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凡献祭 > 第155章 信仰之士
    负责看守马车的有两个人但都已经被扔进了拐角处生死不知。

    苏闲坐在马车之中静静地等待着。

    这周边的岗巷中还隐藏着几辆别的马车但都很分散。

    所以通过观察哥伦多等人的行动路线很容易就能推断出眼前这辆马车是属于他们的。

    这并不是那种舒适的豪华马车而是专门载客用的马车。

    马车的车厢很宽广座位是那种固定在车厢上的长条板能一次容纳超过十个乘客中间还能置放行李。

    从这马车的样式上就能看出哥伦多显然是有备而来且他的目标一直只有那前两个拍品并且非常顺利地通过拍卖获得了他想要的。

    不过在贪念的驱使下他依然是派出了自己的一个手下去跟踪第三件拍品。

    如果机会合适他肯定会出手抢夺。

    ……

    在离马车还有一段距离时哥伦多从怀里掏出一个口哨含在嘴里用力一吹。

    “哔——”

    口哨声并不算响却很尖锐远隔十数米也能清晰听见。

    而按照事前约定只要他吹响口哨守在马车边的人便会立刻回应。

    但他又往前走了两步却是连一丝回应也没有出现。

    这一瞬间哥伦多警惕了起来。

    “小心!”

    哥伦多立刻停下脚步低声喝道。

    他身后的手下也连忙停下其中一个戴着獠牙面具的高个子更是立刻踏步向前将其护在身后。

    “德蒙和德利出事了?”

    “看来是的。”

    哥伦多环顾四周见关注他们的人并无多少便低声道:“獠牙你去看看不用硬拼。”

    那“獠牙”略微点头便从腰间抽出一柄短刀小心翼翼地往马车的位置摸去。

    而等他走出之后便立刻有两个手下重新走出将哥伦多护在身后。

    哥伦多眯着眼看着马车低语道:“我这一路如此隐秘竟然也有人跟来是圣卡洛斯四世的人吗?”

    圣卡洛斯群岛国建国百年如今的国王正是第四代。

    鉴于当前事态哥伦多首先想到的便是国王派了人来。

    不过强龙不压地头蛇这布鲁特市可不是圣卡洛斯的地盘他虽然也不是布鲁特市的人却在这里经营了十数年有着非常坚固的根基。

    如果真是圣卡洛斯四世派了人来……

    正好泄愤!

    ……

    而那边“獠牙”已是摸到了马车的后方。

    他将短刀横在胸前稍微侧过脸颊用耳朵去听。

    他的耳朵比常人要灵敏任何一点动静都很难瞒过他。

    “车厢里有呼吸声是一个人!看来德蒙和德利已经被处理了。”

    作出推断之下“獠牙”猛地握紧短刀的刀柄而后突然向前甩出!

    瞬闪之后短刀依然被他紧握在手但却有一道刀气迅猛射出!

    那道刀气有着獠牙般的形状其尖端最为锋锐穿破车厢轻而易举。

    “噗。”

    只听得一声轻响刀气便射入了车厢之中目标直指那呼吸声响起之地。

    这“獠牙”却是根本不去管车厢内是谁一上来便是致命袭击。

    但那车厢内忽而白光一闪有破碎声响起紧接着车厢之壁突然破碎数道剑风交织破风而来那势头比他借用短刀所使的刀气还要迅猛!

    “獠牙”顿时神色一变快速腾挪将将躲过了剑风的袭击仅左臂肩头被划出了一条深痕。

    鲜血润湿衣服但旋即便被大雨冲去。

    ……

    一个穿着雨衣戴着苍白小丑面具的人出现在车厢之中正倚剑而立。

    那剑的剑柄已换上了新的镀层如今是以古铜色为主而那雷霆宝石则是以狮头含住。

    其身姿凌然夺目。

    ……

    “獠牙”死死盯着那人脸上的苍白小丑的面具发出阴沉的低吟:“苍白小丑?”

    即便现如今出现了很多戴着苍白小丑面具乱晃的崇拜者但他此刻却只觉眼前这人是真的本人。

    那股让他不寒而栗的压迫感让他不得不这般认为。

    苏闲也不否认只是抬起头来视线从他肩头掠过看向了那后方的哥伦多等人。

    “去!”

    哥伦多眼见“獠牙”出师不利便立刻命其身边两人也冲将出去。

    这两人和“獠牙”一般都是他的贴身护卫三人不但有着极高的格斗素养还各自带有一柄超凡武器那都是他从一条海底沉船之中挖出来的宝贝!

    而这两人冲出之后哥伦多便立刻往后急退将自己掩护在剩余手下之中。

    这些手下虽然不如“獠牙”三人却也都是精兵强将总能抵挡一时。

    这个时代超凡者虽然逐渐增多但相互接触的机会却极端稀少就算掌握了超凡之力也根本不知道自己在现有阶层中究竟属于哪个档次。

    可以说今夜是哥伦多的三个贴身护卫第一次与其它的超凡者进行交锋。

    刚冲上去时他们还算有些信心。

    后来的这两个贴身护卫是一对双胞胎他们都是戴着半黑半百的面具只是一人是左黑右白叫“左近”另一人是左白右黑叫“右近”。

    待逼到近前左近将左臂上的袖子用力一撕便露出一副外表生锈的臂铠这臂铠上有虎面雕纹整体延伸到左手五指将五指包裹。

    而右近也是同样用力一撕却是撕开的右臂袖子他的右臂上装着同样款式的臂铠只是其肩头刻着的是蛇头雕纹。

    两人几乎同时驱使臂铠从臂铠的小臂上逼出一截刀刃。

    这刀刃光滑锋利即便在海中浸泡了多年也不曾有半点腐朽可见其珍贵之处。

    左近和右近分别从左右两侧来到獠牙的身边齐声道:“我们联手。”

    獠牙自然不会一意孤行他一边点头应下一边继续盯着那苍白小丑的动作不敢有丝毫松懈。

    即便是三对一他也不认为能轻易取胜。

    ……

    车厢内苏闲转动着视线细细观察着獠牙的短刀和左近右边的臂铠心里逐渐有数。

    这三人的超凡之力显然是来源自这三件装备是属于现在最常见的那种超凡者。

    “三对一吗?”

    他的眼神微眯把刺剑抬起指向其中一人预告了下一次攻击的对象。

    但他这一行为却是惹恼了被指定的“獠牙”后者骤然低喝一声“上”竟是主动冲了上去!

    獠牙一马当先左近右近紧随两侧三人以“品”字形冲上眨眼间便冲到了车尾但迎面而来的三道剑风却是令得三人急急避开。

    苏闲抖动手腕忽然又是三剑劈出紧接着第二波剑风便是分别射向三人。

    近身交战虽然刺激但现在不是享受战斗的时候。

    他没有下车与人拼杀而仅是站在车尾不断以极快的速度挥动长剑引出一道道剑风。

    那獠牙手中的短刀能射出刀气与其剑风相似他用力挥动短刀将剑风一一劈散但也就到此为止根本无暇前冲。

    而左近右近更是狼狈两人臂上刀刃实在太短不得不翻滚躲避狼狈不堪。

    但若仔细观察会发现他们的动作极其敏捷并未失措而其眼中神色也越发狠毒两只臂铠在翻滚躲避之中积蓄着力量已经是逐渐有淡光泛起。

    那光芒很是微弱但在雨势逐渐加大的黑夜之中却是异常明显。

    终于左近的臂铠先一步蓄满力量面对着继续袭来的剑风他面色一紧猛地将左臂横举以那虎面雕纹正对前方骤然便有猛虎咆哮声起一道无形波纹从那虎口之中迸出眨眼冲散了剑风。

    而后那虎面雕纹突然生动起来竟是化出了一条活生生的猛虎虚像!

    那猛虎虚像活灵活现成型之后便半点不停四肢奔腾猛然扑上车尾要将车尾上的苏闲给生生咬下来!

    苏闲眉头一簇却仅是稍微向后挪移一步便躲过了这形式不明的攻击。

    但那车尾部分却是被这猛虎撕烂那猛虎更是余势不竭张口咆哮再度扑上咬向其细嫩脖颈。

    “好一头畜牲!”

    苏闲沉喝一声猛然撩剑上劈那剑风刮起碎片纷飞却是直没猛虎体内并未将其劈散。

    这算不上是意料之外苏闲紧接着眉目一瞪“法师之手”一念而生虚空似有一只巨掌成型将那猛虎从正面拦下!

    而猛虎下扑的势头被止住之后便也失了威势他伸出左手往上一抬便是将那猛虎抓到半空高高举起任由其挣扎咆哮也挣脱不得。

    这一幕令得那左近眼前一黑原本释放出猛虎之后便显得虚弱的精神顿时更加萎靡。

    “他是怎么做到的?”

    左近感知不到精神力自然无法“看见”法师之手眼中便只能看到那猛虎被凭空举着诡异莫名。

    但右近却并未气馁他那在左近之后释放出的大蛇虚影已是潜入黑暗绕到了那马车前段悄无声息地潜行到了苏闲身后。

    左近正面佯攻右近背后偷袭。

    这是他们面对强敌时一贯以来的套路。

    虽是简单却着实有效。

    然而感知敏锐如苏闲者如何会被这等套路偷袭。

    他甚至没有转头去看便已知道那大蛇的位置。

    那大蛇甚至还未发起偷袭就已经被另一只法师之手抓住尾巴提往空中。

    这大蛇与猛虎都是精神力幻化可以算是一种能量生命。

    它们特殊的身体构造令得实体武器的作用被降低到极限但精神力幻化而出的“法师之手”却是能将它们轻易捕捉。

    所谓对症下药便是如此。

    左近右近对真正的力量一无所知此刻竟是生出了惧意。

    原本如他们这种训练有素的护卫就算以身赴死也该面不改色。

    而獠牙在察觉到两人战意已失的瞬间却是当机立断止住了前冲的步伐立刻低喝道:“回头保护大人撤退!”

    对方的强大远超想象仅仅是这短暂时间的对峙所展露出来的一角便已经令得他们无从应对若再硬着头皮与之拼杀不但是对自己生命的不负责更是对他们主人安危的不负责。

    雨水滴落。

    三人狼狈而逃。

    苏闲伸手一合便是将那猛虎与大蛇轻易捏碎然后他拉下雨衣的帽檐轻手轻脚地跳了下去。

    他也不急。

    在这视野开阔的乱葬岗之中哥伦多·韦伯斯特根本无处可逃。

    ……

    片刻之后獠牙和左近右近已是逃到了哥伦多的身边。

    哥伦多摘下面具肥肉一阵颤抖:“是圣卡洛斯四世派出的人?”

    獠牙连忙道:“不。他戴着苍白小丑的面具大概率是引起游轮事件的那个被通缉者。”

    哥伦多顿时皱眉道:“既然不是圣卡洛斯四世派出的人他为何会寻上门来。难道是我们驻扎在港口的人招惹到了他?”

    左近右近看了一眼正缓步走来的苍白小丑却是紧张道:“大人我们可否先行撤退?那不是我们现在能够力敌之辈。”

    哥伦多摇摇头:“没用。既然连你们三人出手都只能狼狈逃回。除非退回海上否则今日是栽在这里了。让我和他谈谈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随后他将三个护卫挥退反而踏出一步迎向了越来越近的苍白小丑。

    尽管肥胖得像个球但哥伦多不愧是能将家族企业发展壮大的人关键时刻并未怯弱。

    ……

    两人在雨中相对。

    苏闲伸手扶住剑柄低笑道:“你好韦伯斯特先生。”

    哥伦多·韦伯斯特在圣卡洛斯群岛国的爵位是伯爵头衔。

    但两国体制不能不能混为一谈。

    哥伦多眼见苏闲并未立刻拔剑不由松了口气:“你好苍白小丑先生不知今夜有何贵干?”

    苏闲摇摇头:“不敢当就是来寻你借点东西。”

    “借东西?”

    哥伦多心里一紧下意识地便瞟向了推车上的两件货物不禁道:“是哪个?”

    是大人当然全都要。

    不过苏闲并未说出他当着哥伦多的面先是将左手抬起捂住心脏再将右手抬起使食指和中指并拢在胸口上画出一个圆再画出第二个圆最后在两个同心的圆中画出了一个正三角。

    之后他低下头用着虔诚的声音说道:“韦伯斯特先生我能感觉到你和我有着共同的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