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宠进化 > 第七百三十四章 请宝贝回来(第一更)
    “现在,你把你左边那只夔牛杀掉,否则你就再也见不到你的白泽了。”死亡稻草人的声音仿佛丧钟落在众兽耳边。

    朱厌身躯一震,左右为难。

    它并非天生地养的先天朱厌,只是体内拥有一丝非常稀薄不知道多少代的朱厌血脉。

    在漫长的岁月中终于将朱厌血脉浓度逐渐提纯逼近纯血朱厌。

    所以它的骨子里其实还是那只山上的小猴子。

    朱厌面色阴沉不定,双拳死死握住。

    “大海,能不能把这个灵魂抢过来。”高鹏在心底问讯胖大海。

    胖大海沉声说道:“很难。”

    “如果阿呆也出手呢?”

    “前提就是阿呆也出手,否则光靠我一条鱼绝对不行。”胖大海有点尴尬。

    高鹏沉默,说实话,他现在不敢赌。

    如果赌失败了,很可能会失去白泽。

    “快点。”死亡稻草人的脸上的笑容越来越诡异,在它手心的白泽发出痛呼。

    “你住手!!!”朱厌仰天咆哮,狠狠一拳砸在地面,大地崩裂。

    夔牛小心戒备,如果朱厌真的发狂,它还真没把握对付这只发狂的猛兽。

    蓦然,天色骤黑。

    大地陷入沉沦。

    万物伸手不见五指。

    所有人的六感都被屏蔽于黑暗里。

    六感分别为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和对危险预知的超感官知觉,也可以称之为——直觉。

    “这个能力......”高鹏隐约知道了这个能力的来源,应该是它出手了。

    “这是谁?”胖大海震惊的发现自己竟然失去了自己所有的感觉器官,而且它一向比较发达的对危险预知的能力突然间仿佛失去了效果,空荡荡的,周围的一切让他感到未知。

    胖大海竟然对这空荡荡的黑暗环境感到了一丝陌生和不安。

    “杀戮榜第一的那家伙。”高鹏说道。

    “那家伙啊......”胖大海凝重无比,它承认是自己小瞧了这些怪物,这家伙很强。

    黑雾如潮水般褪去,一株通体黑紫色的巨树生长在大地上,黑树树干龟裂的裂缝中流淌着紫色的火焰,大树顶端,一头通体黝黑,神俊异常的巨雕眼神锐利如刀。

    在这只黑色巨雕的双肩环绕着黑色日月,脚下漂浮着一个黑色的长桥。

    长桥神光缭绕,周围异象彰显,是一件品质极高的神器。

    在黑桥上站着白泽的灵魂。

    白泽站在桥边时不时看一眼黑雕,又低下头看向朱厌。

    “还是这么蠢。”永夜雕的声音如金铁交鸣,十分响亮。

    “我们以前认识吗?”朱厌皱眉。

    永夜雕淡淡一笑,也不回答。

    死亡稻草人低下头,在它的掌心锁链被斩出一个豁口,里面的灵魂不翼而飞。

    死亡稻草人眼底露出幽幽黑光,周身缭绕着黑色的雾气突然融入环境里。

    没有什么特别的异象,但高鹏通过数据框发现自己一行人的头顶出现了一个名为【厄运光环】的负面状态。

    十级的厄运光环是什么程度高鹏很快就见识到了。

    轰隆,脚下大地突然颤抖,方圆百里爆发了一场大地震。

    哗啦啦。

    锁链摇晃,死亡稻草人手中的勾魂锁链自动愈合,猛然掷出,锁链一分为九,其中三条分别袭向夔牛朱厌永夜雕,剩余五条化作凶猛的蟒蛇袭向胖大海。

    夔牛和朱厌还有永夜雕都和它交过手,所以它挑选了一个躲在后面的最弱的家伙。

    先把最弱的解决,然后再慢慢对付这些家伙!

    死亡稻草人嘴角裂开,露出兴奋的神色,来吧来吧,你的灵魂被我勾走吧!!!

    半空中飞舞的锁链冒出红色的火焰,五条锁链化为恶鬼,贪婪的捆向胖大海。

    胖大海脸色涨得通红,这么多怪物不打偏要打我,居然这么瞧不起我。

    张开巨口,恐怖的巨口仿佛要吞噬深渊。

    轰!

    天色一暗,海暴巨皇临世!

    黑压压的天空中弥漫着潮腥的气息,五条勾魂锁链就像牙签刺入胖大海庞大的身躯。

    微微一晃,

    沉闷的浪潮声向外扩散。

    水纹状的波纹散发出一圈又一圈的叠层。

    潮湿的水汽中彰显各种光怪陆离。

    巨皇甩尾,一个黑洞当头砸下。

    轰轰轰。

    黑洞传出恐怖的吸力。

    就像天空中的一轮黑日当头砸下。

    狂暴的气压将大地震裂土石纷飞。

    死亡稻草人,“……”

    这招它不敢硬抗,忌惮的看着头顶的这个巨无霸黑洞。

    这是吞噬法则,如果被吞进去就算它有复活的能力也没辙。

    在高鹏的指引下,胖大海暴躁的声音从黑洞后传出,“这只稻草人全身上下绝大多数的稻草都神化了,一般的攻击对它没有效果,只有将它身上最后一根稻草毁灭才能杀死它。”

    永夜雕眼睛眯成一条缝,翅膀接连挥舞,粘稠的黑色丝线化作囚牢将死亡稻草人困在中央。

    死亡稻草人向左边一动,黑色丝线密密麻麻的附着在它的周身,

    这黑丝像胶水粘在它身上让它寸步难行。

    它本身就不以力量为主,你也很难指望以稻草人为本体的怪物能够拥有多大的力量。

    死亡稻草人张开双臂,无穷无尽的死亡之气化作乌鸦从它体内尖叫着向外飞出。

    呱呱呱——

    黑洞将乌鸦全部吞噬,并未因为受到乌鸦的攻击而变得虚弱,反而因为吞噬乌鸦让它的吸力变得越来越大。

    死亡稻草人面色骤变,随着黑洞越来越近,死亡的威胁也让它逐渐癫狂。

    嘭的一声。

    死亡稻草人突然解体,身体化作无数黑色的乌鸦飞向四面八方。

    一些乌鸦被黑线黏住,但也有少量乌鸦从黑线的缝隙中逃窜飞出。

    胖大海脸上露出计谋得逞的奸笑,“这就对了嘛。”

    地里突然冒出一条条横竖的金光,几只乌鸦直接撞在金光上,这金光就像一堵墙将所有乌鸦封锁在迷宫里。

    大地颤抖,一座迷宫撕裂大地缓缓浮出地面。

    高大厚实的灰白色墙壁古朴无比,在围墙的其中某段有一个巨大的窟窿,像是被什么东西刺穿了。

    “请宝贝回来。”胖大海大喊一声。

    迷宫猛然一震,越来越小,最后化作一个巴掌大的金色小方块落入胖大海鱼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