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龙圣祖 > 七百九十五 现在看清楚了吗?
    看到那从天而降的黑影离得自己极近,云笑下意识地便是朝着旁边侧了一步,然后那只右手狠狠一劈,直接是劈在了那黑影之上。

    铛!

    一道黄钟大吕的声音陡然传出,这一下云笑感觉自己劈在了一个极重极硬的东西之上,但他的肉身力量极其强悍,依旧将那物逼得横移了两尺。

    “啊,不要!”

    就在云笑想要凝目看清那到底是什么东西的时候,这座院落之外却是响起了一道惊呼之声,紧接着院门已经是被人外间给一脚踹开了。

    “唉,这可真是……”

    直到这个时候,云笑才终于看清了刚才自己劈中的是什么,那赫然是一座高达两丈,直径也有丈余的大钟。

    看着那大钟落下的方位,以云笑的精明,自然也能明白那些杨家之人想要做什么了,那显然是想要用这巨钟先将杨万柳给罩住,好没有后顾之忧地向自己动手。

    只可惜刚才云笑下意识的动作,让得杨家之人的如意算盘瞬间落空了,又或者是他们根本没有想到以这个少年的肉身力量,竟然能在那种反应之下撼动巨钟,让得杨万柳当场就悲剧了。

    在云笑那一拍之下,巨钟朝着某一侧横移了两尺,这一下原本冲着杨万柳当头罩下的巨钟,连缘直接是砸在了这位杨家世子的脑袋之上,让得他嗡的一声扑倒在地。

    铛!

    而那巨钟的下坠之势绝不稍停,一道悠扬的钟声响彻而起,紧接着尘土飞扬,在这些飞扬的尘土之中,还夹杂着血肉四溅,好不血腥。

    原来被砸倒在地的杨万柳,以他已经被废掉的修为,根本就来不及反抗,直接被那巨钟从胸口给砸成了两段,显得极其惨烈。

    这一下杨万柳连惨叫声都没有喊出来,便去见阎王了,待得云笑理清楚其中关节的时候,也不由有些嘘唏。

    事实上对于这个一个废人,云笑也并不是非杀不可,刚才这家伙也还算是识趣,只要杨家不再找自己的麻烦,饶其一命也并非不可能。

    只可惜杨家之人自作聪明,想用这样的办法来救杨万柳一命,更想借此机会将自己留下,现在聪明反被聪明误,连杨万柳的性命都生生送掉了。

    “万柳!”

    这一切只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刚刚抢进院内的杨家家主杨鼎山,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惨烈的景象,不由目眦俱裂。

    “小杂种,你敢杀我爱子,今日我杨家必与你不死不休!”

    杨鼎山狂怒之下,不忍再去看儿子被巨钟砸成两截的惨状,直接是恶狠狠地转过头来,那怨毒的言语,几乎整个杨家都听到了。

    “杨家主,这可怪不得我,咳咳,这巨钟,不是你们自己扔进来的吗?”

    见状云笑也不由摸了摸鼻子,不过他心中却也知道,这些杨家强者计算极为精准,刚才要不是自己下意识地一避一拍,杨万柳或许并不会就此身死,所以说这件事跟他也脱不了干系。

    至于杨鼎山,自然不可能从自己身上找原因了,他把这一切都归结到了云笑的身上,无论是杨万柳被废还是惨死,或者说刚才长老杨正方的死,都是这个叫星辰的青年一手造成的。

    说起来杨万柳已死,此刻的杨鼎山已经没有了投鼠忌器之惧,他相信以自己觅元境初期的修为,一个小小的蝼蚁,根本就逃不出自己的掌心。

    “杨家主,世子身死,我也很痛心,不如此事就此做罢,从此咱们双方老死不相往来如何?”

    云笑拍了拍自己被溅了一些泥尘的衣角,而这一番话说出来,包括杨鼎山在内的诸多杨家长老们,全都升腾起一抹极致的怒意,差点直接喷出几口老血。

    开什么玩笑,你深夜闯入杨家,击杀一名杨家长老,又将杨家世子给害死,想这么拍拍屁股走人,这世上哪有这般容易之事?

    “家主,和这小杂种不必讲求什么单打独斗,咱们一起上,将他斩为肉泥!”

    杨奇武眼眸深处闪过一丝异光,恨声在杨鼎山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让得后者微微点头,虽然他对自己极有自信,却是害怕像那日的擂台一样,被这小子给脱身,再想将之找出来,恐怕就没这么容易了。

    “杨家主,你真要执迷不悟吗?我是真的不想大开杀戒啊!”

    见得杨鼎山已经带人将自己包围在了中间,云笑脸上的笑容也是收敛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冰冷杀意,这似乎是他最后的警告。

    “我倒要看看,在本家主面前,你要如何大开杀戒?”

    仿佛是被云笑这句话气乐了,杨鼎山身上脉气涌动,下一刻,一张让前者略有些熟悉的脉气巨网,已是朝着云笑当头罩下。

    这脉气巨网,明显就是当日杨鼎山在擂台之上施展过的束缚脉技了,现在离着这么近的距离,云笑看起来避无可避。

    虽然杨鼎山知道面前的青年有着化解脉气巨网的手段,但此刻的他离得极近,所以他的目的,也只是要束缚住对手一点点时间罢了。

    不过杨鼎山却是不知道,当他再一次施展这脉气巨网的时候,云笑却没有像那日的一般应对,而是身形微动,以一种极为鬼魅的方式,来到了其中一名寻气境后期的杨家长老身后。

    “杨家主,看清楚了!”

    一道低喝声从云笑的口中发出,然后杨鼎山就脸色阴沉地看到,那个青年的右手轻轻在杨家长老的身上拍了一下。

    噗!

    在杨鼎山和其他诸长老的注视之中,那个寻气境后期的杨家长老身子骤然一僵,然后一道轻响声发出,他就直接变成了一个血红色的人形大火球。

    几乎只是数个呼吸的时间,刚才不活蹦乱跳,对着云笑喊打喊杀的一个大活人,已是惨叫声断绝,化为了一堆漆黑的灰烬,除了这堆灰烬的痕迹,这个人就像是从来没有存在于大陆之上一般。

    “该死,你做了什么?”

    哪怕是杨鼎山见多识广,也从未见过如此强横的火焰,那在几息之下就将人烧成一堆灰烬的火焰,简直可怕到了极点。

    “杨家主,看清楚了吗?没看清楚的话,那这一次可要注意了!”

    对于自己祖脉之火的强横,云笑根本就没有半点怀疑,以他现在寻气境后期的修为,用这祖脉之火将一名同为寻气境后期的修者烧成灰烬,简直不要太简单。

    云笑这一次话落之后,其身形早已转到了另外一名寻气境后期的杨家长老面前,不过这一次他却没有再用祖脉之火,而是用了自己的左臂冰寒祖脉之力。

    这名寻气境后期的杨家长老,一直都在注意着云笑的右手,生怕从那里袭了一团血红色的火焰,将自己也如刚才那杨家长老一般,烧成一团灰烬。

    咔!咔!咔!

    然而就要这杨家长老满心戒备之时,从他的脚底之下,却是喷发出一抹极致冰寒,紧接着他的双腿就没有半点知觉了。

    “家……家主,救我!”

    心中极度的惊骇,让得这位杨家长老不得不朝着某一个方向求救,只可惜以云笑现在的冰寒之力,他也只能是尽人事听天命罢了。

    杨家家主杨鼎山自然是不可能来得及出手相救,又是几息时间过去,一具栩栩如生的冰雕,已是呈现在了所有剩下的杨家强者面前,看起来瑰丽而可怖。

    “小杂种,我一定要将你的手指一根根敲断,再绑在烈日之下暴晒七日七夜!”

    突如其来的两大长老身死,在让杨鼎山心中震惊的同时,也让他的怨毒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这一道声音,简直如同九幽之底发出来的一般。

    要知道这些达到寻气境后期的杨家长老,可都是杨家可以成为这古月城霸主的中坚支柱啊,可是今夜竟然被一个年轻得不像话的小子连杀三个,怎能让他不怒?

    只可惜杨鼎山这极度威胁之言,却没有让那个叫做星辰的青年有半点的变化,他的身形,赫然已经是来了另一个寻气境后期的杨家长老面前。

    唰!

    而这一次,云笑既没有用那祖脉之火,也没有用冰寒祖脉之力,众人只觉一抹乌光闪过,那位杨家长老的头颅,已经是直接冲天而起,颈腔鲜血,也如喷泉一般狂喷了出来。

    御龙剑的锋利岂是常人能够想像,那杨家长老脸上的惊惧都还没有消散,便已经身首异处了,和先前的杨正方一样,直接是颈首分离。

    “杨家主,你到底有没有看清楚?”

    击杀掉第三名杨家长老之后的云笑,总算是顿了一顿,不过那回过头来的说话,差点让杨鼎山又是一口老血喷出来。

    自己不过是随口说的一句气话,你小子至于这般死死抓着不放吗?愤怒之下的杨鼎山,自然是知道这小子是在嘲讽自己,可是那手段,杨家那些长老们,是真的挡不住啊。

    而正当杨鼎山身形掠出,想要阻挡云笑再杀人的时候,却见得这个青年微微一动,再次出现的时候,已是在那杨家大长老杨奇武的面前。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