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龙圣祖 > 一千一百六十四 水凰破火鸦
    欢迎你!</br>?    “肉身攻击么?倒也不用退避!”

    就在葛万里没有丝毫信心云笑能扛过或躲过这一击的时候,云笑脸上却是浮现出一抹笑容,看在张道和的眼中不由愈发厌恶。

    如果张道和是施展一些威力强横的脉技,又是先下手为强,那云笑或许也只能暂避其锋,以图后着。

    可是现在,张道和竟然直接用自己的手掌拍将过来,这明显是用脉气加持的肉身力量,想将云笑给一巴掌拍死,这就让后者有了一些全新的想法。

    突破到伏地境初期的云笑,肉身力量并不会比一些九阶低级的脉妖差多少,甚至还要更加强悍一些。

    因此此刻云笑连肩头之上的赤炎都没有求助,而是直接一个侧身,然后右腿甩出,和张道和那一掌狠狠地轰在了一起。

    “这家伙,怎么如此自不量力呢?”

    正在朝着这边赶来的葛万里看到这一幕,不由暗骂了一句,有些恨铁不成钢,在这样的实力差距之下,还不知退缩地想要硬碰硬,那不是找死吗?

    葛万里其实也没有真正见识过云笑的底牌手段,并不知道这个看似普通的少年,和其他的同等级修者大不一样,尤其是那右腿之中的力量,更是远超余子。

    砰!

    就在张道和脸现冷笑,葛万里暗暗心焦的当口,云笑的右腿和无炎宫七长老的右掌,已是狠狠地交击在了一起。

    而接下来的一幕,不仅是让张道和这个当事人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更是吓得葛万里奔过来的脚步都戛然而止,全然不肯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幕。

    因为原本葛万里认为的一边倒并没有出现,无炎宫七长老和那个粗衣少年,竟然都是身形微微晃了晃,各自退后三步,这一次的交击,竟然是以不相上下而告终。

    不说葛万里和张道和了,就连原本就对云笑有信心的罗浮生和肖明二人,此刻也差点直接把眼珠从眼眶之中瞪将出来,满脸的不可思议。

    在罗浮生看来,能够将施展炎魔绝术的龙喜娃轻松收拾,云笑至少也应该有普通修者伏地境中期的战斗力。

    在这样的战斗力之下,至少张道和简单的一次攻击,不可能将云笑击杀,或许连重伤都做不到。

    可是罗浮生千想万想,也从来没有想过云笑就真的有堪比伏地境后期的战斗力,眼前的一幕,简直颠覆了他从小到大视之为无上法则的修炼观念。

    在伏地境这个层次,越一个小境界战斗都已经是极为惊世骇俗的事情了,更不要说越两重境界,没被上位者一招轰杀,算是极度惊才绝艳。

    可是此刻的云笑呢,不仅是没有被轰杀,更没有受到一点点的伤害,在自己退步的同时,还将张道和也轰得退了三步,这是何等的霸气?

    “什么无炎宫七长老,不过如此!”

    云笑轻轻转了转自己有些麻木的右腿,口中已是发出一道嘲讽的冷笑,此言一出,差点直接激得张道和喷出一口老血。

    云笑倒是对这一次的交击颇感满意,如果是十数日之前在外间的时候,他是不敢和张道和这般硬碰硬的,毕竟两者之间隔了一个大阶的鸿沟。

    但是现在,云笑突破到了伏地境初期,再来面对伏地境后期的张道和之时,已经不会再束手束脚,尤其是这种肉身力量的对拼,他自问不会落丝毫下风。

    “侥幸而已,真以为本长老的本事,只有这么一点吗?”

    被云笑言语这么一激,张道和一张脸变得铁青无比,他刚才只是随手一击,以为这个像是蝼蚁一样的小子,会在自己的一击之下瞬间身受重伤,却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

    可说到底,刚才那一击,连张道和一半的实力都没有施展出来,要让他承认和云笑不相上下,又怎么可能?

    只是当众被云笑羞辱,要是不能找回这个场子,张道和也不用在这腾龙大陆混了,这关系他的脸面,更关系到无炎宫的脸面。

    呼……呼……

    一股能量波动从张道和身上喷发而出,将他的衣袍都吹得鼓胀了起来,明显是动了真怒,要对云笑下杀手了。

    “云笑,小心!”

    而此时的葛万里,口中虽然发出示警之声,脚下却没有再移动,或许刚才在见识了云笑的肉身力量和张道和不相上下之后,他想要看看那个粗衣少年真正的战斗力吧。

    对于葛万里没有出手相助,云笑也没有在意,他确实是想用一个强横的对手,来检验一下自己突破到伏地境初期的修为,眼前的张道和,无疑就是最佳人选。

    “火鸦凌空!”

    一道低喝之声从张道和口中传出,紧接着见得他手中印诀变动间,其身周缭绕的火属性脉气,配合着他右手掌心喷发出来的一抹黑色火焰,产生了一种极为强横的变化。

    “嘎!”

    仅仅两个眨眼的功夫,一只巨大的黑火乌鸦已是在张道和面前成形,而且其口中还发出一道厉鸣,在这大殿之中显得极为的诡异可怖。

    张道和原本离云笑就极近,此刻祭出火鸦,那种速度更是迅雷不及掩耳,让得不远处的葛万里都是暗暗心惊。

    看来张道和也学了个乖,虽然他依旧没有太过重视云笑,却也知道单单在肉身力量之上,自己恐怕讨不了好,所以改而用脉气碾压了。

    “地阶高级脉技么?”

    以云笑的见识,自然第一时间认出这门火鸦脉技的品阶,不过他早有动作,见得他伸出左手,然后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之中,整个左手竟然都变成了水流之态。

    哗哗哗……

    见得那化为水臂的左手轻轻一甩,一道水珠便被云笑给甩得脱离了出来,然后在空中赫然也是形成了一只飞鸟的形状。

    不过云笑这水波飞鸟,比起张道和的火鸦来可是大气多了,那隐约间像是一只上古天凰,但又有些许的不同。

    殿中众人自然是没有见过上古天凰的,也不知道云笑是根据当时红羽出生之时的异像而化,这只水凰,已经有了几分上古天凰的气息。

    “不自量力!”

    见得云笑竟然敢施展脉技来和自己对轰,张道和就算是没有认识到那是什么品阶的脉技,也不会认为自己的火鸦脉技就真的会败。

    “嗤!嗤!嗤!”

    黑火天鸦的脉技,终是和云笑施展的水凰交击在了一起,刚开始的时候,张道和有着脉气之利,倒是让水凰的水汽蒸发了不少,让得这位无炎宫七长老脸上满是得意之色。

    但是当云笑体内某一道气息喷发而出,既而袭进那水凰之身后,局势却是急转直下,水凰气势大涨,瞬间就冲破了火鸦的防御。

    “嘎!嘎!嘎!”

    就算是那黑火乌鸦没有灵智,此刻也仿佛见到了什么可怖之物一般,一边承受着水凰的冲击,一边不断凄厉大叫,让得张道和心中大惑不解。

    张道和对自己这门地阶高级的脉技知之甚深,在他看来,就算云笑施展和自己同样品阶的脉技,限于脉气修为,也根本不可能和自己的火鸦抗衡,这场战斗很快就要以自己的胜利而结束。

    哪知道对方仅仅是施展出一门水鸟攻击,就让自己的黑火乌鸦害怕成这样。

    而且他能感觉得到,黑火乌鸦是本能的畏惧,可是世间又有什么力量,能让一只只是脉气所化的乌鸦,生出如此之大的畏惧之意呢?

    张道和百思不得其解,云笑却不会有丝毫犹豫,见得他手中印诀变动间,那水凰已是将黑火乌鸦尽数包裹,双翅合拢,仿佛将那黑火乌鸦给抱在怀中一般。

    一股特殊的气息从水凰身上爆发而出,紧接着那黑火乌鸦的惨这戛然而止,待得一切归于平静,在那里的战场,哪里还有一丝一毫的火属性残留?

    由此也可以见得,张道和施展的黑火乌鸦,已经被云笑施展的水凰脉技给破解殆尽,再也不留一丝痕迹,这样的结果,可是殿中所有人从来都没有想过的。

    如果说刚才云笑在肉身力量上能抗衡张道和,还算是有迹可循的话,那此刻竟然在脉技的对抗之上也不相上下,可就有些惊世骇俗了。

    不管怎么说,云笑也只是一个伏地境初期的少年,而张道和却是老牌的伏地境后期强者,两者脉技的对抗,按理来说应该没有任何悬念才对。

    最多也就是云笑施展的脉技能抗衡个几息的时间,最终还是得被摧枯拉朽地破掉,而眼前的事实,却是告诉葛万里等人,那个少年可不仅仅是能抗衡,甚至还有着反攻的余地。

    因为此刻能够看到的,只是那只不断变幻着身形的水凰,而张道和施展的黑火乌鸦已经不复存在,这一切都在昭示着这一次的脉技对抗,竟然是张道和这个伏地境后期的强者败了。

    抛开旁观几人,作为当事人的张道和,更加不能接受这个结果,先前肉身力量不相上下也就罢了,这脉技对轰竟然还落了下风,这让他的一张老脸如何下得来?

    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