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神侯 > 第69章 冲突起二
    石县北城,鸿运赌坊。

    时近巳时,鸿运赌坊外熙熙攘攘围了一群百姓,不断朝赌坊里头探头张望、指指点点。

    只见赌坊大堂内,桌椅板凳碎了一地,十数名杨家村弟子瘫倒在地哀嚎呻吟着,大堂正中,于毅手持一柄县衙水火棍,横指拦在自己身前的王林等人。

    “于大人,这鸿运赌坊乃是本相驿丞杨戬杨大人的产业。您和杨大人同县为官,平日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做事还需为自己留一份余地为好,若是把事情做绝了,恐怕对大家都没什么好处!”

    只见王林领着手下十多名弟兄,身着官驿灰色圆领皂衣,拦在于家父子二人身前,冷声说道。

    于千闻言,摇了摇头,叹笑道:“呵呵,看来那杨戬平日里在石县还真是作威作福惯了,便连其手下一名不入品秩的驿卒,也敢来教老夫如何做官!”

    言罢,神色一冷,也不去理会王林,朝于毅吩咐道:“毅儿,不必留手,若再有人胆敢横加阻拦,一并将其打翻,关进县衙大牢去!”

    二人对话间并有说破王林和其一众下属锦衣卫的身份,毕竟门外还有那么多百姓看着。其实王林如今说来也是从七品的锦衣卫小旗,要是单论官职,也就比于千低了半级,且真正论起权利来,王林或许还能压这于千一筹。

    只是凭着于千的底蕴和性子,即便是这王林当众亮出了锦衣卫的身份,他也不会怕了。

    “你敢!”

    王林见状怒喝一声,招手一挥,身后十多名缇骑下属立时便将于毅团团围住,行动站位之际错落有致,却非杨家村的那些乡汉可比。

    而杨旱见此,也挣扎着起身,抹去嘴角鲜血来到王林身旁,冷冷的看着于毅。

    于毅单手持着水火棍,环视四周一眼,见那些个缇骑汉子步态神情皆深冷无比,便是比之大明边军也不遑多让,还有那杨旱,一身武道显然已至先天之境,心性亦属上佳,心下不由暗叹:“可惜了这些大好儿郎,入了歧途,为虎作伥。”

    随即神色一冷,便要动手。

    “吁~”

    就在此时,赌坊门外马蹄声响起,围观百姓见了杨戬,皆纷纷避让出了一条路来。

    “于大人,你这是要做什么?”只见杨戬领着冯勇,一边说着,一边缓步踏入赌坊正堂。

    “是他!”

    双方这一见面,心中却皆是微微一楞,而那于毅神色间也露出了一丝凝重。原来,这杨戬却正是他们此前在京师永定门外见过的那名锦衣卫!

    “我道这于千为何敢如此有恃无恐,愿来此人不但与王家相交非浅,其子于毅,竟也是一名实力不俗的传承者。”只见杨戬心下暗道一句,随即神色一肃,来到于千身前,抱拳说道:“于大人,敢问杨某何处得罪你了,竟然要让你亲自带着儿子来拆我的赌坊?”

    “父亲......”

    此时,于毅来到于千身旁,皱着眉头刚想开口说话,却被于千摇了摇头,伸手打断。

    随后,只见于千朝杨戬施礼回道:“杨驿丞,本官初来石县,你我之间亦无私怨。只是本官身为石县县令,所行所言,便要替石县的百姓着想......”

    “你这座赌坊开在北城闹市之中,乃是一县之地五毒靡乱之根源,于百姓有百害而无一利,本官身为石县县令,自然是要将其给封了的。”

    “五毒靡乱之根源?”杨戬闻言,哑然失笑道:“于大人此言言过了吧,这鸿运赌坊已在石县开了十多年,若是能把石县搅乱,岂非早就乱了?”

    “况且我《大明律》中,好像也并没有明文规定,不准商家百姓私设赌坊吧?”

    说到此处,神色一冷,继续道:“于大人今日如此毫无缘由的来封杨某的买卖,杨某也不问其他,只问一句:大人你这么干,可算有违大明律法?”

    《大明律》中确实没有明文规定不准备商家百姓开设赌坊,也没有明说不准朝廷官员参与其内,只是对赌坊和青楼两项营生,所收取的赋税要比其他买卖高出十倍罢了。当然,以杨戬在石县的地位,这鸿运赌坊的赋税,他自然是一文也没有上交的。

    “杨大人......这是要与老夫论《大明律》?”

    于千听杨戬这般发问,突然摇头笑了笑,他虽然性子耿直,嫉恶如仇,可却绝非鲁莽之辈,来封这座鸿运赌坊前便早已有了准备。

    只见其朝杨戬冷笑道:“不错,大明律文中并没有说不准商民私设赌坊。”

    “只是却有明文规定,赌坊所有收入,要上交官府六成以作赋税,如遇偷税欺瞒者,轻则封查赌坊、罚百倍所欠税款,重则拿赌坊契主下狱问罪,发配沧州。”

    “杨大人......不知你是想让本官回县衙好好查一查这鸿运赌坊历年所交的赋税呢,还是就此让本官封了这家赌坊?”

    杨戬闻言,面色变冷,凝视着于千,双眼开阖间寒芒微闪,冷声道:“于大人,你这是非要和我杨戬过不去了?需知......与人方便,便是与己方便!”

    “不是我于千要与杨大人过不去,而是杨大人已和这石县的百姓不过去。”于千见此丝毫不惧,回视杨戬,淡声说道:“而谁和石县百姓过不去,我于千,自然便要同他过不去!”

    这刺儿头当包公当到老子的头上来了,杨戬心下暗骂一句,随即冷笑道:“呵呵,这么说来,于大人想封的不仅仅是杨某这一处产业,只怕心中还在想着.......要如何向朝廷参我杨戬一本,让朝廷拿杨某人问罪是吧?”

    “不错。”于千闻言,淡淡回了一句。

    而那于毅,此时也上前一步拦在了自家老父身前,警惕地看着杨戬。

    “于伯伯!”

    就在此时,王嫦曦也从城外竹舍赶到了鸿运赌坊,见了场中之景后,神色一变,急忙小跑进堂内,拦在了双方中间。

    杨戬见此,心念微转之下已然有了主意,只见其收起冷然之色,淡淡一笑,朝王嫦曦作揖施礼道:“王姑娘,你也看见了,不是杨某要找他们于家父子的麻烦,而是这位于县令不想放过我杨某人!”

    “今日,杨戬便给王姑娘一个面子,先让一步。只是......还请王姑娘好生劝劝你这位于伯伯,不要再得寸进尺,杨某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言罢,不再理会于家父子,朝身后众人冷声说道:“我们走!”

    “大人,这赌坊......”王林见状微微一楞。

    “让他封!”

    杨戬没好气的回了一句,随即率先出门离去。

    **********

    出了县城之后,杨戬先是让杨旱领着杨家村的兄弟回了村内,并嘱咐杨旱拿些银子安顿好这些弟兄,而自己则带着冯勇和王林回到了官驿。

    “大人,这是于家父子所有资料,此人好像来历不凡,资料被上头抹去了很多,并无太多行事记录。”驿丞官舍内,冯勇拿着一份文卷进入房中,朝杨戬递了过去。

    只见其犹豫了片刻后,忍不住问道:“大人,今天这件事,咱们不会就这么算了吧?”

    杨戬接过文卷随意翻看了一眼后,冷声笑道:“你说呢?”

    冯勇见状冷不住打了个寒颤,他跟了杨戬三年,深知这位杨大人的脾性,如此模样便连耗子带人反他之时都未曾见过,冯勇知道......这于家父子,怕是已被自家这位大人给盯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