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奋斗小俏媳 > 第211章 令人震惊的消息
    吃过晚饭,众人告辞而去,连山河留下来过夜,跟连禾苗叙话家常。展翔也走了,好给连山河留出铺位来。

    沈辞在卧室里看书,门却开着。

    厅堂里,兄妹俩围着火炉聊天。

    连禾苗首先提出疑问:“哥,家里如今还好吧?爷爷奶奶,都还好么?”

    连山河一阵沉默,不知道该如何措辞。

    连禾苗心里大惊,急切追问:“怎么啦?出什么事了?”

    连山河连忙安慰:“没啥,家人都还好,就是爷爷一直都没有回来,音信全无。”

    说到这里,有点欲言又止,仿佛十分难以说出口的样子。

    连禾苗催促:“哥,有什么话,尽管说出来。咱们兄妹俩,也好有个商量,不要压在心里。”

    连山河闭了闭眼睛,咬牙说出在心里藏了好几个月的秘密:“妹啊,有战友告诉我,他在京城的时候,看到过一个跟我长得很像的人。”

    气氛顿时凝重了起来。

    连禾苗也沉默了,好一会儿,这才找到了自己的声音:“哥,那人多大了,跟你有几分像?”

    连山河的眼眶红了:“那人跟我差不多大,有个八分像。而你我的父亲,据说跟爷爷长的一模一样,就跟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

    “你战友有没有说,那人的身世背景?”

    “说了,说是一个大官的孙子。”连山河的眼里,有着说不出的伤感和愤怒,按照他的猜测,爷爷是做了陈世美,抛弃了自己的奶奶。

    连禾苗叹了口气,没有多少愤怒,很是平静:“哥哥,你为什么会认为,我爹跟你父亲,是双胞胎兄弟?而不认为,我是京城那个家里的人?”

    连山河的眼里有了笑意:“听我战友说,他看见的那人,很是高傲。战友还特意去打听了一下,说那人的家人,也都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对了,那人的祖母,据说是世家大族家出来的才女,也是傲气的很!”

    连禾苗不禁莞尔:“所以,你觉得我待人和气,就不是那家的人了?”

    连山河有点不好意思:“不仅如此,我一见你,就觉得十分的亲切。嗯,就跟见到自己嫡亲的妹妹一样,说不出的亲切开怀!”

    第六感觉告诉他,这个小姑娘,应该就是二叔的女儿!

    连禾苗咧嘴笑了,脸上的小梨涡十分的可爱:“我一见你,也觉得十分的亲切,就跟见到了久违的亲人似的!”

    连山河的眼眶又忍不住湿润了:“妹啊,咱们一家,终于可以团聚了!你不知道,奶奶的眼睛,都快要哭瞎了!奶奶想爷爷,更想二叔,思念和自责交加,这几十年以来,奶奶的日子过得十分的煎熬。”

    连禾苗想起一件事:“对了,爷爷是什么时候不见了的?”

    “差不多快二十五个年头了,爷爷说出去找二叔,然后就一去不回。”

    连禾苗沉思了一下,叹了口气:“也不知道会不会出现狗血剧。”

    连山河很是诧异:“什么叫狗血剧?”

    连禾苗:“就是出现失忆的情况,爷爷不记得过去的事情了,不知道自己已经娶妻生子了。然后,就爱上了别人,或者是别人爱上了他,二人就顺理成章的结婚了!”

    连山河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一点:“如果是这样,那还多少可以谅解,不是陈世美的话,多少情有可原。”

    连禾苗看了他一眼,狠心泼了一瓢冷水:“还有一种情况,那就是他假装失忆了,然后心安理得的接受了年轻漂亮有文化的女子的爱。抛妻弃子,踩着妻子儿女的泪水和悲苦,去过自己的幸福生活!”

    对上连山河那骤然染上了愤怒悲哀的眼眸,连禾苗嘴角勾起一抹嘲讽,再添一把火:“其实,还有一种情况,那就是他根本就没有失忆,也没有假装失忆。而是,借口找不到妻子儿女,借口妻子儿女或许早已死在了战火之中。心安理得的,娶妻生子,跟别的女人幸福快乐的过日子!”

    现场,顿时一片寂静的可怕。

    兄妹俩,全都沉默不语了。

    如果是第三种,那才是最可怕的!

    这就说明,这人的心已经坏了,连费心的遮掩一下,都不屑了。日后,若是双方遇上了,说不定会怎么对付过去的妻子儿女呢!

    聪明如连山河,又岂能不明白呢?

    这一个晚上,连禾苗跟连山河都几乎彻夜未眠,直到凌晨时分,这才抵不住浓重的睡意,睡了过去。

    连禾苗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的时候了。

    沈辞早已吃过早餐,留下字条,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连山河也一早去了军营。

    傍晚时分,二人这才陆续的回来了。

    展翔让人带话,今天就不回来了。

    吃过晚饭,兄妹俩继续昨晚的话题,说到爷爷,又陷入了沉默之中。

    沈辞从卧室里走了出来,打破了这让人呼吸不畅的沉默。

    “禾苗,京城里姓连的人家,我倒是听说过这么一家。”

    连禾苗猛然抬头,激动的追问:“怎么样的人家?”

    沈辞:“那户人家的当家人,也就是连老爷子,其实倒是不足为惧。因为,他不过是个师长,在军中的身份地位,远不如你外公。只是,他的妻子连老夫人的娘家,却是位高权重的人家。而且,这家人护短的很,若是知道你们的存在的话,估计会出手对付!”

    害人性命估计还不至于,但是处处使绊子,给禾苗家跟连山河家的人很是吃点苦头,那是一定的。就好比,使点手段压制连山河,让他即便立下大功,那功劳也到不了他的头上,斩断他的锦绣前程。

    连禾苗抓住了重点:“听你的意思,是说那连老爷子跟他的妻子,或许不会对我们出手。但是,他妻子的娘家人,应该会出手?”

    沈辞:“是的,连老爷子和连老夫人,人品都还算正直,没有听说过这二人仗势欺人过,起码表面上是这样的。这二人的声誉都不错,人缘还可以,不像是那种狠心绝情的人。从我打听来的消息来看,那连老爷子二十多年前,确实曾经失忆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