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无敌吕布 > 第一百九十八章 当直取王庭
    冰雪融化,春暖花开。

    大汉初平四年正月中旬,在晋阳度过了正旦之后的袁胤也是起身离开晋阳。这个出自四世三公的袁家子弟,还是颇为不舍,可能是晋阳的风土人情,让他极为留恋。也可能是与吕布的交往,让他颇为不舍。总之,袁胤在离去时,脸上还是颇为伤感的。

    “仲承若有时间,可多来我晋阳玩玩……”

    吕布笑言道。

    “……一定……”

    袁胤回道,“……君侯待遇甚厚,胤铭记在心,什么时候君侯若来淮南,胤也会尽尽地主之谊……”

    “哈哈哈!那我期待这一日了。”

    吕布说道。

    袁胤拜别了。

    这数月的时间,袁胤在晋阳可是感受到了不少。更是和吕布有着深厚的友谊来,这数月之间,两人相谈甚欢,多有恨不得早日相见的意味。

    可惜,袁胤再不归去,只怕袁术要亲自来,请其归去了。

    这数月的时间,退守阴陵的袁术,率军击败了驻扎在寿春的陈瑀。在匡亭一战大败的袁术,终于是出了一口恶气!想当初,匡亭一战败给曹操,欲回寿春,却被他一手提拔起来的扬州刺史陈瑀给拒绝了。这让他甚为大怒!这寿春,可不比兖州!匡亭一战之败,顶多是让袁术放弃北上攻伐的心思罢了,可寿春可是他袁术的大本营!若是让陈瑀占据,他袁术还能混下去?

    迅速集合大军,袁术在寒冬之际,都要坚持出军击败了陈瑀。不顾陈瑀的求和,攻占寿春,让陈瑀败逃回下邳。

    下邳,乃是徐州的地盘。

    陈瑀的背叛让袁术恨到了极点,即便是陈瑀退走下邳,可袁术依旧不想放过。可徐州此时还是陶谦的地盘,两家又是盟友。袁术于是让陶谦擒杀陈瑀,可陶谦确实拒绝了。这件事,让袁术颇为不悦!毕竟陶谦身为盟友,自当帮助他袁术的,怎么能帮助背叛他的贼子?为此,袁术问计于麾下,有说要战的,也有说不可战的。于是袁术便想快速召回袁胤,想与他商议一下大计。

    当得知此消息的吕布,只能苦笑一声!他们刚不久还四家联盟,信誓旦旦的说要共伐袁曹!这转眼间,便是内讧起来了,这种联盟,果然是极其脆弱的。

    且不提袁术败陈瑀之事,过了正旦之后,吕布也是开始调兵遣将起来。凛冽的寒冬过去,冰雪融化,春暖花开,也正是征战的最佳时机。整军备战,吕布欲要一战平定他并州内部,势力最大的一股敌人。南匈奴的左贤王,须祢。

    数月之前,须祢便是大败右贤王曼拓,更欲要派遣使者朝贡朝廷,欲要继位单于。可惜于扶罗半路截杀了使者,还将这些使者的头颅带到了晋阳。才及开春,不仅仅是曼拓,就是于扶罗等人都迫切的希望吕布早日出军灭了须祢。

    这一段时间,斥候从北地传来的讯息,让吕布也是知晓,须祢恐怕也是有所防备了。西河郡也是屡屡出现匈奴人的骑兵,恐怕也是探查汉军的。另外,雁门郡太守郭韬也是多来书信,言在雁门也是出现不少的匈奴骑兵,似乎也有进犯之意。这让吕布也是极为警惕!雁门乃是汉军刚收复不久的,若是那些匈奴人突袭雁门,恐怕雁门有变。

    大战未至,却是风雨欲来。

    署衙中,吕布与众人正在商议大事。

    “……我方才所述,便是斥候从北地传来的情报……诸位觉得如何?”

    吕布面色威严的扫了一眼众人。

    谋臣这边,李儒轻抚短须,贾诩不动声色,郭嘉笑而不言,徐庶眉头轻皱。

    武将这边,张辽坐于席上,面容威严。高顺正着身子,一言不发。徐晃摩挲着腰间的剑柄,徐荣眼眸露出一丝精光,似有所悟。而其他的诸如成廉魏越等人,并不安分。想要粗着嗓子喊出一声“战”,可看整个大厅上的气氛,也是憋住了。

    “怎么,诸位便没有什么话想说?”

    吕布再次询问道。

    李儒率先开口了,“看其情况,即便是开春之时,我军不攻须祢,须祢也会劫掠我边境。去年冬季,须祢败曼拓,使得其声威大震。若不是寒冬之际,难以动兵,恐怕曼拓已为须祢所灭。故而如今须祢之意,先在于灭曼拓,其后则掠雁门,一统匈奴各部,则无惧我并州……”

    “我以为须祢目光当在西河,而非雁门!”

    继李儒之后,郭嘉也开口了,“雁门郡,乌桓部落势力较大!主公斩杀普富卢,方才震慑住这些乌桓首领。须祢乃是匈奴左贤王,想要占据雁门,则雁门乌桓部落势必不会允许……这诸胡的恩怨,可是不小……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年来,匈奴一族能够占据朔方云中五原西河定襄等地,却独独未曾侵占雁门……如今雁门有我汉军,更兼有这些大大小小的乌桓部落,须祢即便是出军,也只能掠夺一番,而不能占据……”

    “可是,西河不同!”

    气势一变,郭嘉声音有些激昂起来,“须祢若取下西河,则切断我军与上郡的联系,上郡也将不保……而上郡,西河等地,匈奴族人也是较多……昔日南匈奴内迁,大多族人便分布在这些地方……若取西河,则得上郡。若得上郡,则可南下可掠三辅,西联羌戎……居高临下,整个司隶,皆在其马蹄之下……”

    吕布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他可以想象到,若是如此,中原又会陷入多少的动乱之中,“奉孝认为匈奴人频频出现在这雁门,便是为了让我们把注意力转向雁门,而其真正的动机是在西河?”

    “正是!”

    郭嘉回道,“我知雁门乃是主公率领大军,历经艰苦方才收回的。可事实如此,雁门对我们,远远不如西河重要……即便是须祢掠夺雁门,也不会有多少所得,然西河不同……西河紧邻我晋阳,更是我晋阳与上郡的相通之路……若失西河,上郡不保……故而此次出军,我军可出西河,直取匈奴王庭美稷,遣一偏师出雁门……两军齐进……共破须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