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姐姐有妖气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教你做人的道理
    “罚......罚款?”

    “不然呢?在我店里闹事儿还想跑?”紫眼帅哥笑容和善,“听过一句话吗,‘在我der地盘儿你就得听我der’。”

    “可我们是考生啊,而且我们还都被学校录取了......”李云中表示不服气,难道你一个普通的咖啡店店长不是应该跪舔我们这群天之骄子的吗?

    “学生?”张落羽呵呵一笑,“信不信我一句话你人就没了。”

    “哦?我还这不信了!”李云中冷笑数声,手中旋风渐有扩大之势,“我家有钱!大不了之后陪你一座咖啡馆便是!”

    张落羽也不气恼,反而眯起了眸子:“呵,我这咖啡馆没八位数下不来,你确定你能做的了主?”

    “八位数?!你怎么不去抢!”李云中惊愕道:“我也跟我爸一起跑过生意,这装修顶多二十万到头了!你开口八位数?老板!咱能要点儿脸不?”

    “呵呵。”张落羽皮笑肉不笑道:“你可以去打听打听,这学校里的铺子多少钱,看你买不买得起。”

    后面角落里看戏的王仁川小声道:“丁哥,咱这铺子不都是上面发下来的福利嘛?”

    丁一点点头,同样小声道:“不错,所以外面的人才买不着啊,小张这么说好像也没什么问题。”

    孰料王仁川闻言面色一苦:“我当时跟我老爹打赌说一年内我要败出去九位数的钱,只要我赢了他就不再管我来着,谁曾想......”

    不仅一分钱没败出去,还特么倒赚了八位数!

    简直岂有此理!

    丁一:“......”

    “小王,咱爸还缺干儿子不?你看我咋样?”

    王仁川:“......”

    他们在这儿划水吹逼暂且不谈,场内气氛......却也没如何凝重。

    李云中虽是大户人家子弟,但毕竟仍是少年心性,哪怕讥讽陆平也是因为觉得丢脸,毕竟大家是少有的已觉醒者,本来虽有些竞争之心,但毕竟天生亲近。

    孰料他竟输给未觉醒之人,况且那人还不是习武者......

    少年人嘛,说白了还是讲个面子。

    这时候如果有人给个台阶,他顺势也就过去了,不然......他怕是被架在火上烤了。

    此刻他额头冒出冷汗,梗着脖子道:“我......我陪你就是了!”

    张落羽心中好笑,你还没砸我店呢就要赔偿......让你老爹知道不得打烂你的脑子。

    他其实也没多生气,小孩子争强好胜实属正常,甚至之后学校说不定会暗中鼓励他们竞争,虽不知缘由,但既然是上面的意思,那想必事出有因。

    更何况他一个二十三四岁的人跟个十七八的小朋友闹别扭......他自己都嫌丢人。

    “我看谁敢!”一声中气十足的暴喝,远处一中年大汉以及一位似笑非笑的贵妇人联袂走了过来。

    张落羽眉头一挑:“二位是?”

    “我是这小子的老爹。”那壮汉掏出名片双手递上,尔后道:“店长,我儿子不懂事,您......”

    “别把他打死了就行。”

    张落羽:“......”

    他狐疑地看向李云中,这真是你亲爹?

    李云中涨红了脸,怒喝道:“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老子要是喊一声出来!那老子就是头猪!”

    那中年人一巴掌把他扇的在空中转体三周半,落地完美,没有水花。

    “你特么是头猪,那你老子我是啥?那你娘是啥?”

    骂完趴在地上一脸懵逼的亲儿子,他回头拱手笑道:“还请先生见谅。”

    张落羽眉头微蹙,这大叔好似古人一般......莫非他家也是什么隐世家族不成?

    那为何李云中这小子未曾习武?可这大叔方才气血旺盛的样子......分明就是个武道高手,看上去也已经和陆哥差不多了,甚至犹有过之也说不定。

    那么......

    他微微一笑,道:“小孩子好面子,我方才也只是与他开个玩笑罢了,大叔不必挂怀。”

    “如此甚好,来日先生若得空闲来南江,老夫定当扫榻相迎。”那人拱拱手,转身提溜起自己躺在地上掩面装死的儿子就走。

    张落羽的身份别人不知,他还是隐隐约约知道一点儿的。

    这帅比据说跟“碧落黄泉”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局座大人有关系,那位大人的人,他可不敢得罪。

    可怜李云中一个天骄少年,在众人围观之下只好双手掩面,心里只求别有更多人知道自己的名字才好。

    “李云中!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今日之约!来日再战!我陆平都接下了!”

    姚鸿飞忽然大声喊了这么一句话,他旁边真正的陆平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给埋了,忒丢人了也......

    而李云中浑身一震,震得他老子一巴掌扇到他屁股上:“你震个球!”

    李云中:“......”

    他现在只想去死。

    张落羽笑了:“这帮小屁孩......”

    之前的成绩丁一也跟他说了,说不得未来这些小子都是他要教的学生。

    他看出来了,这陆平是个没心眼儿的小子,那姚鸿飞是个滑头,还有那李云中,他其实也没什么歹毒心思,只是少年人争个面子罢了。

    说罢他自嘲一笑,哪像自己,自己跟他们那么大的时候......罢了,不去多想便是。

    丁一这是不知又从哪儿蹦了出来:“感觉咋样?”

    “那人气血旺盛,几不在陆哥之下,他们......真的是所谓的隐世家族吗?”张落羽低声询问。

    “差不多吧,说是隐世,这年代还能隐到哪儿去,只不过外面都只知道他们表面的身份罢了。”丁一大门的方向努努嘴,“你也听到他姓李了,李云中家的公司是做搜索引擎的,你懂了吧。”

    “原来是他。”张落羽表情严肃,“丁哥,咱们当老师的能收学生家长的红包不?要是能的话......我就给他儿子上点儿眼药。”

    丁一:“......”

    “小张,咱教书虽然没戏,但好歹也当个人吧?你这样污染祖国的花朵,为兄真的很为难。”

    “二八分账,你二我八。”

    “五五开。”

    “三七。”

    “五五开。”

    “四六。”

    “成交!”

    两人相视一笑,丁一回头嘱咐八神凛他们看好店,拉着张落羽就朝外走。

    “干啥去?”张落羽不解。

    丁一微微一笑:“去见校长。”

    二十分钟后,两人来到一栋大楼,乘上电梯直上七楼,尔后丁一敲响挂着牌子的校长室大门。

    “请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