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怪谈异闻 > 第161章 附身(1)
    黎云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薛小莲在说什么。

    他看看屏幕,又看看薛小莲,朝她确认了一遍,“这是酆都发来的?”

    “嗯。你刚才没感觉吗?”薛小莲反问。

    黎云想了想,迟疑地摇摇头。

    似乎是听薛小莲这样问了之后,他才觉得刚才的提示音有些不对劲。

    黎云越想,越是分辨不清自己那会儿到底有没有感觉到什么灵异的气息。

    他摇摇头,放弃了探究,又问薛小莲:“那这内容是什么?”

    薛小莲回答:“不知道。”

    黎云抬头看向她。

    “黑白无常没给你们解释过吗?”

    “他是说过……信号不好?”黎云发怔地回答。

    “大多数就是这样了。”薛小莲指指屏幕,转身回到座位,又闭目养神起来。

    黎云对着屏幕发了一会儿呆,想要解出那些乱码。

    可那些似乎就是单纯的乱码,并不是什么摩斯密码,也不能转码成正常的信息。

    黎云的视线落在那个名字上。

    二号还失踪着……

    他心头一跳,给李叔发了消息。

    幸好李叔生前就学了怎么用微信,这方面不用黎云手把手地教。

    这么复杂的事情,用消息沟通有些麻烦。

    黎云只是习惯性地发了微信之后,又给李叔打了电话。

    薛小莲和易心显然不会管这事情,对此兴趣缺缺。

    黎云和李叔则是本着同病相怜的那点情绪,想要帮帮忙。两人都觉得这是二号的求救消息。

    只是,消息是从酆都发来的……

    “二号在酆都吗?”黎云疑惑问道。

    “你能不能给他回消息?”李叔问道。

    黎云将手机放到了一边,“我现在回回看。”

    黎云的回复正常发送了出去。

    他和李叔在电话两边,心焦地等待了几个小时,都没收到新的回复。

    黎云只能请教薛小莲,“薛姐有没有办法联系到黑白无常?”

    “之前是碰到过。我们没有交换联系方式。不过,他们在这座城市应该有落脚的地方吧。”薛小莲眼也不睁开地作了回答。

    这回答实在是让人失望。

    要在一座大城市找人,还没有个身份信息之类的情报,那真是大海捞针。

    别说找人了,李叔想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找家丧葬用品店都有些困难。

    金荣大厦这附近可不会有这种店。要找个老小区,李叔又有些不知道从哪儿下手。

    还是黎云帮他在网上定了锡箔纸一类的东西。

    黎云想到此,开淘宝一看,快递显示今天就能到了。

    他灵机一动,和李叔商量起来。

    “……李叔你联系上你那个老兄弟之后,可以托他问一问吧?至少他也在酆都。有个中间人,大家交流起来会省事很多。”黎云出主意。

    “这不是换汤不换药吗?我那老兄弟要给我发消息也不容易啊。”李叔在黎云看不到的办公室中直摇头,“他之前就给我打过电话,五号没有接,但是吧……应该差不多。”

    “我感觉不太一样。”黎云说道。

    “什么不一样?”李叔好奇问道。

    “那不是陌生人啊,是你的老兄弟。你能将电话号码烧给他,那次沟通不就很顺利吗?这个信号强弱,可能和彼此的心情有关系吧。”黎云像是在瞎胡扯,但他直觉自己并没有猜错。

    薛小莲睁眼看了看黎云。

    “这里面应该是有区别的。”黎云加强了语气。

    李叔半信半疑,但想想自己作为鬼的几次成功经历,也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答应下来。

    两人就这样说定了,暂时放下一件心事。

    一起吃了午饭,黎云就收到了快递的电话。

    因为地址写的是金荣大厦四楼的缘故,快递走正门,将包裹放在了保安那儿。

    黎云下楼取件,又跟张建打了个照面。

    张建看黎云的眼神还是怪怪的,视线还往包裹上那张快递单瞟了一眼。

    淘宝卖家很直接地在快递单上印了货品名称,那家店店名中的“丧葬”两字也非常醒目。

    张建心里犯着嘀咕,偷瞄着黎云上楼的背影。

    等看不见人了,他就在群里发了消息。

    他、王新、冯东华、葛晓军这见鬼四人组一起拉了个群,平日里就是交换一下驱鬼方法,一起上上香、烧烧纸、买买护身符。

    张建在群里一爆料,另外三个先后冒泡。

    王新他们三个已经烧过纸了,自然是大呼自己英明神武,做得对。四楼的古怪员工也这么做了就是证明啊!

    张建心里就更加犯嘀咕了。

    “我看你也去烧一烧吧。”王新劝道,“就在楼梯间还有四楼烧一烧。哪天夜班的时候去烧,没人,方便。”

    “我现在哪敢啊?”张建一边发消息,一边唉声叹气。

    现在他们保安队谁都不敢上夜班,就是不得不上夜班,也不敢乱跑了,值夜班的两个都呆在监控室里,只看监控,都不巡逻了。

    物业经理似乎也有忌惮,说了他们两句之后,无奈作罢。

    张建心中矛盾重重。

    这不知不觉,一下午就过去了。

    楼里的职员陆续下班,张建还看到了抱着箱子的黎云和他身边的薛小莲。

    张建探头努力观察,确定那箱子没有拆卡。

    等到八、九点钟,加班的人也走得差不多了,张建和同事扫了扫监控,就安心窝在监控室里准备通宵了。

    “我去上个厕所。”张建的同事说了一句,急急忙忙跑出了监控室。

    张建玩着手机,时不时扫一眼监控画面。

    他余光瞥见什么东西闪了闪,便抬眼看了过去。

    监控画面中的一格,看起来是哪一层楼梯间的门,忽然就晃了晃,如同刚有人经过。

    张建下意识看了眼那屏幕角落的字。

    四楼……

    张建打了个冷颤,握紧了手机。

    那扇门因为惯性不断摆动,摆动幅度越来越小,最终归于静止。

    张建咽了口唾沫,吁了口气。

    他擦擦汗,想要告诉自己没事。

    就这一瞬,他又看到一个监控画面中出现了人影。

    那是金荣大厦正门的一个监控,对着门,能看到玻璃大门外走过去的两个人,其中一人还抱着个箱子。

    张建硬是从模糊的画面中认出了黎云。

    他再次心跳加速。

    突然间,他想到了他那个同事。

    怎么上厕所了那么久还没回来?

    张建这样一想,转头看向监控室的门。

    门是虚掩着的,门缝中,有一只眼睛正看着张建。

    “哇啊——”张建惨叫一声,整个人从椅子上摔了下来。

    吱呀——

    门缓缓被推开,门外的人也露出了全貌。

    张建几乎要停止的心跳恢复了过来。

    “呼……呼……你小子他妈的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啊?”张建愤怒地吼道,从地上爬了起来。

    门外的人不是别人,而是王新。

    王新面无表情,像是没有听见张建的话,径直走到了监控屏幕前。

    张建觉察到了不对。

    他看看王新,又看看监控屏幕。

    四楼那个对着楼梯间门的监控画面中出现了一个人影。

    是葛晓军!

    葛晓军和王新一样,如同梦游的人,走向了楼梯,推开了门,消失在门的另一边。

    张建屏住了呼吸。

    王新一直没有说话,僵硬地转身,就这样走出了监控室。

    颤抖着的张建掏出手机,在那个群中发了消息。

    他听到外头传来消息提示音,吓得贴到了墙壁上。

    很快,又有三声消息提示,其中一声来自张建的手机。

    张建收到了冯东华的回复:

    【他们两个今天都加班。我们没一起走。】

    张建瞪大了眼睛。

    他好歹是在这儿当保安的,认人的本事有一些。

    他记得清楚,下班高峰那个点走了很多人,他肯定有看漏的。但之后时不时有加班的人离开,每一个他都能看清楚。

    那其中,没有王新,也没有葛晓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