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话里有钢铁侠 > 第五十二章 夏侯剑客之死
    人影慌张的晃动,小青就像是个被猫追逐的老鼠一样,躲避这从钢铁盔甲射出来的刺眼的光芒,但是她再怎么快也没有邢路的转向快,很快他就发出了一声惨叫,一团伙从她的肩头燃烧起来,她整个人就已经飞起来,快速的往后院外面的荒郊野坟飞过去。

    邢路也不追赶,随着冲出去,站在院子里看着聂小倩:“你还不走?”

    聂小倩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终究没有说出来,一转身就朝着荒郊野坟那地方飞了过去。这时候宁采臣慌慌张张也从厢房里跑了出来,目瞪口呆的看着院子里站着的邢路。

    钢铁盔甲已经收起来了:“怎么样?色字头上一把刀,年轻人啊——”说话像是一个老气横秋的老头一样。

    “刚才……盔甲……盔甲人……”宁采臣结结巴巴的说着,很方啊,都特么妖精怪物凑齐了来开会一样。

    “没错,就是我。”邢路点头,“是不是觉得特别的操蛋,不只是遇上了女鬼,还遇上了怪人?别想太多,想太多对你没好处。如果你想找女人,这里的女人是不能碰的,你可以去县城里,小翠、小红、春花……随便你折腾。”

    “不,不是……我只是觉得,这些女子……”

    “你妹啊,这些女子很柔弱,需要你的保护是不是?想什么美事呢?红袖添香?花前月下?举案齐眉?偷香窃玉?”邢路就对着宁采臣竖起了大拇指,“行,你行你上!”

    宁采臣都快哭了:“兄台——”

    “台你妹。”邢路就骂了一句,“过了今晚,赶紧离开这里,不然没人救得了你。”

    “那……那姑娘身世凄惨,若是能够将她的骨灰移葬在她的家乡,也算是……”

    邢路干脆就转身离开,懒得和这个家伙说什么了。刚才那叫做小青的女鬼都要挖他的心,吸他的血了,他居然还相信这个女鬼说的什么身世凄惨之类的鬼话。

    还真是鬼说鬼话人相信,果然有道理。

    邢路对宁采臣感兴趣的原因纯粹是因为他曾经是影视剧中的一个经典形象,哥哥对他的演绎实在是太经典了,所以有些好感,现在这好感还真是随着颜值和智商不断的刷新低而变得开始不耐烦了。

    不过也不想看到他死在这里,更不想和他废什么话。估计女鬼今晚也不可能再来骚扰他了,于是就干脆离开,到了前庭,看到燕赤霞正在包扎自己的左臂。他居然被夏侯剑客伤到了,这还真是很奇怪了,不是比夏侯剑客厉害吗?

    “这家伙的进步太神速了。”燕赤霞就看了看邢路,不爽的说道,“我和他旗鼓相当,被他伤到有什么稀奇?只不过最后还是我技高一筹。”

    “为什么不用你的飞剑?”邢路瞥了燕赤霞一眼,“要是我,飞剑干掉他算了。废什么话,打了那么久,还把自己都差点弄挂掉了。”

    “哈哈,我燕赤霞要赢就要赢的光明磊落。他不是修道者,只是个纯粹的剑客,我若是用道家的飞剑赢他,堕了自己的名头。”燕赤霞就哈哈一笑,拿出酒来,在伤口上倒了一口,清洗之后,包好了。

    动作熟练,肯定经常干这事。

    “那个书生怎么样了?”燕赤霞看了一眼后院的方向。

    “不怎么样,有点傻!”邢路笑,“我不喜欢和傻男人说话,但是喜欢和傻女人相处,这样才能显示出你的成就感。”

    “你家里的傻女人就够多的。”燕赤霞又笑,“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一个凡人,却在自己的院子里收养了那么多的妖精。花精、树精、狐狸精,而且还居然有个修道的朋友杂居在一起,想一想,也是我平生仅见。”

    “所以我才会觉得傻女人可能更可爱一点。”

    “也是,男人要是傻了,只会让生生厌。”燕赤霞就喝了一口酒,递给邢路,并且外出找了一些枯枝,将火点燃,两个人就在一起烤火,“后院外面的荒郊野地,你想必知道是怎么回事?”

    “知道,一个树精。”这个不用问邢路就知道,情节很熟悉,“修行千年了,所以你不敢轻易动手,是不是一直在等一个人一起?”

    燕赤霞就看着邢路一眼,点点头:“等你。”

    “你怎么知道我回来?”邢路就摇头叹气,“你知道我最讨厌和哪种人说话吗?”

    “哪种人?”

    “说话太直接的人。”邢路灌了一口酒,接着又灌了一口,看起来还没有想要将酒葫芦还回去的想法,“你这么直接说出来了,我连拒绝的话都不好意思说出来。毕竟我吃了你的狗肉,还喝了你的酒。所以我都不打算还回这个葫芦了。得喝回来,不然我太亏本了。”

    “哈哈——”燕赤霞大笑,“你是我接触过的最有趣的人。”

    “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邢路伸了个懒腰,靠着树准备睡觉,“那个书生估计明天就会离开,我已经警告他了。”

    夜色已经很沉了。

    一个黑衣人慢慢的走到兰若寺最西边的塔林中,找个赶紧的石板地,铺上毡子坐下来,然后拉开自己的衣服,一条条的伤口触目惊心。

    “果然还是差一点。”夏侯剑客有些遗憾,但是却斗志更旺盛。

    今天的比试是他和燕赤霞比试以来最为痛快的一场,也是自己受伤更多的一场比试。身上横七竖八的伤口,比燕赤霞身上的多得多了。

    赤裸着上身,他准备开始包扎伤口,一口酒就喷在了身上,然后拿出布条。身边的篝火映照着他的身体,一块块隆起的肌肉,表明他的身体非常的强健,内功也非常的深厚。

    “大侠,一个人在这里喝酒不闷吗?要不要我来帮你?”忽然一个轻柔的女人的声音从他的身后传过来。一袭轻纱就罩在了他的头部,还有一双修长的白雪一样的双腿从后面轻轻的跨过来。

    “哈哈,我道是谁,果然这寺庙是有女鬼的。”夏侯剑客哈哈大笑,他也不畏惧,一把就将那个女人扯过来,女子惊呼一声,“哎哟”的娇嗔着,跌倒在了他的怀里,美目盼兮:“真是坏死了,对女人也这么用力。”

    “我可是听说了,女鬼善于吸人精气,今天不如试试我的精气怎么样?看你能不能吸过去!”夏侯剑客不惧,他修炼的精纯的内功,自然会抵挡得住这样的女鬼吸取精气。所以对这个女鬼的挑逗丝毫不以为意,反而还想顺势而为,用这个女鬼来打发自己的寂寞夜晚的时光。

    女鬼就媚眼一翻,双手就勾住了夏侯剑客。

    夏侯剑客哪里会客气,将舌头就渡过去,两条肉条就搅在一起了,人也拥在一起,他将女鬼压在身下,就要开始脱掉自己的衣服。

    “呃——”忽然一股阴寒之气从自己的后背冒气,他警觉不妙,回头的时候就看到一个丑陋的老妪,对着他嘿嘿的笑着,一只手,尖尖的指甲闪着幽冷的光,猛然朝着他的后背插了过去。

    快得像是闪电,夏侯剑客想要躲避,但是身体却被身下的那个女鬼搂住了急切之间不能挣脱,眼看着那一溜儿冷光就插进了他的后背,剧烈的疼痛让他再也忍不住,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