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国第一纨绔 > 第300章 庞奋,你且前往吴府一行
    庞涓在喝酒。

    这位大将军喝的并不是来自于吴氏酒坊那种被众人追捧不已的无双酒,但这种加入梅花所酿制的梅花酒,倒也是颇为名贵的好酒了。

    在庞涓的面前是他的几名心腹,这些心腹要么是手握实权的官员,要么是统兵一方的将军。

    一杯已尽,庞涓放下了酒爵,颇有些满足的出了一口气,道:“这梅花酒虽然入口不如那无双酒一般烈性十足,但是胜在绵绵不绝,这倒是合了本将军的胃口。”

    庞涓突然想到了什么,又笑道:“不过说起来这无双酒倒还真是和吴杰一个脾性,做什么事情都是横冲直撞的,唯恐天下不乱啊。”

    一名心腹道:“大将军,君候那边已经下命令,说是明日便要提审吴杰,还请大将军明示,明日提审之时我等应该持何立场?”

    庞涓没有立刻答复这个问题,而是反问了一个问题:“对于这次上计,你等是如何看待的?”

    庞涓的这番话一说出来,在场的几人神情各异。

    中山君的这一次上计风暴其实是很猛烈的,虽然太子魏申那边吸引了更多的目光,但事实上庞涓这边也一样受到了不小的影响。

    否则的话,有资格坐在庞涓面前的人原本还会再多上几个。

    就是顺利通过了上计,坐在庞涓面前的也有三个人遭到了不同程度的训斥和降职。

    如果要做一个总结的话,这一次庞涓的势力其实也损失了不小,算得上是伤筋动骨了。

    一名将军说道:“大将军,这一次中山君如此肆无忌惮的打击我等,若是再让他把吴杰治罪的话,那他的气焰岂不是更加嚣张?绝对不能够让他得逞。”

    另外一名心腹则道:“大将军,这一次的事件背后明显有着君候的影子,若是君候不想办太子的话,给中山君几百个胆子他也不敢这么做,若是我等在这件事情上和中山君唱反调,岂不是等于和君候作对?”

    先前那名将军怒道:“若是吴杰被治罪,我等又当了中山君的应声虫,今后中山君必定声势大涨,难道要让他成为第二个公叔痤?”

    后者则反驳道:“吴杰又不是我们这一边的人,而是太子的人,现在中山君有君候的支持,我等何必为了他而去触君候的霉头?更何况吴杰此人品行不端,治罪了岂不是更好?”

    两人一番争吵,其他人则各自附和一方,分成了两派。

    庞涓轻轻的咳嗽了一声,顿时所有人就停止了争吵。

    “好了,你们都先回去吧,至于这吴杰嘛……到审议之时,你等看我脸色行事便是。”

    等到众人离开之后,庞涓唤来了自己的弟弟庞奋。

    “庞奋,你最近和公叔平走动多吗?”

    庞奋楞了一下,小心翼翼的说道:“回伯兄,弟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见过公叔平了,倒是那个魏峰几次寻事……”

    庞涓的目光蓦然变得凌厉起来:“你和魏峰起过冲突?为何不告知与我。”

    庞奋身体微微一颤,忙道:“没有冲突,没有冲突。那魏峰虽然小人得志,但我不和他一般见识,也碰到过几次,不过我都把他当屁给放了。”

    庞涓上上下下的审视了一番庞奋,哼了一声,道:“你也不小了,不要和一个愣头青似的动不动就做出一些没有脑子的事情,须知你的所作所为很有可能会影响到整个庞氏的命运!”

    庞奋战战兢兢连连点头,如同小鸡啄米。

    在训斥了一番庞奋之后,庞涓这才从手中拿出一枚小小的印章,朝着庞奋扬了一下:“你拿着此物去吴府,告诉吴杰,就说我庞涓有请。记住了,不要让别人识破你的身份。”

    庞奋闻言一愣:“吴府?伯兄,那吴氏现在不是泥菩萨过江吗,为何要和他们扯上关系?”

    庞涓的目光变得更加的严厉了:“还不快去!”

    等到庞奋离开之后,庞涓便又拿起了酒爵,有滋有味的喝起了酒。

    庞奋是在一个时辰之后回来的。

    “伯兄,人来了。”

    庞涓一抬头,果然看到了吴杰。

    吴杰也在看着庞涓,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会。

    吴杰拱手:“大将军。”

    庞涓点头:“大夫请坐。”

    吴杰和庞涓相对而坐,庞奋想了想,十分识趣的退下了。

    庞涓伸手一指吴杰面前的桌案:“有酒,无毒,吴大夫请自便。”

    吴杰失笑,从酒樽之中舀出美酒,将自己的酒爵斟满,然后双手捧起:“大将军,请。”

    庞涓举爵,两人同时将爵中美酒一饮而尽。

    庞涓放下酒爵,道:“不知吴大夫以为,这梅花酒比之吴氏的无双酒如何?”

    吴杰想了想,道:“各擅胜场。”

    庞涓的脸色微微有些意外:“这倒不像是吴大夫说出来的话。”

    吴杰哈哈一笑,道:“无双酒自然是天下第一美酒不假,但无双酒虽好,却也不可能占尽天下所有便宜。”

    庞涓的脸上多了几分笑容,再次举爵:“吴大夫,再来。”

    第二杯也是一饮而尽。

    吴杰正色道:“不知大将军相召,所为何事?”

    庞涓看着吴杰,道:“如果我说我找你只是为了喝酒,你信吗?”

    吴杰举爵笑道:“为何不信?大将军,请。”

    第三杯还是一饮而尽。

    庞涓放下了酒爵,脸颊上出现了明显的红晕,但说话的时候依旧显得颇为沉稳:“我听说吴大夫最近似乎有一些麻烦。”

    吴杰笑道:“只不过是些许跳梁小丑作怪罢了,掀不起什么风浪。”

    庞涓哦了一声:“能够将大魏相邦称呼为跳梁小丑,想必也只有吴大夫有这样的底气了。”

    吴杰耸了耸肩膀,道:“这是大将军说的,我可没有这么说。”

    庞涓罕见的笑出了声,过了片刻之后才对着吴杰道:“其实不瞒吴大夫,魏挚此人在我的心中,的确便是一个窃据相位的跳梁小丑罢了。”

    吴杰再次举爵,笑道:“那么,便让我们为了这个跳梁小丑喝上一爵?”

    庞涓大笑出声,举爵:“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