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唐残 > 第86章 告令
    然而对于这些义军而言,在当今的乱世当中,这种吃了睡睡了吃的整训操练之外,还有娱乐消遣的日子,注定也只是短暂的片刻时光。

    打下循州州城的小半个月后,在一小队高举着的骑兵护送下,来自广府的信使突然抵达了循州,也带来了大将军正式的告令书;算是对于这一路发生战事的定性,以及事后的追认和补救措施。

    那是一卷写在青锻子上的帛书,由这名看起来头发有些花白的老义军使者,在召集起来的头领面前大声宣读着;虽然他读起来断断续续的有好几次卡住和念错了词,但是周淮安还是总算是弄清楚了其中的大部分意思。

    周淮安也是第一次直到隶属于义军的年号,如今正是王霸三年的九月末;这亦是王仙芝战死后,黄巢在长江边上自立为冲天大将军,并设置百官僚属时所建元的年号。

    而在告令上寥寥半文半俗的百十个字,主要是追认怒风营及其所属为龙川镇防兵,许以军额衣粮三千五百余员;王蟠就地辍拔为别将衔领镇防官(镇将),余下皆有辍升,悉令就地自募健儿、淄用而以备地方贼势;而增扩军额的一应辎重所需,随后就会随着来自广州的补充队一起划拨而至了。

    这样的话就像是锦上添花一般的,就连眼下怒风营进一步增扩人马的名分和位阶也都有了。虽然是传统延边军、城、镇、戍,连带团练、守捉等小使都比不上,但是职分范围可比原来的营下都尉,扩大了不少。

    但是令人意外的是,在例行的辍升当中除了王蟠之外,还额外指名了周淮安;说是他以“察奸防贼”“挽回机务”有功,而额外授予的官阶从八品下的桂阳(县)尉,赏给素缎五十又钱五千;此外,怒风营的另一位重要成员丁会,不日也会以果毅都尉领镇副的身份归还营中。

    在招待前来信使酒桌上,这是位头发有些花白,却依旧精神健硕的老义军,还留有许多北地义军的遗风,对着满桌子肉食构成的硬菜,那是吃的赞不绝口而满嘴流油;由此,也从他口中探听出许多有用的消息来。

    比如,广府的义军上层和权力架构似乎发生了变动,在大将军府下现存的三翼之外,又开始准备恢复已经消亡日久的前翼和左翼的配置;而又增设了营田司、度支司、盐铁官、河津官等好几个新的司使和职位,以便更好的治理地方和征收钱粮云云;

    另外就是义军的主力在广府西面的战事打得颇为激烈,虽然重新攻取了不少州县,但是也损失了不少人马;尤其是对于那些在地方上层出不穷的土团、乡兵,还有作乱的山蛮人等,各路义军对付起来很有些应接不暇和人穷力竭;

    而北面五岭一线的官军,虽然依旧没有发动大规模的攻势,但是私底下的小规模渗透和骚扰,却是一只持续不断的,让驻防在韶州和梅州的几只义军有些吃紧。

    因此,如今在东面的这几个州发生的变故和骚乱,除了仍在控制的那些地方,和来自梅、韶两只规模不大的援军外,就暂时没有余力派遣更多的人手过来支援了;

    故而,在东部数州靠近沿海的这片地方,就只能靠已经介入的怒风营所部,来独自支撑、应对和想法子解决一二了;而最低限度的要求,也是要维持诸现今的局面,不至于太过败坏就行了。

    因此,在具体的钱粮器械供给上,广府那边就比较好说话了;只要他们能够牵制住大多数的敌势,基本上可以优先筹给各种所需,直到军府新编练的人马派上用场为止。

    而且按照他的口风,下一步等到地方重新平定之后,军府还要派人过来进行一些检地和括户的差事,然后组织义军当中那些裁汰下来的老弱,连同招徕的流民一起进行屯田和垦殖的事宜。这也是义军与这些地方土族豪强势力,由此矛盾激化的导火索和诱因之一。毕竟作为当地众多的既得利益阶层,他们并不见得细化来自外界的改变和触动才是。

    这种局面对于周淮安而言也不算太过意外的结果,或者说早有所心理准备了,因为根据他所能接触和收集到的消息,在此之前义军一直是习惯性的流动作战,而从来没有在一个地方停留和占据过较长时间的经验;所以哪怕在南下一路打下了岭南五管之一的广州都督府,但实际上对于地方上的掌控力度也是相对有限;

    尤其是在这距离广州稍远一些的岭东数州,基本上就是处于一种相当粗放的占领和治理当中;只是分配给了相应几只义军部伍,让他们各自去占领和分驻地方,来实现征收钱粮和招募人手的需要,在初步自足之后再按照一定份额输供给广州方面而已。

    然而义军在南下过程当中,主要只是摧毁和扫荡了那些驻留在城邑当中的官军和明面上可见官府的存在,却对分布在广大乡野市镇当中的土族豪强、大户势力,没有怎么的触动和改变,甚至在城邑里亦是有着为数不少的残留;

    反而是因为原本对他们还有压制和约束的官府已经不存在了,他们这些地方势力得以政权统治的空白玉无序当中,名正言顺的以备寇和守土为名,开始放手招兵买马而制备器械,乃至相互吞并和攻击来扩充实力和地盘,就像是赵家寨和其他几路土团军的例子一般的;

    而在这岭南之地,素来就是以流放政治犯的蛮瘴恶地出名;多穷山恶水而民风彪悍,再加上土族夷汉杂处而时有纷争,几乎村村寨寨都有武器和械斗的经验。所以一旦得到了外部来自官军方面的反攻倒算之后,他们就变成了各种潜在的呼应和制造骚变的力量。而在现今的这种局面,显然就到了义军为此付出相应代价的时候了。

    虽然这次的军告,连带杂属役使人员在内,也就只给了三千五百名的军额,但是并不意味的着现在已经壮大到六千多的人马就要有所削减了;实际上这些义军各部的员额,都是在日常损益和添减当中有所起伏和波动的。而且按照各自驻留的环境和条件的好歹,乃至主官个人的掌控风格与做派,有的义军当中长期缺额或是超编也是一种心照不宣的常态。

    所以在事后短暂讨论当中周淮安适时的建言下,这些人马也预期将被分成两大类来处置。

    第一类就是三千五百名在正给军额内的战兵,又称战锋队;也是优先集中了装备和器械的主要作战力量,各种披甲率至少要超过一半,枪矛剑盾斧锤基本齐全,还有专门的马队和射声队,器械队。除了口份上的衣粮物用之外,还有固定颁给的少量饷钱。数量上并不多不多,目前暂定为月半一发暂给五十文,却是很有某种制度化和正规化上的重要象征意义。此外,他们还有战时的个人斩获和团队战利品的分成。

    第二类就是将剩下的人手尽数归为驻队,又统称为驻队兵;用来驻留后方城邑和征收地方物用,守卫粮台、要冲、据点,押运输送的武装,在兵员、配备和供给的水准上就要逊色的多了;基本不披甲或是只有很少的披甲率,多配备弓箭和盾牌为主的轻装守备部队。在平时无事时这些驻队兵,也可以充作劳力来从事一些军中作业和杂务事项。他们就不领定钱而只给最基础的衣粮和日常物用,但是参战时的斩获和分成比照战锋队就是了。

    “和尚,你思虑的就是周全啊。。”

    王蟠不由得赞叹道

    “大伙又什么看法和想说的不?,没啥话想说的就这么定下来了。。”

    “有了这三千余军额,俺们就再建两个分营好了,正好前后左右中五路。”

    然后他又对着一干校尉以上的头领道

    “中营还是照旧(千人),再搭上一千驻队好了”

    “左右营的战兵(七百)不变,就各添八百驻队好了。。”

    “前营暂编五百战兵,周(昂)瘤子你就暂且担待起来好了。”

    “多备刀甲和骡马、便携口粮,你们日后要给大部开路和清道呢。。”

    “其中后分营的六百员(战兵)嘛,就给和尚留着吧。。”

    “队正以下的一应人手安排,都听凭你自个儿安排好了。”

    “这样怕是不妥把。。”

    周淮安赶忙推拒道,怎么猝不及防就指到自己头上了。

    “哪有什么不妥的,这是你理应受的。。”

    王蟠不由的眼睛一瞪,却是对着左右狠狠扫视了一圈过去

    “若没有和尚的本事和这番作为,营中又哪来如今的局面。”

    “我还指望你带领驻队里那些新卒,在编训上稍用些心思呢。。”

    然后,他又转对着其他的头领道,

    “你们也是一般道理,不能光打人手下的主意,却毫无表示的。。”

    “该出人就出人,该给东西就给东西。。”

    “都是自己的兄弟,不能失了厚道和义气。。”

    谢谢大家的关心,我会继续努力的

    (本章完)