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惟愿初见似随心 > 153 被盯上了
    “可能还要再等会儿。”安初见如实地回答。

    “不急,我现在也不困,你记得回来的时候给我买吃的就好。”艾随心说完后就挂了电话。

    以那傻子的脾气,只要答应了她的事情肯定会做到。所以他今晚肯定不会在那个周许朦家过夜,至于还要等多久,艾随心却心里打鼓,一会儿看下手机上的时间,一会儿看下电视里的时间。

    在艾随心焦急等待的时候,安初见正在安慰周许朦。

    周许朦给安初见打电话说家里进贼了很害怕,等安初见赶到的时候周许朦家里确实一片狼藉,很明显被人翻找过。

    安初见问周许朦有没有弄丢什么东西,周许朦想了想,和安初见一起把屋子收拾过后才想起来少了什么。

    “浴室里的牙刷,梳子和毛巾不见了!”周许朦讶异地说。

    “糟糕,你是不是暴露了?”安初见紧张地说。

    虽然Y世界会派出修正官在最快的时间里将越域者就地正法或是带回Y世界接受审判,但还会因为一些客观因素修正官们没有及时出现,而导致一些越域者被X世界的人抓住。他们的基因会因为X世界的一些检查而被获取,虽然最终修正官会在X世界的人进行更进一步的检查前将这些越域者抹杀掉,但他们留存下里的数据却成了X世界人口中的外星人存在的证据。

    Y世界的有关部门曾提醒过修正官们在X世界里存在一些私人的研究机构,专门用来追捕和研究不同于X世界的人基因序列的“外星人”,在历经多年的研究中,这些机构手中掌握的数据更多,更详细,抓捕手段也更先进。

    安初见的担心也正是因为如此。

    一般情况下,如果房间里进了贼,丢失的应该是钱财物品,可周许朦却丢了携带她基因的常规用品。

    这一点太让人怀疑,周许朦已经被X世界的人盯上。先拿走这些日常用品是为了获取周许朦的基因,好确定她是否是他们要寻找的“外星人”,一旦确定,下一步肯定就要是要对周许朦实施抓捕行动,进而对其做科学研究。

    “不会吧?”周许朦也很紧张,“我并没有使用任何Y世界的能量,也没有做任何异常的举动啊?”

    安初见起身用腕上的零装置将屋内详细地扫描了下,想寻找到这个“贼”的能量信号存储起来,好通过零装置寻找到这个“贼”,对他的身份进行确定。

    没想到这个贼竟然用了消除能量的装置,不但抹去了他在房间里留下的指纹和脚印,更是抹去了他来过的所有痕迹,就像从没有外人在这个房间出现过。

    这样的发现让安初见的心又提了起来,如果“贼”能懂的消除一切信息,就意味着“贼”对他们并不是一无所知。不管“贼”是否已经怀疑了周许朦,相信只要他拿到了周许朦的基因,就会确定了周许朦不是X世界的人,那么下一步周许朦就危险了。

    “许朦,你现在就回去吧。”安初见决定道。

    “不行,我还有一些工作没处理完。现在回去,我就无法通过特许员的考核,要失去这份工作了。”周许朦说到这里的时候,情绪一下子变得很黯然,她沮丧地坐在沙发上,“初见,你听说了吗?我父亲被人举报了,虽然上面现在还没有正式受理,但有些工作已经转移给其他人代理。相信要不了多久,我父亲就会正式被调查。”

    说到这里的时候,周许朦抬起头来看着安初见,“我相信我父亲是清白的,可就算调查结果最后证明了我父亲的清白,他也会错失下一届的市长竞选,进而失去市长的职位。所以,我不可以再继续任性地活着,我必须要靠自己的能力为自己谋求一个更好的未来。”

    看着周许朦眼中的泪水,安初见此刻内心有点纠结。

    举报市长的人是他,这样的话他要如何才能说出口呢?他无法安慰周许朦,只希望她在知道这个真相的时候,不会怪他。

    “我相信你可以的。”安初见安慰着周许朦,“你的工作还要多久可以做完?”

    “估计还要三天。”

    安初见想了想,“这样吧,我来帮你,争取2天做完,然后你和我一起回去。”

    “那就辛苦你了。”周许朦欣然答应。

    “对了,你今晚也换个住处吧。这里既然已经被发现,你住在这里不安全。”

    “等下我搬去酒店吧。”

    “不行,”安初见否定道:“越是公共的场合,越不利于你的隐藏。这样吧,你去我现在住的地方。”

    “是你和艾随意兄妹住的地方吗?”

    安初见点点头。

    “这样恐怕不好吧。毕竟她们对我不熟悉,也不怎么喜欢我,不会欢迎我的。”

    “没关系。我来说,随心她人很好,会接受你的。毕竟你住的时间不长。”安初见认为,随心她们现在住的那间总统套房最隐蔽最安全。

    “谢谢你初见,我真不知道要怎样报答你了……”周许朦的泪水溢出了眼眶。

    “别说这么见外的话。这些年你帮助我们兄妹的事情太多了,如果真要报答,那也是我要报答你。”安初见客气地说着,并没有替周许朦擦掉她的泪水。

    看着转身去收拾行李的安初见,周许朦的脸上顿时扯出一个阴森的笑。

    收拾完东西后,安初见就带着周许朦往回走,路过一家炸鸡店的时候,他停下来给艾随心买了一份她最喜欢吃的炸鸡套餐。

    凌晨一点多的时候,艾随心的手机终于响了,是安初见在楼下给她打电话,让她下楼开电梯接他上去。艾随心从沙发上蹦跳起来,来不及穿件外套就冲进电梯来到楼下。

    电梯门打开的一瞬间,艾随心最先看到的并不是安初见,而是一袋炸鸡。

    “你的宵夜。”安初见将炸鸡放了下来,冲艾随心灿烂一笑。

    才分开几个小时而已,他已经很想念她了。

    “算你识相。”艾随心将炸鸡袋抢了过来,“快进来吧。”

    “等一下。”安初见用手挡住电梯门,“我有件事要跟你商量。”

    “什么事?”

    “我想带一个朋友来住。”说完,安初见就往旁边挪了一步,让艾随心可以看到一直站在他身后的周许朦,“许朦家今晚进了贼,她一个人住太危险,所以我把她也带来了。”

    艾随心原本的好细心顿时烟消云散,语气不好地问:“她家进贼了,你们报警就行啦,干嘛要搬到我这里?”

    不等安初见开口,周许朦就抢先替他回答:“虽然我们报警了,但是因为没有丢失贵重物品,警察来录完口供就走了。初见他担心会是变态,或是流氓之类的坏人,怕我一个女生住不安全,所以才提出让我过来住。”

    听到周许朦亲密地叫安初见“初见”,心里就像打翻了醋坛子一样难受。

    “他让你过来,你就过来啊。这里也不是他的家,他还是我的租客呢。再说了,上面没有空余地方了,你还是去附近的酒店凑合吧。”艾随心毫不心软地拒绝。

    “随心,这么晚了,她一个女孩子去酒店也不安全。上面的沙发挺大,我和许朦就在沙发上凑合一下就可以。”

    “可是我哥也在上面,她一个女孩子也不方便啊。”

    “艾随意的伤估计要过几天才能出院,许朦她就在这里住两天,不会让你哥觉得不方便的。”

    “住两天?!”艾随心不淡定了,一晚上她都不想同意,安初见却还要周许朦在这里住两天?

    “没错,就住两天,两天后她就走了,或许以后你们都无法再见了。”

    “什么意思?”艾随心不懂。

    周许朦又站出来解释:“我父亲出了点事,这两天我正在办理护照,等护照一下来,我就飞过去照顾父亲,以后可能都不会再在南星念书了。”

    听她这样说,艾随心的坚持又有了些动摇,但有一点她不弄清楚,还是不能说服她自己,“你和安初见是什么关系?他为什么要这么帮你?”

    安初见这个人并不是什么烂好人,热心肠,对于不认识的陌生人,他连点头的招呼都懒得打,今晚不但因为一个电话就急冲冲离开,更热心肠地带她过来住。

    “她是我的……”安初见刚想介绍周许朦给艾随心认识,告诉艾随心这就是他曾经的未婚妻,没想到话没说完就被周许朦打断。

    “老同学。我们曾经是邻居,住在同一个社区。”周许朦说。

    “老同学啊?可你不是从国外回来的吗?”

    “我是高中随父母去国外的,在那之前一直在国内住。”为了说服艾随心相信,周许朦又补充说:“初见家之前遇到了一些经济困难,是我父母帮他解决了,所以这次他才主动要帮我,希望你不要误会。”

    “这样啊。”艾随心被说服了。

    知恩图报是好品质,她没理由因为这个责怪安初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