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大汉 > 第103章 星星之火
    “陆昭云,你什么意思?”夏侯栎一听话音,当场出声喝止道!

    陆昭云对于夏侯栎的问话,毫不为意!看着一些副将意动不已的样子,陆昭云当即继续道:“没有武帝当年提拔我们,怎么能有我们的今日!而武帝无辜病逝在勤政殿内,大家难道没有一丝为先帝报仇的觉悟吗?”

    何建这时候不合时宜的大笑声道:“陆将军说出这话时,难道没有一丝的羞愧之色吗?若是没有陆将军的临阵倒戈,现在的朝堂……哈哈……”

    何建的话,可谓是一语正中陆昭云的伤口处!

    在场的一些将军,也不无的小声议论着:“是啊,武帝身死,陆昭云可是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啊!”

    “浪子回头,为时未晚!陆先生这时候为武帝报仇,我们应该相信他!”

    “这话倒是,不过,总是感觉怪怪的!”

    ……

    听到这些声音,秦丰不无的当即出声道:“是所谓: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当初若是没有李从献绑架陆家家主,陆将军怎么可能助纣为虐!如今陆将军不是正尽自己所能在挽回大局吗?”

    秦丰的解释之言,立即得到一些副将的回应!而何建这时候坐不住了,他当即斥声道:“你是何人,这里岂是你所能进来的?”

    秦丰毫不为意的当场反击道:“我是武帝一手提拔起来的都尉,为武帝报仇,我自是为马前卒!”

    秦丰的话,自是感染着当场的副将!不知是谁率先喊了一句:“为先皇报仇!”

    营帐内立即浮现出一声高过一声的呼声道:“我等誓必为先皇报仇!”

    看着当家同仇敌忾的样子,何建与着夏侯栎当即拔出腰间的佩剑,厉声问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要谋反不成?”

    陆昭云走步向前,冷声间道:“我们都深受先皇皇恩,现在你们回头还来得及!你们难道还要继续坐李从献的走狗不成?”

    夏侯栎不屑的一声道:“一群乌合之众!就你们还敢反抗陛下,难道你们以为宫内的禁军是干什么吃的?我劝尔等赶紧收手,我只举报陆昭云一人,余下……”

    “噗……”

    夏侯栎的话未说完,申金磊就直接的拔剑刺了上去!与着夏侯栎共同命运的,还有身旁的几个副将!

    夏侯栎难以置信的看着腹中的剑,艰难的吐语声道:“你们简直是找死……”

    申金磊见着对方还在说话,立即的将着手中的剑又将里面深入几分!直到对方再也说不出话,他才松手……

    在处理完他们后,陆昭云当即就大喝一声道:“李从献身旁的眼线尽皆诛杀,剩下的我们即可反攻皇宫,擒拿李从献,为先帝报仇!”

    “为先帝报仇!”

    ……

    因为细柳营的将士,绝大多数都受先皇的恩惠!所以,陆昭云能够这么快的说动这些将士与自己反戈而击!

    因为细柳营身处在南城门,陆昭云在整合一众将士后,已经丑时将过!

    他看着手下的将士,大喝一声道:“为先帝报仇,冲啊!”

    细柳营虽然不过五千多名将士,看似翻不起什么大浪!但如今的蓟城内,龙虎卫早就在追击安王时,早已消耗殆尽!宫中的禁军也有着一半折损,剩下的全靠城中的兵马司的丁甲来充门面!

    因此,看似细柳营实力一般,但陆昭云在打出为先帝复仇的口号后,整个细柳营的甲士们,内心中充斥着对先帝的怀恋和现今帝王的仇视,这就是一支利箭,直击敌人的胸口!

    在着副将潘连珅的带领下,先头部队迅速突破城南的钟鼓楼!在清点下人数,损失并不算大的情况下,潘连珅直接的大喊一声道:“兄弟们,随我去占领南府库!”

    南府库是京城南门的武器集合点,那里有着箭矢、兵器,甚至还存有不少的粮仓!秦丰与陆昭云行事起来倒是十分谨慎,准备好退路,与着京城内的李从献做好殊死之战!

    因为陆昭云率领的细柳营行兵迅速,南府库可以说是也没遇到多大的阻碍就顺利拿下来!这种情况下,直接助长随行着的甲士们!

    潘连珅更是直接请战道:“将军,这也太简单了,我直接率军前去攻袭皇宫,活捉李从献!”

    潘连珅的话,得到一众甲士纷纷点头道:“是啊,城内的守军简直不堪一击!”

    虽然大家这么说,但陆昭云还是制止一声道:“大家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我们之前胜在准备充分,如今拿下南府库后,皇宫内的李从献必然知晓,大家还是小心行事,不要盲冲!”

    “喏!”

    ……

    皇宫之内!

    李从献是被着南府库方面求救的烟花爆声所惊醒的,他甚至连外套都没有穿,直接的走出殿门,问声道:“值官侍郎,那烟花是怎么回事?”

    被着李从献一问,宦者当即跪下道:“回陛下的话,还没有接到前线的战报!”

    李从献暗骂着一声废物,然后就向着宫外走去!以着李从献自己的判断,应该是蓟城之内发出的……

    哎,屋漏偏逢连夜雨啊!

    “报,陛下,大事啊!”

    刚走了几步的李从献,立即就听到外面传来的呼救声!他当即就跑过去问道:“快说,出什么事情了?”

    “陛下,南城的细柳营反了!”

    一听这话,李从献当即急不可耐的骂声道:“施嘉邑这竖子,寡人待他不薄,他也敢反我?”

    一听陛下张口就骂施嘉邑,宦者立马的解释道:“禀陛下,不是施将军!他人如今就跪在门外,是陆昭云带着细柳营的甲士反了,他们已经拿下南府库,就向着皇宫方向进发了!”

    一听是陆昭云,李从献旋即就怒及而笑道:“好,好,好啊!本来想放他一马,他倒是急不可耐的送死来了!去,快去传舅父跟淳于煜将军来!”

    皇城禁地之内,李从献倒是不担心陆昭云能这么快的带兵攻到这里!但就怕这场反叛会如星星之火,渐成燎原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