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地求生之雄霸三国 > 第四十一章 有人装逼
    “干什么?”袁绍一瞪眼睛警惕道。

    马日磾苦瓜脸,“丞相,现在朝廷上下全靠你了,是不是?”

    “放心。”袁绍傲然道。

    马日磾顿时摸出来一把竹简,有七八根之多。

    百官见状,纷纷也拿出了竹简。

    “这八个月的俸禄给发一下吧。”

    袁绍看着七八百根欠条竹简,眼皮一阵乱跳。

    “丞相,吾等还没有官邸和住处,请丞相尽快安排一下吧。”国舅董承淡淡道。

    这可是一二百处官署和府邸,袁绍如遭雷击。

    “丞相,天子怎么能够住在这样破烂的地方呢?皇宫的建设应该马上提上日程,就在城中心,最少十五顷地。”

    马日磾平静道。

    这个时候的一顷地差不多是后来的3公顷,所以十五顷大概五十公顷,五十万平方米。

    袁绍有种要破产的冲动,只是一座宫殿,就可以制约他五六年的发展了。

    顿时看向沮授和田丰,什么挟天子以令诸侯,简直就是请回来了一堆祖宗。

    袁绍想要严词拒绝,但当国贼也是要有章法,他还不能拒绝。

    田丰立刻起身道:“这样就不好了吧,如今天下大乱,各处叛逆还需要平定,钱粮要用在正确的地方。”

    “这位是田丰先生吧,你的意思,为汉室建造宫殿是不正确的了?”

    国舅董承不悦道。

    “这……这……。”田丰一时无言以对。

    太傅马日磾做起来和事老,“这位先生说的不无道理,那这样吧,先把地面平整出来,建设一座大殿。偏殿,后宫什么的可以慢慢建造。”

    袁绍飞快计较了一下,这么大面积的拆迁,城中心那帮人可不好斗。

    此次参加国宴的还有北地的豪门世家,当初黄巾叛乱,只有邺城守住了,北方的豪门几乎全部在邺城定居,这也是邺城一跃成为第一雄城的原因之一。

    甄逸看了看自己不动声色的姑爷袁谭。

    他深知自己的姑爷不被袁绍喜爱,将来想要成就霸业,肯定是要靠武力抢夺的。

    于是甄逸站了起来,“我支持丞相拆迁!”

    袁绍顿时欣慰的目光看过去。

    其他世家家主就懵逼了,甄逸你个老不死的,你沙雕了?卖香波卖到你飘了?有钱烧的是不是?还主动送啊?

    “甄先生真是国家栋梁。”

    袁绍夸赞道。

    “不过,补偿的钱粮不能少,一家子人还等着吃饭呢。”

    甄逸话锋一转道。

    诸位家主面面相觑,心说你个老狐狸太有才华了,先支持再要钱,这就是先礼后兵。于是纷纷起身,“我们肯定支持丞相了,丞相可不能薄凉了我们,以免冷了众人的心。”

    袁绍一愣,心里冒火,但怎么就无言以对呢?

    这时候,马日磾站了起来,道:“老夫作为当朝太傅先在这里表个态,朝廷肯定不会做出卑鄙无耻的事情。补偿是必须的,还要多给,以彰显尔等为陛下流转土地的大功。”

    “马大官人真是国之栋梁啊。”

    甄逸等人纷纷夸赞。

    马日磾又道:“本初,当初你爹,你爷爷,你叔,叔爷那会……,若是他们在这里,看到你为朝廷做了这么多事情,肯定会高兴的。”

    袁谭原本在那里看起,看到这里,终于是忍不住乐呵了。看起来这位便宜老爹当初的想法还是有些道理的,别人迎来朝廷利大于弊,四世三公请来朝廷果然是弊大于利。

    虽然袁谭可以控制汉献帝出面马上摆平一切,但他选择了沉默是金。毕竟这不是他的锅,他现在不背。哪一天想背的时候控制一下汉献帝,这锅反而就是摇钱树了。

    袁绍无法全面控制汉献帝,受制于四世三公的金字招牌,此刻欲哭无泪,真特么是请回来一群祖宗。

    “拆,先拆我的府邸!”

    袁绍一咬牙,拍了板。

    顿时马屁如潮,什么四世豪杰,什么三公伟岸之门第,百官们不要钱的全扔了出来。

    袁绍听着甜言蜜语,感到自己怎么这么心痛呢?

    袁家的人全都是愁眉苦脸,唯独袁谭一人乐呵呵。

    “十五顷太小了,怎么也要三十顷。”

    袁谭灵机一动,走了出来。

    他算了一下,紫禁城是72公顷,这边三十顷,大概就是100公顷,100万平方米。“这才能够彰显朝廷和以往的不同,若是不然,岂不是跟董卓没有两样了。”

    马日磾他们一愣,顿时爆发出如雷版的掌声。

    “大公子说的太好了,就是这个章程吧。”

    袁绍懵逼了,心说臭小子,十五顷你爹我就要倾家荡产了,你还翻倍了。带回来皇帝后你就飘成这样了?你到底是那头的,你这是坑爹知不知道?你花自己家的钱跟花别人家的钱一样,请问你是怎么做到的?

    “传宴!”

    袁绍大手一挥,感到再不开吃堵住这些人的嘴,没准一会面积有扩大了,自己真就倾家荡产了。

    于是,国宴开始了。

    百官喝了点酒后,便感到被劫持到袁绍这里还是不错的,要面子的袁绍比杀人狂董卓好斗争,渐渐开心了起来。

    数月以来遭受难民般的生活,嘴里早淡出了鸟,纷纷胡吃海塞。

    “大公子真乃英雄,吾等才能来到邺城。”

    马日磾他们知道袁绍的三个儿子为了家业不和,而袁绍从来就不喜欢老大袁谭,每个月就给袁谭五贯乞丐钱,因此挑拨离间。

    其实根本不用挑拨离间。

    袁尚早就等着在国宴上打击袁谭的威望。

    现在袁谭的威望太大了,必须要打击。

    而袁尚劫驾丢人太大,更加想要在袁谭这里扳回一城。

    “诸位大人,此番陛下迁都,朝廷得以安顿,真乃盛世。父亲大人,孩儿不才,愿作赋一首,为父亲助兴,为朝廷助威!”

    袁尚起身侃侃而谈,自信从容道。

    审配逢纪等心腹纷纷呼应。

    袁绍虽然对朝廷今后的安置焦头烂额,但是相信渡过阵痛期后,便能一飞冲天,“吾儿深知吾心,快快吟出来助兴。”

    袁尚便来到厅中央。

    “伊元猿之所育,于南国之层岑,动不践地,居常在林,虽泛泛而无据,亦熙熙而有心。云岚昏而共默,风雨霁而争吟,使幽人之思清畅……。”

    长达千字的《猿猴赋》一气呵。

    众人其实对袁尚的文化水平很有了解,初期不以为意,但稍后,就彻底震惊了。

    “真是有才华!”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

    “大公子也只是武勇,看起来还是不及三公子,怪不得三公子得到丞相的喜爱。”

    自从独尊儒术后,文从来就是派在武的前面。

    所以,袁尚在这难得的国宴上,向天下人展示他文的一面,这样就可以压制袁谭了。

    “大哥,你说小弟这首赋如何?”袁尚此刻你不行的神情,在众人的喝彩声中,来到袁谭席前说道。

    袁谭看众人的反响,就知道袁尚这波装的不赖,看起来很有装逼的潜质,淡淡道:“不错,涨本事了。”

    “呵呵……。”袁尚心说老大,今天你出丑的时候到了。只是让天下人知道我袁尚的文采还不够,还要让天下人知道你没有任何才华。

    于是袁尚神情谦虚道:“我还是不及大哥,不知大哥可愿为父亲助兴?”

    这就是夺嫡之争了,各方面打击对手。

    郭图、甄逸他们是袁谭的人,此刻心里一紧,从来没有听过袁谭做过赋,一首打油诗都没有。这是当众下面子,看起来这个袁尚够狡猾够歹毒,真是会选择时机。

    审配逢纪他们颇有兴致,心说三公子选的时机太好了。要知道袁谭带回陛下,声威暴涨,此番让天下人知道他只是一个匹夫大老粗。

    袁谭看向笑盈盈的袁尚,原来这个便宜三弟这是跟自己下了一个套路。

    既然想用套路来打自己的脸,他也不介意借这个套路反打回去。

    “好,你大哥就吟唱一首,为诸位助兴!”

    袁谭起身,喝一声,“抬战鼓来!”

    众人面面相窥,从来没听说过用战鼓伴奏的。

    巨大的战鼓抬进来后,众人根本不知袁谭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要知道袁尚做的那可是不可多得的好诗赋,这般特立独行,只会更加丢人。

    袁谭抓起巨大的鼓锤,敲起了节奏。

    “我双肩扛着天,踩着脚下的黄土地,走过千山万水离家五百里……。”

    “看山水地连天走遍海角天涯,向往的地方是不是我的家~。”

    袁谭也是唱出了来到这个时代的情感,但是唱到一半就看到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个个眼珠子通红。

    什么情况,难道这个逼装的不行?

    袁谭心里一沉,便感到不管那么多了,这就是自己的心声,只唱给自己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