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蚕食万界的饕餮君 > 第一百零二章 斗场
    看着眼前的城市,楚流与萧炎相对无语,整座城市都属于迦南学院的领地,还真是有钱。

    整了整衣衫,楚流二人向着城市中心赶去,那里是迦南学院的座落地点…

    眼看就要到学院门前,已是清晰可见那显眼的轮廓,萧炎突然停了下来,楚流诧异…然顺着对方的目光看去,楚流明白了怎么回事。

    “还真是巧啊,不过没想到这小子也有今天。”楚流风凉话道。

    “行了,萧宁以前也没怎么欺负你,怎么说也是萧家人,我还是要去帮他一把,你要不想见他就等我一下吧。”萧炎说着,摸了摸背后的玄重尺向着一处扎堆的人群走去,在那里,传来斗殴的声音。

    “窃~”撇撇嘴,楚流跟在了后面,帮对方是别指望了,看看热闹还是可以的嘛,再说有萧炎出手哪还用得着他。

    赶到近前楚流瞧见了人流中上演的场景,萧宁此时正被五六个人围殴着,不过这小子也不是吃亏的主,每次都跟对方以牙还牙,但是毕竟势单力薄,还是处于挨揍的状态。

    听了周围人的探讨声楚流也明白了怎么回事,原来指挥那四五人围殴萧宁的家伙看上了萧宁的表妹,而貌似萧宁的表妹没搭理他,而萧宁又替他表妹出头,接过一群年轻气盛的家伙就这样了。

    “啧啧…”楚流扁扁嘴,没想到萧宁这家伙还挺护短的。

    嘭!

    就在这时场中出现了极大的变化,萧宁被对方一击击中腹部飞了出去,而这时萧炎也出手了…一把玄重尺直接抡飞了出去,当即便是重创了要乘胜追击萧宁的那几人。

    “咳咳…多谢……”

    刚缓过气的萧宁正要道谢,然看清出手之人后却是愣住了。

    “萧炎?”半响后萧宁总算是缓过了神儿来,惊呼道。

    对于萧宁的惊讶萧炎只是笑笑,寒暄了两句后萧炎问明了这是什么情况。

    “唉…还不是因为媚儿表妹,那家伙公开场合下追求媚儿表妹,以媚儿表妹的性格自然是拒绝了,结果这家伙要用强…”

    “于是你就给人家出冤大头,然后就挨了顿揍。”楚流将萧宁未说完的话接了过去。

    “是你啊…楚流。”萧宁见到楚流苦涩道,表情意味难明,实则两年前他便是知道了楚流的本名与他的不凡,是以想到自己曾经还欺负过人家,时隔两年再次相见多少有些忐忑。

    “诶对了,你们是刚到这里?”萧宁突然惊异道。

    “没错。”萧炎应道。

    “可是内院选拔赛怎么会有你们的名字?”萧宁纳闷。

    楚流心间一跳,怎么把这事给忘了,这事可是他叮嘱萧玉给报的名啊。

    “今天就是内院选拔?”楚流问道。

    “没错啊。”

    楚流无语,来的还真巧啊,不过没错过就好,于是楚流二话不说,招呼萧炎一声便是向学院赶去,这可是个名正言顺进入内院的机会,万万不能错过。

    萧宁站在原地摸不着头脑的样子,狠狠剜了倒地那几人一眼,便也是尾随楚流二人而去了。

    内院选拔赛,简而言之就是从迦南学院外院进入内院的比赛,内院与外院之分,简直云泥之别…无论是学员,还是导师,只有内院的才是真正的精英。

    学院内一处偌大的广场上,此时汇聚的人数形容人山人海也不为过,近万人的场地依旧容纳不下黑压压的人群,甚至都挤到了外面。

    “可恶啊,那两个家伙怎么还没到,这都什么时候了。”一面容颇为秀丽,身材很是傲人的紫袍少女懊恼道。

    “玉儿,你那两个族弟还没消息么?”一成熟女子听到少女急迫的声音,不禁问道。

    “是的,若琳导师。”虽然很不愿意承认,可事实摆在眼前容不得她撒谎,萧玉只得坦诚道。

    “唉…这次他们要是再不到场,我也是保不住他们了。”若琳无奈道,她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做的对不对,两年前怎么就因为那一张字迹而做出了这样冒失的决定呢?

    但是每当她想起初一打开字条那滂沱而出的气势时,若琳心底便暗暗告知自己,她做的没错,只不过是两个学位而已,即使对方是况自己,也总比得罪一名绝世强者来得好,那气势,就是外院的副院长也不具备啊。

    “玄阶三班薛崩对战黄阶二班,萧炎!”

    这时场中一场比对刚结束,裁判便是宣读了下一场比才的两人。

    听着裁判的呼喊萧玉是紧张到了极点,甚至已经有些泄气,而广场上或多或少的有些人也是安静下来,对于萧炎与楚流这二人他们还是有所耳闻的,毕竟连学院都没来就直接请了两年的假,还被导师多次维护这可是不多见的。

    此时那薛崩已是到了比斗台上站定,半响没见得自己的对手上场嘴角已是露出了微笑,显然他也是知道楚流二人请假两年的事迹,以为自己会不战而胜了。

    裁判见另一名学员久久不上场轻摇了摇头,对于这个学员他也是有些耳风的,知道是被若琳导师担保过的学员之一,可眼下还不到场…裁判不禁看向若琳。

    于此同时不仅是裁判看向了若琳,就是其他班的导师甚至很多学员都是看向了她,瞧她这回怎么收场。

    面对那无数道目光的注视若琳导师额头也是见汗,心里焦急万分,如果裁判倒数那二人还不到场的话,她也保不住那二人,甚至她因为这两年的表现还是受到院内的处罚。

    瞧得若琳的样子裁判也是知道了怎么回事,当即便是要宣布这场比赛的结果,然在这时…

    “咻!”

    刺耳的破空声响起,下一刻一道黑影轰击在了那擂台上,烟尘弥漫,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是聚在了那里。

    半响后。

    “咳咳…我的腰啊,都说了我自己会走,居然把我扔下来。”不满的抱怨声响起,烟尘消散…身背玄重尺的萧炎展现在所有人面前。

    “是这小子!”若琳激动道。

    两年前萧炎是参加了考核的,是以若琳还认得萧炎。

    “总算是赶到了。”萧玉松了口气。

    “是啊,可是另一个呢…”若琳还是迫切的想知道另一位学员到底来没来,毕竟当初就是另一个连面都没见就被她入取了的。

    “呐…是说我吗?”楚流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若琳背后,萧玉身旁。

    “哦,小流你可总算来了。”萧玉欣喜道,居然作势就要拥抱楚流,不过被楚流躲开了。

    “你都多大了,可别肉麻了,注意形象嘛萧玉表姐。”楚流无奈道。

    “你就是楚流!”一道似是压迫的声音在二人身旁响起,正是若琳导师。

    见得若琳一脸怒目的样子,楚流缩了缩脖子,他多少也能猜到对方的苦衷,因此不待对方后话,楚流翻手间拿出了个小瓷瓶迅速放在了对方手里。

    “多谢若琳导师这二年的维护了,这三枚四品丹药全当学生的感激之情。”楚流既小声又快速的说道。

    若琳一愣,听完对方的话后她才察觉到手里多了点东西,低头一看赫然是一一个小瓷瓶,响起对方的话,若琳不动声色的将之收了起来。

    对方能在她都没反应过来之际便将东西塞到了她手里,这只能说明对方要比她强,可是对方的面容是在让她难以置信,可在想想那张字条,若琳便安心了不少。

    是了,那字条应该就是这少年的长辈代写的,有那样的强者培养,这少年实力过份些倒也不夸张。

    “唉…我也不说你什么了,这内院选拔赛想必对你没问题吧?”若琳妥协道。

    “自然没问题,若琳导师看着就好了。”楚流很是自信道,这帮学员间的比试,别说是一对一了,就是让他挑全场也没问题啊。

    若琳也就问问,见识到对方的速度她自然知道眼前的比试对楚流来说就是过家家的,因此便没在询问其它,看起了场中的比赛,此时萧炎已是与对手打了起来。

    “小流你现在这么富裕啊,出手就是四品丹药?”而这边,萧玉却是盯着楚流吃惊不已。

    “喏,这个是给你的,好好提升实力哦。”楚流再次拿出两个丹瓶递给萧玉道。

    然这次萧玉却是迟疑了,试探问道:“你给我的不会也是四品丹药吧?”

    “其中一瓶是,另一瓶是三品的,正适合你现在用。”楚流无所谓的道。

    “这我不能要,你还是收好了自己留着用吧,这太贵重了。”萧玉惊慌道,眼神更是小心的四处瞅瞅,见周围的人没听见二人的谈话后松了口气,紧忙将楚流递给她的丹药往楚流怀里推。

    “停!停!停!”楚流紧忙制止对方的动作,道:“放心吧,这都是我自己炼制的,所以说别跟我外道,对我来说这都是毛毛雨啦。”

    楚流话落,萧玉呆懈,前方若琳肩膀一颤。

    楚流耸耸肩,将药瓶放进了萧玉的口袋里,转身向着场上走去,因为萧炎已经结束战斗了,轻松的打败了对手,而下一个叫道的就是他。

    此时广场上却是陷入了诡异的寂静,只因为上局比赛从开始到结束总共也没超过一分钟,而在这一分钟内那萧炎只出了一招,其他时间都是在闪躲,然就是这一招却是直接将九星斗者的薛崩给轰下了比斗台。

    “你就不能多陪他玩一会儿,也好让我多休息一下嘛。”路过萧炎身旁时,楚流似是埋怨的说道,实际上他哪需要休息,只不过是又想吃东西罢了。

    萧炎翻翻白眼,自是没信楚流的鬼话,直言道:“得了吧,谁让那家伙嘴太碎了,将我当成了软柿子,所以只好教他什么叫石头喽。”

    楚流翻翻白眼与萧炎错身而过,看来对方以为萧炎两年没来很好欺负呢,祈祷他的对手不要报这种心态吧,不然楚流不介意陪对方玩玩。

    比斗台一旁的高台上,四名老者端坐在那里,见过刚才的一番比斗后具是暗自点头。

    “刚刚那小子好是生猛,他就是那个迟到两年才来的新生之一吧?”一灰袍老者赞叹道。

    “嗯,的确是个有意思的小家伙。”另一同样服饰的老者认同道。

    “这才哪到哪,这名叫萧炎的小伙子的确有两手,不过接下来这位更有意思啊,就是我也很好奇他为什么会来这里。”坐在头一位老者出声道,引起了其他几人的注意。

    “琥老头儿,说,你是不是又得到了什么消息?”坐在最后位置的老者眼珠一转问道,他深知对方不会无的放失。

    “看着吧,这小伙子可不简单啊。”老者说道,目光紧盯着步入场中的楚流。

    见此作态,其他几人也是提起了神,将目光注视向场地。

    “小兄弟,你真的是来参加比斗的?”楚流的对手迟疑问道,别说是他,就是全场大多数人都是持怀疑态度,那个小身影看着才顶多十三四岁吧?

    楚流看着眼前作态懒散的家伙稍有些无奈,果然外表是硬伤么…

    “陆牧你下手可要轻点啊,别伤着了人家小朋友!”场中传来熙攘的呼喝声,但谁都听得出那不是真的关系楚流,而是嘲弄。

    听闻场中的叫喊陆牧一脸尴尬,打了个哈哈道:“那个,我会手下留情的。”

    好么,果然还是小觑他了。

    “可以开始了吗?”楚流看向裁判。

    “开始!”裁判也是迟疑的看了楚流一眼,但还是挥手开始了比赛。

    “可别哭鼻子喔小朋友!”

    “陆牧你要注意点,人家可是新来的。”

    比赛一开始两位选手还没动,观众席上到是骂开了锅,因为先前萧炎出色的表现实实的打了大多数人的脸,因为他们都以为迟到两年的萧炎纯粹是来出丑的呢。

    但事实却是与之相反,因此这帮人便将目标转移到了楚流这边,谁让他是另一位迟到生呢,多少希望在他这里找回点优越,真不知道这帮人是什么鬼心理,楚流二人的输赢与他们何干?

    但是场中有起哄的也是有看不过眼的,但这些人多半都是女性,实在是不忍心楚流那英俊可耐的小脸被打破…好么,原来也是不看好楚流。

    场中二人不为外界干扰而所动,陆牧已是外放出了斗气,他可没有轻敌,对方那淡漠的眼神,怎么都是在告诉他不要小瞧了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