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龙圣祖 > 六百八十三 楼主的命令?
    “星眸,都回来这么久了,怎么也不来看看我们这些老家伙啊?”

    摘星楼大长老殷不群睁开眼来,盯着沈星眸看了数息的时间,这才挤出一丝笑容,一边说着话,一边已是大踏步跨进了后者的居所之内。

    见状沈星眸眉头皱得更加紧了,虽然这只是大厅,可这两个老家伙招呼都不打就闯进来,也太不将自己这个楼主弟子放在眼里了吧?

    不过慑于殷不群一贯以来的强势,沈星眸并没有多说什么,这毕竟还不是她的底限,接下来,就看这两个老家伙到底想要做些什么了?

    “大长老,老师正在闭关,我是想等他出关之后,再将下界之事详细告之!”

    沈星眸跟着退回房间,瞥了一眼那边略有些局促的商璃,说出来的话,蕴含着另外一层意思,那就是这次任务是老师交待的,你大长老可没有资格听。

    “星眸啊,血月珏的事非同小可,楼主这闭关也不知道要闭到什么时候去,你何不先告诉本长老,让我们这些老家伙先斟酌斟酌啊!”

    殷不群大喇喇地自顾坐下,连看都没有看那边的商璃一眼,而这一番交谈,倒是让后者明白了一些什么,也对先前沈星所说之言,更多了几分信心。

    “呵呵,大长老也知道血月珏事关重大,所以有些事我得先告诉老师,再由他亲自来决定要不要告诉其他人!”

    沈星眸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只是这一番软硬不吃的话语,让得殷不群心情忽然变得阴沉了几分,这小丫头,是认为自己这个摘星楼的大长老,都没有资格听闻那些隐秘之事吗?

    “好吧,这件事暂且先不说,但是……”

    见沈星眸打死不说,殷不群也没有什么办法,终于是话锋一转,陡然指着商璃喝道:“这个女人,可是事关血月珏的关键,你擅自将他从地牢带来这里,是否不妥?”

    先前的问题关系到楼主的命令,殷不群不便多问,可商璃却是他派宁复亲自到下五界抓回来的,现在却被沈星眸带走,所以他这一次亲自来了。

    “血月珏的关键?那我倒想问问这位宁复执事,这都过去三年多的时间了,你可曾从她口中问出半个字?”

    沈星眸才不会被殷不群的强势所吓倒,反倒是冷笑指着宁复,说出来的话,让得后者颇有些尴尬,就连大长老脸上也是略显阴沉。

    因为殷不群知道,如果宁复问出一些什么东西来,早就屁颠屁颠找自己来邀功了,所以其中因果,他是知之甚深。

    “但是,我只将她带来这里三个月,却是将所有事情都问清楚了,大长老你说说看,是你的方法管用呢,还是我的方法管用?”

    沈星眸并没有看那边的商璃一眼,在后者惊异的目光之中,却是说出这样一番话来,让得她心头不由一动。

    至少商璃可以肯定的是,自己所知道的那些东西,并没有一字半句透露出来,那么这个黑衣少女为什么要说出这样的话呢,这是想将所有事情都一力扛下吗?

    从双方的交谈之中,商璃也知道那绿袍老者身份地位绝然不低,至少比那折磨自己多年的宁执事高得太多了。

    而面对这样的大人物还敢说谎,可想而知沈星眸需要承担多大的风险,想到某一个可能,商璃看向沈星眸的目光,都变得柔和了许多。

    商璃并不是傻子,只一瞬间,她就明白过来沈星眸这是想要保护自己,既然其口中所说自己将一切都告知,那从此以后,摘星楼之人,应该就不会再向自己严刑逼供了吧?

    “哦?是吗?”

    听得沈星眸之言,殷不群哪里会去在意其中的真假,他只想知道血月珏的下落,还有那云长天的藏身之处,至于其他,都是小事罢了。

    “大长老,抱歉了,这些东西涉及到血月珏,我也只能先告诉老师,再由他来决定要不要告诉你们!”

    哪知道就在殷不群正想问出口来之时,沈星眸已是先行开口,将他所要问的话语给堵了回去,让得他脸色终于是变得极度阴沉了起来。

    “这臭丫头!”

    殷不群哪里还不明白沈星眸是在影射他身份不够,想要知道这些的话,还得等他什么时候当上了楼主再说。

    只是这样的话,殷不群又不能反驳,难道他真能说自己的身份能和楼主平起平坐吗,那样的话,恐怕他以后都会有不少的麻烦。

    “哼,你不说,难道我不会自己问吗?”

    心中不快的殷不群,下一刻已是将目光转到了商璃的身上,而后说道:“既然她什么都对你说了,那留在这里也没什么用了吧?”

    呼……

    殷不群话音落下,不待沈星眸接口,已是手腕一动,就这么隔空朝着商璃轻轻一抓,然后后者整个身子,就仿佛被什么力量包裹了一般,不受控制地朝着这位摘星楼大长老疾速移去。

    不得不说这些离渊界的大能们实力极度强横,就这手隔空抓人的手段,哪怕是当初的龙霄战神也不一定能施展得出来。

    “大长老,你干什么?”

    见状沈星眸不由大吃一惊,她全然没有想到这位大长老说动手就动手,根本没有丝毫顾忌自己这个楼主弟子,当下惊呼出声。

    嗖!

    沈星眸的速度也不慢,而且她也知道自己和殷不群的实力比起来差得太远,所以第一时间已是祭出了惊鸿伞。

    惊鸿伞那可是和御龙剑齐名的上古神器,所以这一下沈星眸虽然脉气修为远远不及殷不群,却还是借着惊鸿伞之助,切断了殷不群和那股特殊力量之间的联系。

    身子骤然停下的商璃,口中正大口喘着粗气,旋即就看到一个曼妙的黑衣身影挡在了自己的面前,不由一阵感动。

    原本商璃是认为沈星眸是想以退为进,对自己好言相向,最终目的也是为了套出自己的秘密,现在看来,似乎和自己的猜测有些出入啊。

    那绿袍老者一看就不是个好相与的主,沈星眸固然身份不俗,可也只能是在年轻一辈之中称雄,无论是脉气修为还是身份地位,应该都远远不能和这绿袍老者相比。

    可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沈星眸还敢毅然出手相救自己,从这一点看,已经不太像是演戏了,而是情真意切。

    “沈星眸,你真是越来越放肆了!”

    被沈星眸截断力量的殷不群,很有些恼羞成怒,诚如商璃所想,这位虽然是楼主弟子,又是摘星楼年轻一辈第一天才,可是比起他这个大长老来,恐怕远远不够看。

    所以殷不群这一道喝声,再也没有丝毫客气之意,作为摘星楼的大长老,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人物,他想要带走一个人,恐怕还没有人能够阻拦。

    “放肆?我看是大长老你放肆吧,难道你真以为没有老师的命令,我敢独自去摘星楼地牢抢人?”

    感受着殷不群身上散发出来的磅礴气息,沈星眸只觉自己的呼吸都有些困难了,她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不可能是这位的对手,因此只能是扯虎皮做大旗,想以楼主之尊,来震慑一下这个嚣张的老家伙。

    “楼主的命令?”

    骤然听到沈星眸的这个说法,殷不群身上狂暴的气息瞬间便收敛了下来,取而代之的,乃是一抹浓浓的惊意。

    不管殷不群本身实力达到了什么程度,可是比起那位摘星楼的楼主来,恐怕也是有些差距的,而且离渊界三大势力之一的掌权者,其手段可是让无数人心有余悸。

    “怎么?大长老难道认为我撒谎不成?”

    既然事情已经闹到了这个份上,沈星眸也没有了丝毫退路,只能是一条道走到黑了,因为她知道在整个摘星楼内,或许也只有自己那位楼主老师的名头,能震住这老家伙了。

    “哼,既然是楼主的命令,那便先放你一马,不过这件事,本长老自会向楼主求证的!”

    见沈星眸好像并不是在说谎的样子,殷不群知道自己再一意孤行,那就是对楼主不敬了,他可不想落人话柄,不过最后离开之前的那句话,却是让沈星眸眼皮直跳。

    或许也只有沈星眸才知道自己是强装出来的镇定,甚至连她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要甘冒如此大险也要保下商璃?

    “难道是因为云笑那小子?”

    一个念头浮现在沈星眸的脑海深处,让得她赶紧甩了甩脑袋,将这个可怕的念头给甩出脑海,直到殷不群和宁复都已经转身出了厅门,她也还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唉……”

    朦胧之中,沈星眸似乎是听到了一道轻声的叹息,而且这道声音竟然还有些隐隐的耳熟,让得她终于是从失神之中回复了过来。

    “老师?”

    回想起刚才那道叹息之声中的熟悉之感,沈星眸只觉有些心惊肉跳,当下不由轻轻惊呼一声,如果真是自己那位老师到了,那这谎言不就会被当场拆穿了吗?

    只可惜良久良久,整个大厅内外都是安静之极,也不闻一丝回应,在让得沈星眸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让商璃若有所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