就追上了响当当。锋利的剑刃快速的在响当当身上掠过,她身上的衣服被割出道道破口,露出了下面白皙的皮肤。

    要是寻常人怕是早就被这满天的剑光直接分尸了。不过好在响当当横练功法非常强硬,锋利的剑刃在她身体上划过留下一道道白印。

    术方嘴中再次念出剑诀,满天飞剑忽然一变,好似下雨天空中的雨点一般,一同向着响当当坠去。

    响当当心中也恼了,双脚站定对着面前剑光深吸一口气,随着响当当气沉丹田,一声震耳欲聋的狮吼声从她喉咙处爆出。

    漫天长剑被改良佛门狮子吼震的摇摇欲坠,仿佛就要从天上掉下来一般。

    “灵剑匣中藏,聚因含道情,剑心不可息,神缘无为擎!!”

    术方双手和十用力聚过头顶。空中长剑瞬间再次和为一体,鬼神霞带着耀眼的剑芒向着响当当径直射来。

    “哈哈,来的好!!”看着向着自己射来的长剑,响当当此时也打出了火气,不偏不避赤手空拳的对着飞剑冲了过去。

    就在响当当刚走两步的功夫,那鬼神霞飞剑已经来到了她的面前,刺眼的剑芒直指她的心口。

    响当当伸出双手对着飞剑徒手抓去。锋利的剑刃轻易割开了响当当的练了刀枪不入的皮肤,把里面猩红的血液给带了出来。

    自己的双手虽然被飞剑割的鲜血直流,但是响当当没有丝毫的退缩,就这么紧紧的卡住这把想要钻透自己心脏的飞剑。

    剑上上面强大的力道把响当当不断的向后推去,双脚在地上直接犁出两道深深的印子。

    眼看着响当当就要碰到身后的墙壁的之时,“锵”的一声,在响当当难以置信的注视之下,手中抓住的飞剑四分五裂,残缺的剑柄掉在了响当当的面前。

    响当当抬起头来向着飞剑主人望去,只见远处的术方翻身越起,来到了响当当面前。

    看着她到了脑袋上的红线,响当当明白很显然术方已经烈毒攻心了。

    术方对着响当当眼中充满了赞许点了点头,紧接着她拿出之前的青色令牌指了指天再指了指地,最后对着响当当一揖到低。

    “你这是要干嘛??”响当当眼中充满了戒备看着术方。

    术方没有说话脸上带着欣慰的看着响当当,紧接着她身上开始飘出白烟把她笼罩起来。

    在响当当注视之下,术方乘云而去向着剑冢出口飘然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